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源道此话出口,武长风便沉默了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来说,他真的不明白自己与许紫嫣之间的关系,虽然武长风每次见到许紫嫣之后,总会有一种欺负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或许他的这种行为,只为让许紫嫣觉得厌恶,但对于他来说,能让许紫嫣注意到自己,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感觉这种东西,是因人而异的,有些人为了给对方留下好的印象,千方百计的使用各种手段,让自己以一个更加完美的形象出现在对方面前。

    但对于武长风来说,他只是想对方记住自己,无论是一个完美的形象,还是一个卑劣的浪子之徒。

    这些对于他来说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许紫嫣对自己的印象。

    从再次见面的情形来看,武长风做的很成功,无论是许紫嫣对于自己的好奇,还是她对自己的怀疑,这些,都是武长风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为什么要这么做,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他只是觉得,能让许紫嫣记住自己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无论好坏,自己终究在她的生命之中出现过。

    如果非要武长风承认什么,他是断然不会的,因为对于感情的事情,他自己也是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,算不算是喜欢上了许紫嫣。

    但如今遇到黎源道这样的问题,武长风不得不慎重起来,因为自己的一句话,自己很有可能与许紫嫣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武长风细细想着自己与许紫嫣发生过的一切,从见面到相识,从相识到两看相厌,其中的点点滴滴,武长风没有一件不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然而,让武长风认定自己喜欢上许紫嫣,他却又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身份。

    自古对于婚嫁而言,讲究的就是一个门当户对,或许在别人的眼中,门当户对只是一个可笑之极的玩笑而已,但对于真正想要相随相伴下去的人来说,这些是他们必然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出身豪门的人,他所结识的人,必然是与他家庭背景差不多的人,不是高官厚禄的世家之弟,就是富甲一方的豪门子女,而对方如果只是一个贫寒之人,他所结交的人,想必也是一些困苦家庭出生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所处的环境不同,所接触的事物也不同,两个人的价值观,必然有着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拿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来说,贫寒家境出生的人,对于物质上面的需求也会简单很多,也真因为这一点,对于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,贫寒家境出生的人,表现出来的惊讶,绝对比豪门出生的人好强烈数倍。

    说得更加直白一些,一辆马车对于豪门来说,不过是一件寻常的事物而已,但对于贫困出生的人来说,则是一件极为了不起的东西,凭着一辆马车,就足以在乡邻间四处炫耀一番了。

    富人见到这样的场景,他的感觉是什么?

    其中的感觉,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深刻的体会到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所面对的情况,虽然不是因为地位的差别,但两人的身份,就已经注定了两人的差距。

    武长风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这件事对于武林众人来说,无异于是将马车看成为极为普通事物的富人,而许紫嫣虽然贵为罗刹宗的大小姐,但她毕竟是罗刹宗的人,说到底,她不过是将马车看成宝贝一般的贫困之人。

    两人即使两情相悦,在各种条件的限制之下,两人也很难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一旦两人有了瓜葛,即使两人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,凌王府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,罗刹宗又会不会同意,江湖上又会在背后说那些难听的话?

    这些事,武长风都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对于不确定的事情,武长风宁愿放弃,也不想去尝试。

    除了白白的浪费自己的时间以外,对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好处。

    沉默良久之后,武长风这才黯然点头道:“黎兄如果真对许姑娘有意思,不妨放心大胆的追就是了,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,黎兄尽管开口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不知道为什么,胸口一阵憋闷,连呼吸也有些难受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正真明白过来,自己,确实已经动心了。

    然而世俗的一切,却让他更加清楚的认识到,有些事情,不是你想,就能够办到的。

    关于许紫嫣这件事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而原本一脸担忧的黎源道,此时却放声大笑起来,拍了拍武长风的肩膀道:“有武兄弟这句话,许姑娘我势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耽误了如此长的时间,只是因为见了许紫嫣,对于一见钟情的事情,他原本是不相信的,但当自己真正怦然心动的时候,许多不可能,就变成了可能。

    而从许紫嫣看武长风的眼神,他清楚的知道,武长风定然对许紫嫣极为的了解,有了武长风帮忙,他自然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脸上的失落,因为他心中的欢喜,加上武长风刻意的掩饰,黎源道并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武兄给我好好说说,许姑娘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他也是久居山林之人,对于感情一事,并不比武长风知道得多,想要拿下许紫嫣,唯有了解她之后,他才能做出下一步的行动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想拒绝,不想再提及关于许紫嫣的事情,但他见黎源道也算仪表堂堂,最重要的是,他并没有任何的城府,这样的人,值得许紫嫣托付一生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给不了许紫嫣一个美好的未来,将他交给一个自己放心的人,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阵阵剧痛,但武长风还是一五一十将他对许紫嫣的印象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等两人边走边聊行出一阵之后,夜幕也已经低垂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情低落,便提出找地方休息,两人一天一夜没睡,黎源道自然欣然同意,随便找了家客栈,要了两间客房,黎源道便琢磨如何让许紫嫣对自己改观的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见黎源道满脸欢喜的进入房间之后,直接出了客栈,朝着荒野之地而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