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归来寒光怒视武长风,似乎要将他一口吃掉一般,眼神不善瞧着武长风,藏在袖中的双手已然握紧。

    “机会,我只给你一次!”

    面对叶归来冰冷的目光,武长风却是微微一笑,对于叶归来这句话,他并不如何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如果叶归来真想,或者说真敢对自己动手的话,他哪里会给自己什么机会了?他之所以没有对自己动手,只是因为他已经开始忌惮起自己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原因,武长风不是很清楚,但有一点他还是知道的,就是关于他隐居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知道了他的身份,但江湖上却没有叶归来复出的消息出现,这里面的猫腻,可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    他行事如此低调,不想外人知道他的出现,这里面所隐藏的真相,居然被自己无意中识破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将这件事传出去,用不了多久,他所有的计划,恐怕会因此而泡汤。

    叶归来可不傻,不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,他如何敢对自己动手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叶前辈也是老江湖了,不会不知道江湖上的规矩吧!”

    对于求人这件事来说,武长风并不如何在意,他在意的,只是叶归来的态度,如果不将他逼急了,他是不会露出自己的破绽来的。

    而一直强忍着心中怒火的叶归来,此时也爆发了。

    猛然一拍座椅的扶手,勃然大怒道:“好小子,敢跟我讨价还价的人,还没有出生呢!”

    言罢,一股极为强悍的威势,直朝武长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好在武长风早就所有防备,全身紧绷之下,硬扛下了叶归来汹涌澎湃的气势,而不至于露出狼狈之色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,叶归来等人均是轻轻‘咦’了一声。

    对于叶归来身后的二人来说,能让叶归来亲自动手的人实在不多,而能接下叶归来如此浑厚的气势,而丝毫不为所动的人,也是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没有出手,不然出了丑,丢的可是绝云派的脸面。

    而叶归来本来想着用自己浑厚的武功,一击让武长风生出畏惧来,却没有想到,对方虽然年纪轻轻,武功却不差。

    双眼微眯之下,不禁又仔细打量起武长风来。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只是紧抿着嘴唇,淡淡瞧着自己,从他淡定从容的脸上,自己居然看不清他的实力来。

    既然一击不成,叶归来只得用出自己十层的力道,满以为自己这一击,武长风无论如何也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只是向后退了三步,之后便又一副没事人一样站在哪里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武功,叶归来再一次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是武林中顶尖的存在,很难遇上什么对手,但那是因为自己修炼时间长,才有如今这般成就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,居然能硬生生看下自己全力一击,即使是站在自己身后的两人,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如何在意武长风的武功如何了得,而是在于他的年纪,自己当初与他这般大的时候,恐怕连自己身后两人的一招都挡不住,他这样的存在,实在是太过恐怖了。

    如今他便有了这样的成就,日后更加会前途无量,或许自己等不到哪一天,但他可以预见到,十年之后,眼前这个少年定然能名动武林。

    他的存在,对于绝云派的弟子来说,绝对是一个威胁,不将他除掉,自己百年之后,还有谁能镇得住他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归来冰冷的眼神之中,逐渐露出一丝杀意来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修炼了完整的天尊诀之后,不仅眼力与耳力大有长进,就连感知,也异于常人了。

    叶归来虽然只是露出了些许杀机,但武长风却能清楚的感觉到。

    他虽然能接下叶归来浑厚无比的气势威压,但并不代表他能打得过叶归来,更何况,叶归来身后两人一直未动,自己不知道对方的虚实之下,如果任由他们拿捏的话,自己只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不等叶归来的杀机继续发酵下去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叶前辈,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,咱们又没有什么恩怨,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了?不过是因为包色胆的事情,前辈非要弄到鱼死网破的地步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站在这里,为的就是包色胆的事情,但眼见事情已经朝着另外的方向发展,武长风可不希望如此。

    说出这番话来的目的,一是为了解自己眼前之危,二是能让叶归来好好想想与自己动手的得失。

    果然,原本怒目而视的叶归来,在听了武长风这句话之后,已经收起了强横的气势。

    或许武长风所说的,却是有些不如他的耳,但究其原因,也不过是因为包色胆的事情,为了这么一件小事,而得罪武功如此强横的武长风,确实有些不值得。

    只是他既然已经动手,又不能如此不了了之,此举不仅失了自己的威信,更扫了绝云派的颜面。

    一时不知如何下台,只能冷冰冰的说道:“如果你非要如此,老夫也未尝不会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收了气势,就知道他不想将事情闹大,微微一笑道:“前辈放心,只要前辈答应处理好包色胆的事情,前辈的行踪,我绝对不会泄露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对于叶归来的事情,武长风无心理会,天底下的能人异士多了去了,结下不少仇家的人,更是数都数不过来,武长风不认识与叶归来有仇的人,没有必要将自己搭进去,还未必能帮得上这些人。

    他现在关心的,只是包色胆的事情,象叶归来这样蛮横无礼之人,如果没有足够的约束,他是不会知道天高地厚的。

    而听了武长风所言之后,叶归来的脸色也不似先前那般愤怒了,毕竟包色胆的事情事小,自己的行踪事大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有把握将武长风弄死,但这里是客栈,只要他高喝一声,自己出现在江湖的事情,不出三天便能传遍整个周国。

    到时候,遭殃的不仅仅是自己,整个绝云派,恐怕要在江湖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绝云派是他一生的心血,他可不想眼睁睁看着绝云派消亡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所言,他还是相信的,毕竟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知道信用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眼下最难以处理的,还是包色胆的事情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是想让自己给包色胆赔礼道歉不成?一个死人,自己说得天花乱坠,他也不可能听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