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并没有急着将自己心中决定说出来,对于他来说,这件事自己或许会得罪很多人,但如果不去做这件事情,得罪的,只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与黎源道上路之后,武长风绝口不提昨晚发生的一切,只是一路游山玩水,朝着东林寺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刚出镇子,一群人便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,见对方一袭白衫,武长风倒觉得有点眼熟,只是因为太过突兀,他一时之间倒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各位有何贵干?拦住咱们又是为了何事?”

    武长风因为心情便好,说话也变得客气起来,而黎源道可没有他这般好脾气,怒目瞪着来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情形,他可见过不少,这些人能精准的围住自己,不是事先安排好的抢到劫匪,就是早就盯上自己二人的土匪。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对方一人缓缓走了出来,一袭黑色裹身长袍,腰身上开了一个巴掌大的洞,露出纹在身上的一朵莲花来。

    娇艳欲滴,含苞怒放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没有心思去看这些,他只是盯着来人的脸在瞧,因为这一张脸长得极为精致,脸上清冷的神情,更是给自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    绝云派?白华?看来他们还是不死心啊。

    早在武长风离开运来客栈的时候,他已经听到了叶归来与二人之间的谈话,此时见到白华出现,他倒不如何惊讶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是,对方居然敢出现在中院武林。

    叶归来异常憋屈的答应自己,不过是因为他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而已,而此时绝云派的弟子出现在中原,一旦被有心人发现,他们掌门的行踪还藏得住吗?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原来是白华白姑娘,姑娘是想替你们掌门讨回颜面不成?”

    白华微微一愣,忍不住多瞧了武长风两眼,对于自己的名字,除了掌门以外,只有黑影知道,自己还没有开口,武长风便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看来,他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。

    收起了轻视之心,微微一笑道:“掌门担心公子出了什么事情,所以让我来保护公子,如果公子不介意的话,咱们可否随公子同行?”

    她原本的计划,是直接将武长风除掉,只是在听了武长风所言之后,他忽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他既然能打听道自己的名字,恐怕也知道自己的底细,他能如此镇定,说明一点也不忌惮自己,所以她只能临时改变主意,以免自己吃亏。

    武长风自然不会答应她的要求,让他跟在自己身边,这无异于将叶归来的一双眼睛放在自己身边,武长风会觉得不踏实。

    摆了摆手道:“此地已经是中原之地,相信不会有不识趣的人敢拦我的路,各位请回,带我向叶掌门问一声好。”

    被武长风讥笑一番,白华心中怒极,武长风指桑骂槐,骂自己不识趣,这口气不出,她就不是白华了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快,脸上却是微笑道:“既然武公子不需要,那咱们就告辞了,不过咱们听闻一个叫许紫嫣的女子,似乎已经入住运来客栈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怒目瞪着白华。

    好卑鄙,他们居然拿许紫嫣来威胁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自己与许紫嫣的关系的,也不知道许紫嫣为什么会去运来客栈,但他们既然敢用许紫嫣来威胁自己,说明许紫嫣已经很危险了。

    冷冷道: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只是黎源道没有他这么冷静,听白华的口气,知道他们想对许紫嫣不利,武长风开口之时,他已经快速朝着白华奔去。

    白华武功虽然不差,但与黎源道相比,还是差了许多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黎源道已经掐住了她脖子。

    同样冰冷的说道:“你如果敢动许姑娘一根头发,我要你偿命!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此冲动,不禁皱起眉头来。

    对方居然敢说出这番话,定然是有备而来,即使自己真将他们杀了,恐怕也难以将许紫嫣救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黎源道既然已经出手,总要从她口中知道些什么,所以虽然暗自埋怨黎源道的莽撞,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面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故,其他人可没有武长风这么淡定了,白华是掌门的爱徒,如果出了什么事情,他们怎么回去向掌门交待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站在外围的人,不禁向黎源道逼近了几步。

    反倒是白华显得极为冷静,挥了挥手,示意众人退开,脸上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道:“黎少侠好功夫,果然不愧是胡前辈的高徒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也是微微一惊,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师出,但师父的名气极大,即使她知道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冷冷道:“少说废话,你们将许姑娘怎么了?”

    白华惨笑一声道:“许姑娘可是咱们的贵客,咱们又能将她怎么样了?反倒是黎少侠应当注意一些,许姑娘的性命可就在你手中呢!”

    黎源道没有明白他的意思,又听见许紫嫣遇险,捏住白华咽喉的手,不禁紧了一紧,急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皱眉,这么简单的道理,难道你还不懂?她这是在威胁你,只要你敢动她,许紫嫣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眼见白华已经说不出话来,武长风忙上前一步,在黎源道手臂上拍了两下,示意他先将对方放了。

    黎源道一脸狐疑望向武长风,片刻之后,这才缓缓松开了手臂。

    得了自由的白华,倒退两步,咳嗽一阵,这才站稳住身形,朝武长风投去一个赞许的目光,仍旧一脸微笑道:“还是武总管识大体,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不知道现在,我可有跟着大总管同行的机会了?”

    虽然说白华一开始便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但他绝对不会相信,对方费了如此大的周折,只是为了此事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我如果说不,白姑娘恐怕会为难许姑娘,白姑娘的要求,倒是让我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准备回府去了,即使让对方跟着自己,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毕竟他们是绝云派的人,不可能跟着自己进王府。

    但武长风不喜欢的,是她居然敢威胁自己,对于这样的人,武长风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既然用许紫嫣作为要挟,自己暂时不能将她怎么样,一旦确认了许紫嫣的安危,自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正中自己下怀,白华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一般的事情,怎么敢劳烦武总管了,武总管可以细细思量,不必急着回答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