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归来微微一愣,没有明白过来,问道:“我的事,与你有什么关系,你知不知道,对于这件事又有什么帮助?”但说完之后,叶归来这才明白了武长风话中的意思,他这是要以己之道,还施己身啊!原本和颜悦色的脸上,顿时被一股寒霜所笼罩,冷冷道:“别以为你凌王府的大总管我就不敢动你,惹恼了我,一样要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面对叶归来的警告,武长风丝毫不放在心上,只要是人就有弱点,生气说明自己已经击中了他的要害,微微一笑道:“以叶前辈的本事,这些不是轻而易举能办到的?叶前辈销声匿迹这么多年,恐怕不只是为了练功吧!”原本还带着笑意的叶归来,此时脸上已经阴沉得能滴出水来,对于自己归隐一事,其中所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,至于这些事情,自己连最亲近的人都没有告诉,所以江湖上才会对自己销声匿迹的事情做出种种猜测,而这其中最为关键的,不是一般人能够知道的事情。难道说,眼前这个小子知道自己为何隐居起来?武长风哪里知道他为什么隐居起来,只不过是胡乱猜测而已,以叶归来这样的武功,能逼迫其隐居的,定然是更加厉害的存在。武长风不知道这样的存在,也不必知道,不过从叶归来的神色之中,武长风知道自己已经猜中了。说到这里,两人均沉默起来,到时叶归来身后的两人有些耐不住性子了,左侧一个健壮的男子冷冷道:“掌门,何必和他废话,将他除了就是了!”简单,粗暴,武长风可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处事之风,因为自己也不清楚对方的底细,一旦动起手来,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逃出去,现在自己能做的,就是让叶归来心生畏惧,不敢对自己动手。正如武长风所想一般,像叶归来这样的存在,只能用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来形容。一件事情如果不弄个清楚明白,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正如自己隐居的事情,既然武长风能够知道,其让人未必不能知道,不将消息的源头止住,这些只会成为自己日后的把柄。叶归来挥手打断了男子的话语,一脸好奇道:“哦?这件事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,难道你知道?”叶归来也不是傻子,能这么容易让他抓住自己的把柄?只要自己将问题抛回去,就能知道武长风是不是在诈自己了。但不管怎么样,他今天是不准备放武长风出去了。无论是他知道实情也好,还是他故意拿话欺骗自己也罢,对于武长风这样的人,留着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威胁。武长风从他阴鸷的目光中,看出了他对自己的杀意,脸上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,淡然笑道:“天下四绝,不知道叶掌门学的是哪一门?”听闻此言,不仅是叶归来,就连他身后的两人也不由一怔。上古四绝的存在,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武功秘籍,只是因为找不到,所以才在江湖上成为了传说。对于自己掌门所修炼的武功,两人知道些许,但这些许不代表全部。或许,掌门消失的十年之中,就是在突破上古四绝的奥秘,狐疑的眼神,不禁从武长风身上落到了叶归来身上。而叶归来之所以震惊,是因为他确实是因为上古四绝而隐居,然而事与愿违,自己一番周折之后,居然没有集齐其中任何一门。也因为这件事,自己得罪了不少人,这些人中不仅仅是江湖上的那些武夫,更有位居高位的朝廷重臣。难道说,眼前这个少年,真的知道自己隐居的原因?武长风当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隐居,更不会想到他会因为上古四绝沦落到如今这般田地。但对于叶归来这样的存在来说,能让他动心的,恐怕也只有那几件了。从他所处的地方,武长风能轻易的看出,他并没有畏惧庙堂的野心,但凡有一点这样想法的人,身边绝对不会只有寥寥数人而已,而所经营的事情,更加不会是客栈这样的行当。既然不是为了权利,那能让他动心的,也只有至高无上的武功了,放眼整个武林,众人公认的,也只有上古四绝而已。由此可以断定,叶归来定然是为了四绝的秘籍了。“没有想到,小兄弟居然有如此见识,既然如此,那你可知道,我所修炼的武功是哪一绝?”站在他身后的两人,顿时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不敢相信,直勾勾的瞧着叶归来。对于他们说,上古四绝是他们一生梦寐以求的东西,如果掌门真得到了四绝之一,日后自己得了功劳,说不定掌门能告诉自己一招半式。即使只是简单的一招半式,对于其他人来说,也是让人极为眼馋的。然而,沉浸在幻想之中的两人,却因为武长风的一句话,如同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般,顿时清醒过来。“叶掌门没有这个运气,一门都没有学会!”武长风之所以如此说,是因为对方给自己的威慑虽然浑厚,但较之天尊诀相比,却差了很多,如果他真的修炼了天尊诀,以他的悟性,十年的时间,绝对不可能只到如此地步。而听了武长风所言,叶归来脸色也是明显一怔,自己这点伎俩,居然被对方看穿了。他究竟是怎样的人,居然知道自己如此多的事情。难道说,他真的知道自己为什么隐居的事情?想到这里,叶归来脸上神色变得郑重起来,努力平复心中的情绪,淡然道:“这些消息你是从哪里得来,可还有其他人知道?”他如今出现在江湖之中,并不是最好的时机,只是眼下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让他不得不出现在世人面前。对方许以自己偌大的好处,一旦成功,不仅仅是自己,整个绝云派也会流传于后世。或许庙堂之上的权势已经与自己无缘,但江湖上的霸主地位,他是势在必得。他不希望自己的计划被人提前发现,也不希望因为当年的事情,而坏了自己的千秋大计,唯有将知道这件事的人尽数除去,他才能安心筹划如今的计策。然而武长风可不是傻子,他可不会顺着叶归来的话说下去,更何况,他也不知道对方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,就更加不可能说出来了。微微一笑道:“叶掌门也知道求人,可是叶掌门求人的态度,似乎不怎么好啊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