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重哼了一声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包色胆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角色而已,即使死了,也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但眼下武长风拿自己的行踪作为要挟,他只能先将这口气咽下,等日后有了机会,自己再找他好好算账就是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叶归来低头,也是长长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有把柄在自己手上,但他如此起了杀心,自己是绝对逃不出运来客栈的。

    鱼死网破的局面,是他最不想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归来虽然极为爱惜自己的性命,以至于隐居了十年之久,只是这份隐忍的态度,就足够武长风佩服的了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者,世间的一切他几乎都已经看尽,而自己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自己还有大仇没有报,还没有在江湖上扬名立万,至于娶妻生子、白头偕老的事情,自己更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无限的可能,与一个老头子交换性命,实在有些不值得。

    说穿了,他还不想英年早逝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叶归来的低头,武长风也是极为赞同的,也不再与叶归来绕弯,微微一笑道:“叶前辈,祸不及妻儿这句话叶前辈是知道的,既然叶前辈以此为要挟,逼迫包色胆自杀,那包色胆的母亲,恐怕要劳烦叶前辈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叶归来没有想到,他居然会让自己去侍奉包色胆的母亲,要知道,自己的年纪,恐怕要比包色胆的母亲都大,让自己做这样的事情,不是拉低了自己的身份么?

    正要开口回绝,却听武长风笑吟吟的说道:“叶前辈可以不必亲自去,派人照顾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叶归来这才迟疑的点了点头,武长风的要求虽然有些无礼,却也不算太过分。

    运来客栈如此多的人,自己随便派两个人去,也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等自己暗中将武长风收拾了,再一并将她做了就是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包色胆我自然会厚葬,不用武总管操心,不过武总管说过的话,可要牢记在心了。”

    当他抬起头来,却发现武长风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,起先他还没有明白过来,但越是看他脸上的笑意,叶归来就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的意思不是……

    不等他继续猜测下去,武长风便微微一笑道:“叶前辈只要遵守承诺,我自然会守口如瓶,既然前辈已经答应下来,那晚辈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面对叶归来这样的存在,武长风始终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,待在这样的人身边,自己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答应下来,自己又何必与他继续纠缠下去了?更何况,过得这许多时候,黎源道恐怕也要来了,他直来直去的性格,如果遇上了叶归来,自己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?

    只是,武长风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,已经迟了,只听客栈下面已经吵闹起来,一人大声喝道:“我来这里找我朋友,你们说他上去了,我凭什么不能上去找他?”

    听说话之人的声音,武长风一拍额头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    一脸歉然道:“如果没有别的事情,那晚辈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叶归来其实还想试探武长风一番,看有没有机会能将他留下,虽然说他得罪了自己,但武长风毕竟年少有为,如果有可能的话,将他拉入绝云派门下,对自己未必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只是眼见又有外人到来,他便不好继续与武长风说下去了,毕竟自己的行踪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武长风的事情自己日后再找机会就是。

    所以见到武长风离开,叶归来并没有将他拦下来,只是等他走到楼下,这才侧身对身后的女子说道:“白华,你去盯住他,如果有什么情况,一定回来通知我再行动。”

    白华武功虽然不差,但武长风也不是等闲之辈,从刚才交手的情况来看,白华如果与他动手,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,所以他不忘叮嘱一遍,以免白华吃亏。

    而白华听了叶归来所言之后,只是轻蔑的冷笑一声,她一直想找一个机会证明自己,证明自己比旁边的黑影强上几分,虽然明知武长风武功厉害,却仍旧想着如何将武长风拿下。

    而且,叶归来每次派自己出去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谨慎过,叶归来越是如此,她就越发想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不等叶归来继续说下去,一阵香风过后,楼上已经没有白华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叶归来见她如此,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,白华争强好胜的心思,他怎么看不出来了

    本来他打算派黑影出去的,只是京城的事情一向都是黑影负责,这一次京城派人前来,需要黑影出面处理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自己太过爱惜他们,才会让他们如此的恃才傲物,吃点亏,或许对他们也有所益处。

    “掌门,不如……”黑影有些担忧说道,他可不想自己这个师妹出事。

    叶归来却摆了摆手,目光拉长道:“照顾好京城来的人,这才是咱们需要做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黑影有些无奈,只能望着白华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下楼去了,但他对于楼上的交谈听得清清楚楚,对于那个女子,他倒不如何担心,只是叶归来等人说的大事,不知道指的是什么?

    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去想这些问题,因为一个人已经朝他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等黎源道翻来覆去将自己里里外外看了遍之后,他这才拉着武长风朝客栈外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叶归来已经吩咐人收拾包色胆的尸身,但还是被赶来的黎源道撞见了,江湖上死几个人是正常,只是死在客栈的可不多见。

    正好武长风也在客栈,担心之余哪里肯让武长风多逗留片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明白他的心思,任由他拉着自己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刚到门外,黎源道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江湖上的恩恩怨怨数之不尽,你少管这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见黎源道一脸紧张的模样,武长风却高兴起来,这个世上关心自己的人真的不多,他能有这样的反应,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重视。

    能结交到这样的朋友,也不枉自己走了这一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