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尚摇了摇头,缓缓道:“施主如果仍然执着于世间之事,贫僧即使说得再多,对施主也没有半点帮助,一杯茶水,难道就真的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为了表示感谢,所以才会提出备茶水的事情,却没有想到,对方居然严词拒绝了。

    尴尬一笑道:“不过是一两杯茶水而已,又有什么重要的?既然大师不想喝茶,咱们不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能看见客栈,但那毕竟实在四里之外,虽然说距离不远,但多少要费些功夫。

    和尚见武长风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,微笑道:“茶水和你这件事没有半点关系吧,你不提你自己的事情,关心茶水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份上,如果武长风还不明白的话,他也就不用与和尚继续聊下去了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他只是为了帮助自己,并不是为了那两杯感谢的茶水,反倒是自己,因为受了他的恩惠,想要以两杯茶水作为酬谢。

    恭敬一礼道:“是晚辈想得肤浅了,让前辈笑话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的尴尬,和尚就知道武长风要说什么,一挥手,打断了武长风的话头,盘膝而坐,就这样坐在了荒郊野外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的诚惶诚恐之色,和尚微笑道:“古有圣人以天为被,以地为席,咱们今日坐在此地,也效仿圣人一回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还能说什么?对方都不介意,难道自己还能介意不成。

    不过,他心里多少有些过意不去,对方分明是连夜赶路,恐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,却因为自己的事情,盘膝坐在荒郊野外之中。

    这件事没有外人知道还好,若是传出去了,自己礼数不周,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?

    心中虽然如此想,但武长风还是顺势做了下来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前辈这等心胸,世间当真稍有,还未请教前辈法号,不知前辈可否告知。”

    和尚微微皱了皱眉,却仍旧一脸微笑道:“我与你有缘,便能在此地遇上,如若无缘,即使你知道了我的法号,也难以寻到我的人,无关紧要之事,你又何必多问,还是说说你的事情吧,少侠因何事而烦恼?”

    见对方不肯告知自己名号,武长风也不勉强,正如对方所言,自己知不知道他的法号,与自己这件事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,连眼前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,还想着将来干什么?

    不过提及自己烦恼之事,武长风变得肃然起来,毕竟因为许紫嫣的事情,自己可是食不知味,寝不能眠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斩断凡尘俗世,难以理解我心中的苦闷,说出来,也不过是让大师为难而已。”

    佛门中人,哪一个不是断绝了七情六欲之人?与他们说情爱之事,他们又如何回答自己了?原本还打算说出事情的真相的武长风,此时却住了嘴。

    和尚叹息一声,微微摇了摇头,转身便朝着前方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还想和他多说几句话,却没有想到,自己刚开口,他便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忙追上前去,问道:“大师,我话还没有说完,你怎么急着走了?”

    和尚头也不会道:“其实你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,关键是你想得太多了,你不是我,怎么知道我不知道凡尘俗世之中的苦闷?人生苦短,珍惜当下才是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似乎明白自己为何苦闷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自寻烦恼。

    正如和尚所言,自己又不是他,怎么知道他没有经历凡尘俗世,不知道如何解答自己心中的苦闷?

    至于许紫嫣,自己也不清楚她心中的想法,怎么知道她一定会拒绝自己?

    只是,自己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而她,终究是罗刹宗的大小姐,即使两人情投意合,两人也未必能结成连理。

    不知如何是好之际,还想再问刚才那个和尚,抬起头来,却见四周空荡荡的,哪里还有什么和尚了?

    放开眼力,极目望去,沉寂的夜色之中,除了随风而动的野草以外,又哪里有半个人影了?

    珍惜当下?

    难道着就是他给自己的衷告?

    可是,自己已经答应了黎源道,帮他拿下许紫嫣,难道自己要食言而肥,出尔反尔不成?

    望着茫茫星空,武长风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?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空与幻,得与失,皆在一念之间,错过了,只能遗憾终生!”

    错过了,只能遗憾终身?

    武长风细细品味着这句话的意思,片刻之后,武长风忽然抬起头来,眼神之中的暗淡一扫而光,取而代之的,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坚定。

    朝着声音来处喝道:“多谢大师指点迷津,晚辈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,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取舍了,人生短暂易逝,真正留给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,如何在这些有限的时间里面,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,才是他眼下最应该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什么名声,什么权势,对于自己来说,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,这些凡尘俗世只见的牵绊,所给带给自己的,只是束缚而已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自己要为自己而活,无论结局如何,那毕竟是自己真正经历过的人生。

    细细盘算了一阵之后,武长风心中的憋闷荡然无存,原本沉肃的脸上,也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来。

    坚定,而又自信。

    武长风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如此好过,如此真实的存在过,现在的自己,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等恢复过来,武长风便一路小跑,朝着小镇方向而去,所过之处,微风淡淡,香气宜人。

    因为一天一夜没有睡觉的缘故,武长风回到客栈之后,躺下便睡着了,这一觉,直到次日天明黎源道前来叫醒他,他才幽幽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而昨夜所发生的一切,武长风仍旧历历在目,或许,人生不如意者当真十有八九,但如何能在这十有八九之中,活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一二,才是自己此生应该做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