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本来极为困顿,很早就想休息了,但自从与黎源道交谈一番之后,他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睡意。

    深夜外出,也只是因为心中憋闷,无处发泄罢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就这样漫无目的的狂奔着,只想将自己弄得精疲力尽为之,他一口气狂奔出三十里,全然没有用上半点武功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幼习武,又因为天尊诀改造了身体,但他毕竟是肉体凡胎,如此跑下来,也是浑身酸痛。

    当他最后一步挪出之后,身体带来的疲惫感,让他再也无法继续跑下去,眼前一黑,便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是,即使累到精疲力尽,武长风却仍然没有半点睡意,翻了个身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之后,武长风望着漫天的繁星,怔怔的发起呆来。

    回想自己一生过往,除了在凌王府做出的几件事情以外,他一生碰到的事情,没有一件是顺着自己心意的。

    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或许这就就是上天的意思吧。

    武长风以前并不相信这些,但现在眼前的一切摆在那里,又不得不让他相信,他觉得自己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渺小,所有自己遇见的事情,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练成了天尊诀,但那又能怎样,连叶归来这样的人,自己都对付不了,更不用说谋害医仙一家的幕后真凶了。

    自己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又能怎样?面对自己心生爱慕的女子,还不是一样束手无策?

    现在的他,觉得自己特别的没用,仿佛世间所有的事情,都不是他能做成的一般。

    万念俱灰,也不过是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心灰意冷之时,一人忽然开口道:“小施主,何苦在这里自怨自艾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路行来,并没有运转任何武功,此时忽然听人说话,猛然站起身来,一脸警惕的朝着四周望去,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和尚,正一脸微笑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,武长风不免有些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这里,已经是荒郊野外了,如果对方不是和尚,而是想要对自己不利的歹人,刚才迎接自己的,恐怕不是这句善意的提醒,而是一抹寒光了。

    放开感知,发觉左右只有这么一个看似普通的和尚,武长风略微定了定心,这才还礼道:“些许小事,不值一提,轻浮之举,让大师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和尚微微一笑道:“有些事情放在心里总会难受,说出来,或许会好受一些,如果施主信得过贫僧,贫僧愿意当施主的旁听者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对方底细,不敢轻易将自己的事情说给对方听,但他所言确实有些道理,自己一路狂奔三十余里,心中憋闷却丝毫未减,或许将心中不快说出来,真的能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脸有迟疑之色,胖和尚合十一礼道:“既然施主不愿对贫僧说,那贫僧就先告辞了。不过贫僧看施主胸中憋闷,长久下去只会伤了自己身体,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,施主可以找一块石头,亦或是一棵树,也能排解心中烦忧。”

    简单说完这两句话,和尚便转身缓缓朝着中原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见对方的谈吐以及所行的方向,难道对方也是东林寺的和尚?

    环顾一眼四周,却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中原之地,此地里东林寺不过百里之地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对方真正的身份,但他觉得对方便是东林寺的和尚,而自己此时确实需要有人说说话,排解心中的烦忧。

    赶上前去,恭敬行了一礼道:“敢问大师,可是回东林寺去?”

    和尚毕恭毕敬道:“正是回寺庙去!”

    确定了对方身份,武长风已经放下心来,东林寺虽然收集江湖上的消息,但对于江湖上的事情,总是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,也正因为此,东林寺才能在中原建立寺庙。

    自己心中的这点事,对方想必也不会说出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毕恭毕敬行了一礼,歉然道:“方才不知大师身份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大师见谅!”

    和尚见他有礼,脸上笑意更盛几分,微笑道:“施主做自己想做的事,说自己想说的话,和贫僧又有什么关系了?见谅的话,更是无从谈起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细细咀嚼和尚这句话。

    做自己想做的事,说自己想说的话?与他并没有关系?

    武长风似乎有些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苦恼了。

    他正是因为顾忌太多,所以无法做到和尚所说的,这也是他心中气闷,无处发泄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自己就是自己,与别人又有什么关系?一个人一生只有那么长的时间,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,除非是大罗神仙,世间恐怕没有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而即使是神仙,也未必能做到十全十美。

    自己又何必如此执着,非要替别人考虑什么了?

    躬身一礼道:“大师教诲的是!听大师一言,令晚辈茅塞顿开,不知大师可有闲暇,能多教诲晚辈一些。”

    和尚微微一笑道:“施主无所求,贫僧便有闲暇,施主有所求,贫僧便不得闲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闻言,微微一愣,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说翻脸就翻脸?他刚才不是挺想知道自己的事情吗,现在怎么一点兴趣也没有了?

    只是对方毕竟是东林寺的人,自己又要将藏佛砚送回东林寺去,对方不想听自己啰嗦,自己也不能得罪他不是。

    脸有些许尴尬道:“既然如此,及不耽误大师了,他若有缘,还请大师多多指点迷津才是。”

    和尚见他会错了意,点了点头道:“施主以己之心度人之心,本是一件极为难得的事情,但如果施主执着于此,便成了以己之度量人之度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愣,又细细品味起和尚刚才的那句话来。

    施主无所求,贫僧便有闲暇,施主有所求,贫僧便不得闲。

    难道他不是拒绝自己,而是在告诉自己,他的存在,就是因为自己?

    自己没有问题,他就闲下来了,自己有问题,他便忙碌起来,难道这才是他想表达的意思?

    还是自己想得太多,差点辜负了对方的好意,脸有歉意道:“多谢大事教诲,晚辈明白了,既然大师因我而忙,晚辈备些茶水以示歉意如何?”

    前方不远处,便有一处村落,从昏暗的灯光之中,武长风能看清前面有家客栈,听了和尚所言,他领悟极多,所以想和和尚多聊片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