不等黎源道开口,武长风已经摆了摆手道:“既然白姑娘想与咱们一道同行,就依了白姑娘所言吧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白华担心煮熟的鸭子飞了,忙说道:“武总管放心,咱们一定平平安安的让许姑娘出客栈的门!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她这是在钻自己的空子啊。

    叶归来的武功,武长风是见识过的,只要他出手,许紫嫣定然被擒,但白华只是说让许紫嫣平安出客栈的门,那之后呢?

    对于威胁到自己身边的人的人,武长风是不会放过他的,只是现在还不是动白华的时候,他只能将这口气暂时忍住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的武功超过了叶归来,到时候就是整个绝云派覆灭之时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先跟白姑娘打个招呼,我只答应让你跟着我,没说我一定会等你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一拉黎源道,继续朝着中原方向而去,只留下白华气鼓着腮帮,恶狠狠说了一个‘你’字!

    武长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自己如果跟不上他,也不能怪他,这和自己说自己放许紫嫣出客栈,是一样的道理,心中虽然憋闷,但唯恐被武长风甩掉,只犹豫了片刻,白华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些勾心斗角的伎俩,黎源道却不如何熟悉,原本听见许紫嫣有危险的他,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东林寺了?只是拗不过武长风,这才被他拉着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两人行出一阵,他实在放心不下许紫嫣,甩开手道:“武兄弟,难道你就这么相信他们?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焦急,知道不解释清楚,他是不会继续往前走的,微微一笑道:“放心,他们是冲着我来的,不会对许姑娘怎么样,多嘴问一句,黎兄的轻功如何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泰然处之的模样,黎源道倒有些意外,他虽然很少理会世间俗世,但着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,从武长风见到许紫嫣是的拘谨模样来看,武长风对许紫嫣是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他才会逼问武长风,让他主动放弃许紫嫣,留给自己足够的时间与空间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武长风所表现出来的,似乎真的与许紫嫣没有任何关系一样,现在武长风的样子,倒真让他有些看不透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虽然担心,但听无法问话,他也不能不回答,恶狠狠瞪了随后而来的白华道:“虽然不如何了得,但比她还是搓搓有余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知道黎源道身法快,但对方不能一直用这种身法去赶路啊,此时听了黎源道所言,他这才略微好受了一些。

    微笑道:“黎兄,咱们来比赛吧!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怔,一脸诧异的望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他还有心思比赛?摆了摆手道:“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就不陪你去东林寺了,我前往运来客栈打听一番,看是否真如他所说一般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把将他拉住,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即使你见到许姑娘,你能做什么?你是想告诉她,有人要对她不利?还是说你能一直陪着她,不让这些人威胁到她?”

    见黎源道脸上还有一丝执着在,武长风索性将最后一层窗户纸捅破,劈头盖脸说道:“别说她不会相信你这些话了,就算你开口的机会,她恐怕也不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许紫嫣本来就是冷清的性子,以前和自己都很少说话,更何况黎源道的死皮赖脸,已经让许紫嫣感到厌烦了,他贸然冲进运来客栈,结果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被许紫嫣给轰出来。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原本还准备跃跃欲试的黎源道,此时已经彻底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已经不再担心许紫嫣的安危了,而是他已经知道,即使自己再担心,也无济于事,唯有想出一个两全的法子,自己才有可能让许紫嫣相信自己所言。

    一脸期盼的望着武长风,希望他能给自己出出主意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此,微笑道:“放心好了,一时半会,他们不会对许姑娘怎么样,你只要按我说的做,我保证许姑娘安然无恙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做出保证,原本拉耷着脸的黎源道,精神为之一振,忙道:“有武兄弟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,有什么吩咐武兄弟尽管说,我能做的一定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摇了摇头,一脸的无奈,还真是一个情种啊,这样的话也敢说。

    但他眼下的关键,还是将白华甩掉,微笑道:“事情倒没有那么眼中,你和我比赛就是了!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听,整个人露出一副苦涩来,怎么还是比赛,就不能干点别的?

    虽然不想,但还是问道:“比什么?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一脸的不高兴,嘿嘿一笑道:“就比轻功,咱们以她为赌注,谁输了她就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顺着武长风的目光瞧去,见白华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,虽然其貌娇艳如花,但想到她刚才说的话,黎源道背脊不由一阵发寒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谁要是得到她,当真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原本就兴致不高的黎源道,此时更是变成了苦瓜脸,央求道:“武兄,咱们能不能换个别的赌注?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武长风已经当先跨了出去,高喊道:“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,黎兄,你再不跟上来,就真的只能认命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铁了心的要和自己比试,黎源道无奈,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虽然说这是武长风所说的赌注,但他很清楚这不过是武长风在提醒自己罢了,武长风如果成功甩掉了白华,而自己落在了后面,鉴于两人之间的关系,白华一定会缠着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候,不是自己要不要她了,而是她会跟定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武长风的速度不慢,当下一咬牙,发狠朝着前方而去。

    而早在黎源道动身之前,白华也已经跟了出去,她的目标是武长风,并不是黎源道,武长风去哪里,她就跟到哪里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狂奔,转瞬间消失在茫茫旷野之中,只留下一路低垂的小草,证明曾经有人经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