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笑而不语,只是听黎源道不住的劝说自己,等黎源道快要词穷的时候,武长风这才微笑道:“黎兄怎么知道我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在管别人的闲事?”

    黎源道也是一怔,没有想到武长风居然会问自己这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确实见到包色胆的尸身被人抬出去,但这并不代表武长风是因为他才留在三楼的啊,至于他对武长风的担心,不过是因为自己的猜测罢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一脸窘迫,无法回答自己的问题,微笑道:“能得黎兄信任,我深感荣幸,既然黎兄如此信任我,我也不能骗黎兄了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原本有些尴尬的脸上,露出一丝惊讶来,骗自己?他哪里骗我了?

    见他一脸不解,武长风也不卖关子,微笑道:“先前我说自己是陈树人,只不过是因为许紫嫣的事情,我的真实身份,确实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武长风。”

    对于有些人来说,自己的身份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当初也因为考虑到这一点,才会闹出这么一件事情来。

    但此时眼见黎源道真心相待自己,自己又怎么能不告诉他自己的真实身份了?

    人与人交往,最基本的东西就是信任,如果这点都没有了,还谈什么兄弟情深了?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敢肯定,自己说出了真实身份之后,黎源道还会如先前一般对待自己,毕竟是自己先欺骗他在先,他生自己的气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也好过自己继续欺骗他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说完这句话之后,武长风只是看着黎源道,等着他铺天盖地的喝骂声,或者是气愤离去。

    但出乎意料的是,黎源道并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,只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,半晌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此,不禁问道:“黎兄,难道你就一点不生气?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话头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,回过神来又重新打量了武长风一眼,一本正经问道:“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如果说黎源道一点也不生气,那是不可能的,任谁被人骗了,心里多少会有些不高兴,但他生性洒脱,对世俗之事不萦于心,虽然被武长风利用了,但他也并没有表现得过分激动。

    看着黎源道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,武长风心里也没有底了。

    难道他刚才对自己的关心,只是因为一时的头脑发热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自己怎么回答他这句话倒无所谓了,对方根本不在乎自己,又怎么会在意自己的身份了?如果是这样的话,陈树人的身份倒更加适合自己。

    但看黎源道刚才紧张的样子,大有几分与人动手的模样,他如果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,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表现了?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武长风也不得不慎重起来,如果自己继续欺骗他的话,一旦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别说是朋友了,他恐怕会与自己翻脸成为敌人。

    谁会愿意与一个骗子交往,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欺骗自己的那种人?

    思索了片刻,武长风还是下定了决心,既然自己选择了相信他,就不该心存如此多的顾虑,与其虚情假意的与他交往,倒不如两人就此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收敛了脸上笑容,一副庄重的模样,与初次见面一般,武长风态度极为诚恳的说道:“凌王府大总管,武长风!”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自己终究是骗过他的,武长风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安然等待黎源道的反应。

    出乎他意料的是,黎源道只是拍了拍他肩膀,拉着他继续前行,边走边说道:“好,既然你承认你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那我以后还是称呼你为武兄!”

    武长风满脸的黑线,闹了半天,他还是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啊。

    看来人活得简单与否,全再与自己啊!

    从黎源道的表现来看,自己如果说自己是陈树人,他恐怕也会这样拍着自己的肩膀,说出同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他能活得如此洒脱,也算是一种福气了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自己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,以后两人相处,就不用有什么隔阂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先前那些胡思乱想,看来是真的没有必要,看来自己还要跟他好好学学,不要太计较那些小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是有些不放心,问道:“黎兄,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生气?”

    黎源道却是一脸茫然反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生气?不过是个称呼而已,又何必如此在意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顿时明白过来,他之所以会问自己名字,只是为了方便他自己,至于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,他确实没有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日后如果黎兄想要找我,我却用了假名,黎兄岂不是白跑一趟了?”

    黎源道哈哈大笑道:“我为什么要找你?咱们遇见了是缘分,分开就是缘分尽了,天道之事,又何必强求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已经有些看不透黎源道了,这句话太高深了,难道说他经常往东林寺跑,已经受了佛法的熏陶了?

    想问个明白,却听黎源道已经抢先说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啦,咱们青云派远在泰山之巅,很少有下山的机会,如果不是武兄弟要去东林寺,咱们也不可能认识,所以求武兄帮忙的事情,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听他这句话,怎么觉得他有点稚气未脱的感觉啊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话,他难道没有听说过?谁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会不会有事求到自己了?他如此结交朋友,与没有结交又有什么两样了?

    正不解之际,黎源道又说道:“即使日后咱们青云派真有什么为难,难道你会不知道?如果你将我当成朋友,又知道我有难,你会不来帮我?即使真是如此,那我又何必去找你了?”

    听他说完,武长风这才恍然大悟了,他所结交的朋友,才算是真正的朋友。

    正如黎源道所言,如果自己将他当成朋友看,他遇上什么为难之事,不用他来求,自己也会去帮他的,但如果自己不将他当朋友看,即使他来求自己,自己也未必会去帮他,与其让两个人都尴尬,倒不如让对方自行决定。

    而他这样结交出来的朋友,不比那些经常叫道义挂在嘴边,到了真正需要帮忙的时候,却见不到人影的人强出许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