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答话,屈指一弹,又是两粒石子射出。

    这一次武长风存了心思要教训大汉,所以出手没有丝毫的留情,只见石子所过之处,发出一阵破空之声,而武长风这一次是直接向大汉出手,其中力道更是惊人。

    那大汉本在呵斥众人,并没有想到突如其来的这一下,等察觉有异的时候,已经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只得竭力闪开,躲开激射而来的两枚石子,也正因为如此,他不得不放了紫清,将其推向了一边。

    看其粗鲁的手法,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与刚才的淫邪想必,竟然多了几分决断。

    看来,对方也不是心慈手软之辈。

    大汉虽然被逼得松开了紫清,但他却清楚看清了石子射来的方向,等见到一个看似书生模样,年纪不过二十的武长风时,原本惊怒的神色,已经变成了轻蔑。

    武长风这一手飞石的功夫,确实给了他忌惮的震撼,但即使如此,又能怎么样?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,能有多大的能耐了?

    当下踏前一步,朝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小朋友,难道你父母没有告诉你枪打出头鸟这句话吗?识趣的话,乖乖给大爷磕三个响头,大爷我高兴之下,或许能放你一马!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趾高气昂的模样,心中冷笑一声,就凭你还想让我磕头,你也不打听打听,凌王府大总管能给人随意磕头吗?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满,但脸上却是微微一笑道:“不知道怎么个磕法,才能让你高兴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刚出口,原本一脸感激的紫清,此时已经冷下脸来了。

    旁人见自己与大汉交手,或许觉得自己能与他斗个旗鼓相当,但只有他自己清楚,如果没有武长风帮忙的话,自己现在不知道是什么下场了。

    从武长风飞石子的手法来看,他武功应该不会太低,但他还是不希望因为这件事,而将武长风卷进来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她负责掌管这里,出了任何事情,她都应该站出来才是,大汉的无礼,正是冲着云集客栈而来,她理应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而且,武长风是云集客栈的客人,他飞石的手法虽然惊人,但他毕竟只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即使从娘胎里开始习武,恐怕也不是眼前这个大汉的对手,如果他真出了什么事情,自己就真的没办法向掌柜交差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听了大汉所言之后,她已经朝武长风这边挪了两步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靠近武长风,却听武长风说出如此低三下四的话来,她心中原本的感激,顷刻间变成了恼怒。

    年纪轻轻的就如此没有骨气,以后恐怕也走不了多远,这样的人,以后不过是街上的地痞无赖而已,即使他武功了得,也不过是武功了得的地痞无赖而已。

    所以,她原本朝武长风靠近的脚步,不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也没有心思去揣度他现在在想什么,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情,如何才能让大汉给自己磕头。

    大汉果然没有听出武长风讥笑的语气,脸上得意之色更甚,原本他还有些忌惮武长风的,此时却是半点畏惧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暗中下手,这里没有人是自己的对手,眼前两个俏娘子,还不是任自己拿捏?

    为了彰显他的‘雄风’,大汉沉吟了片刻,便说道:“不如这样吧,你三步一叩首,九步一投地,如果做的诚恳,我便放了你!”

    如果他现在留意武长风的脸色,一定会有所警惕,只是他认准了武长风武功不高,对他并没有防备,此时见大局在握,已经忍不住朝紫清二人打量起来,心中盘算着,如何享受眼前这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。

    而他话音刚落的同时,武长风手中的一枚石子已经朝他膝盖骨打去,不偏不倚,正中当心。

    大汉腿一软,居然屈膝半跪下来,眼神中恼怒的神色,如同燎原的野火一般,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爆发出来,武长风另外一枚石子,也已经到了大汉另外一条腿的膝盖处。

    众人只听‘噗通’一声,大汉已经跪倒在地了,望向武长风的眼神,已经多了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方才大汉出手的情形,众人可是清楚瞧在眼中,他那样的身法,等闲之辈绝对近不了他的身。

    然而,众人并没有见无法如何出手,大汉已经跪倒在地了,能有如此本事的人,武功又能差到哪里去了?一时之间,众人竟然有些语塞起来。

    而所有人之中,最为惊奇的还是紫清,他原本以为武长风说出了先前那番话之后,会向大汉轻饶,却没有想到,他居然来了这么一手,而且,看他一脸的风轻云淡,似乎并不将大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微微一愣之下,只见武长风来回拍了下手,淡淡说道:“这个姿势还算不错,磕头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刚才拾起的石子,已经打完了,而暗器的使用,是要趁人不备之下,才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,此时大汉已经有了防备,再用暗器就很难打中他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就是两人实打实交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大汉自然不会照办,努力想挣扎起来,却因为膝盖处传来一阵剧痛,让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收拾了轻蔑之心,不由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那两枚石子的力道,可以说是他花雨针法的绝学了,他本来准备将大汉打到之后,利用对方不服输的性子,稳稳当当的给自己磕上这个头,却没有想到,眼前这个大汉,居然能忍得住如此剧痛。

    情知对方膝盖的麻痹感只是一时,对方这个头还没有磕,武长风当机立断,身形一晃,便要给他来一个当头棒喝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个洪亮的声音,打断了武长风的计划。

    “包色胆,你又来胡搅蛮缠了,难道上一次的教训还不够,你还想再讨一回不成?”

    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中年男子一身白衣,怡怡然走上楼来,身边跟着两个侍女,一脸谨慎的分力两侧。

    武长风正在寻思包色胆一句中年男子的身份只是,紫清已经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躬身行礼道:“掌柜,这人好生无礼……”

    紫清还欲再说,来人已经伸手打断了她,摆了摆手,示意她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更加不解了,对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包色胆自己还有所耳闻,至于这个掌柜,自己可是半点不知,今天这一出,可不要是鲁班面前使利斧,关公门前耍大刀才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