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见两人便要动手,一衣衫破烂的女子有些胆怯的走近紫清,低声道:“紫清姐姐,给你们惹麻烦了!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从她畏惧的眼神之中,武长风只看出了顺从两个字,而从她身上那件被撕成碎片的华服来看,究竟是什么情况,已经不用多想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那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见女子貌美,便起了歹念,如此蛇胆包天之人,就应该好好教训他一番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想看看,这个彪形大汉究竟有什么本事,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,还有如此底气说话。

    紫清却紧紧抓住小朱的手说道:“不是你给咱们惹麻烦,是他想找咱们的麻烦,放心,有姐姐在,不会让你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武长风不禁有些疑惑起来,看来这个云集客栈不简单啊,明知那个彪形大汉的武功,却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,不是心中有所持,就是她有信心能压过彪形大汉一头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对彪形大汉的举动极为不耻,但既然紫清能奈何得了他,他反倒不用出手了。

    而彪形大汉在听了紫清所言之后,却是更加的厚颜无耻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姿色也算不错,不如陪大爷玩玩如何,放心,大爷有的是钱,只要你开价,大爷绝对不会亏待你的!”

    能将如此不要脸的话,说的如此正大光明的,武长风也是生平仅见。

    你纵使再有什么想法,去妓院不就是了,非要在这里胡闹,扰人清净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声音,早已惊动了其他人,武长风本以为这里应该没有什么人住,此时却发现,只有极少数的门是紧闭着的以外,其他房门都已经打开,门口站着五花八门的人,但这些人的眼神之中,无一不是对彪形大汉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羞得胡言!”

    原本就恼怒的紫清,在听了彪形大汉这句无耻下流的话以后,一记粉拳已经击向了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见紫清出手,彪形大汉不怒反笑,极为下流的说道:“小娘子这么快就等不急了?来来来,咱们好好玩玩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他身形也是不慢,弹开手掌,直接朝紫清的拳头抓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他故意为之,还是低估了紫清的实力,等拳掌相交以后,彪形大汉连退三步,这才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在此看向紫清的眼神,少了几分轻蔑,多了几分警惕,不过他脸上的邪笑,却没有丝毫减少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不等彪形大汉出手,紫清又一拳朝着他打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彪形大汉不再看她的拳头,而是望向了紫清起伏的胸脯。

    “又大又圆,如此佳人,错过了实在是可惜!”说话之际,彪形大汉仍旧摊开手掌,朝着紫清的拳头抓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彪形大汉没有后退半分,手掌张合之际,已经将紫清的拳头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正欲凑近闻上一闻,却发现紫清一个翻身而起,一脚便朝他面门劈去。

    见紫清抬脚,武长风便暗叫一声糟糕。

    从紫清与彪形大汉交手的第一招,武长风已经看出两人的实力差距,紫清绝对不是彪形大汉的对手。

    此时紫清的拳头已经被彪形大汉捏在了手中,她在抬脚的话,只会让自己更尴尬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武长风所料,彪形大汉不躲不闪,伸出另外一只手,一个一抓,极为流畅之下,已然将紫清的一只脚抓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紫清便如同一个练劈腿的人,只不过原本应该是木桩活着墙壁的死物,此时却变成了彪形大汉这种不要脸的活物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紫清的姿势,导致了他一条腿输在了胸前,两团鼓鼓囊囊的胸脯,此时被挤压的更加圆润了几分。

    彪形大汉此时已经顾不得其他人愤怒的眼神,一双眼直勾勾盯着紫清的胸脯再瞧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有手的话,此时一定会凑上去捏上一捏。

    就在紫清面对这种尴尬局面,众人却因为顾及彪形大汉敢怒不敢言的时候,武长风出手了。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屈指一弹,一枚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石子已经射中了大汉抓住紫清左脚的手背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下太过突然,彪形大汉手背吃痛之下,自然而然的回缩下来,紫清的脚跟失去了束缚,顺势而为之下,猛然砸在了大汉的头顶之上。

    面门吃痛,大汉只得放弃了紫清,退后两步,环顾一眼四周,冷冷问道:“是谁!?”

    众人原本还在担心紫清不敌,此时见他将大汉打得节节败退,不禁轰然叫起好来。

    等到大汉的眼神扫过来之后,这些人才止住了呼声,将目光移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不怕大汉,却有心想要让他出丑,学着其他人的模样,也将目光移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见没有人承认其事,彪形大汉着实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“等我收拾小娘子,再来找你们算账。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只见一道残影而过,随后彪形大汉的手掌已经掐在了紫清喉咙之上。

    好快的手法!

    武长风惊讶的时候,看准了一块横木,摸了一块圆滑的石子,曲直朝着横木弹去,石子弹射一圈之后,直直朝着大汉的右眼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吃过一吃亏,彪形大汉早就有所防备,伸手一抓,已然将石子抓在了手中,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武长风所弹出的石子是两枚,一前一后相差不远,方向又是一样,给人的感觉,就是一枚。

    等大汉接住了第一枚石子,另一枚已然朝着他手背射去,本能反应之下,大汉只得松开抓住紫清的手,去抢射向他手背的石子。

    趁着如此良机,紫清霸道的一拳,却朝着大汉的小腹而去。

    因为两人相距甚近,这一拳紫清又是卯足了劲,一拳下去,直打得彪形大汉赤牙咧嘴,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大汉知道自己上了当,不给紫清第二次出手的机会,已经向后跳了两步,语气冰冷的说道:“究竟是谁?暗中使坏,算什么英雄好汉了?”

    从他的语气中,武长风感觉到了深深的怒意,看来,他是真的发火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倒不是怕他,只是想戏耍他一番,所以在听了大汉所言之后,仍旧一副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好不要脸,自己做些下流之事,却要别人当英雄好汉?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