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此时,那小二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见武长风立在柜台前,闭着眼睛摸索一阵,随后将一本账簿拿在了手中。

    一脸无所谓的模样问道:“打尖还是住店,住店的话,劳烦报一下名号。”

    见到小二如此模样,武长风真心不想住下去了,看他这副懒散的模样,房间恐怕许多年都没有打扫过了吧!

    虽然自己不怕蟑螂老鼠什么的,但如果有什么其他脏东西,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!

    然而,这里毕竟是那位妇人所推荐的,看那妇人所卖的东西,不像是那种偷奸耍滑的人,他介绍的地方,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抱着这已是希望,武长风报出了自己的名号,交了银子之后,小二递给他一块令牌。

    “上了楼梯左拐,第三间房便是,如果需要弄些吃的,你可以道对面望风楼去。”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就知道,他这是不打算招待自己了啊!

    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每次进了客栈,那些小二忙里忙外的,巴结着客人,生怕自己走了,而眼前这个小二,却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,似乎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去留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小二,难道掌柜就不出来管管?

    当然,武长风没有时间等掌柜出来,也无意与这个小二为难,都是为了有一口饭吃,又何必将人赶尽杀绝了?

    叹了口气,便朝着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刚上楼来,武长风所有的失望一扫而尽。

    只见干净整洁的过道被擦洗得一尘不染,每个房间之前,都侍立着一位妙龄少女。

    自己还未上楼,守在二楼的女子便迎了上来,接过手中的令牌之后,便引着武长风朝着回廊左侧的第三间房而去。

    两人交接了一番之后,引武长风过来的女子便退了回去,而等在门前的女子则是行了一礼之后,缓缓开口道:“奴婢小玲,公子这一次入住由我负责,请公子抬脚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随即抬起左脚来,没有想到,楼下如此破烂,楼上却是别有洞天啊!

    这等服务,自己除了在王府的小岛之上享受过,还没有在任何地方见到过呢!

    心中暗自赞许的时候,小玲已经将武长风脚上的鞋子褪去。

    脱鞋以后,小玲便也除去了自己脚下的鞋子,缓缓推开房门,让武长风先进去。

    到得里间,武长风更加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在房门推开的刹那,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,走进里面,房间的布局却让武长风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原本看上去拥挤的房门,房间居然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偌大的房间被分为三间,进入里面,便能见到木桩弓箭之类,似乎是专门为习武之人准备的,中间一间则摆着一个小小的书架,笔墨纸砚一应俱全,更有象棋之类的小玩意,以供客人娱乐。

    而最里间,则是用一层纱幔挡着,将其单独隔开,靠墙的地方是一张足有两米的大床,再往右走,则是一个小小的梳妆台,最右边则有一个小小的,被打磨得极为光滑的枯树枝干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客栈,分明就是一个府邸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感慨只是,小玲柔声道:“公子是现在就休息,还是先洗漱一番?”

    听小玲提及,武长风这才发觉,自己将右侧墙角的一个偌大木桶给忽视了,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,便说道:“先沐浴吧!”

    小玲轻轻应了一声,伸手便去去武长风的外衫。

    因为碧秋碧水的缘故,武长风很清楚她之后的举动,一脸惊慌的闪了开去,不好意思道:“我自己来就好,你帮我打水就行了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举动,小玲咯咯娇笑两声,解释道:“公子即使想让奴家斥候,奴家也是不会的,只是帮公子将外衫挂起来而已,公子不必惊慌。”

    听他如此说,武长风这才好受了许多,任由小玲褪去自己的外衫,将衣服挂在了枯树枝上。

    他看见枯树枝之后,一直在猜这个东西的用途,此时见小玲如此,他这才有些恍然,原来这个枯树枝,是这样用的啊。

    等诸事准备妥当,小玲这才退出了里间,在外面柔声说道:“公子如果有什么吩咐,喊一声就是了,小玲就在门外,随时听后公子差遣。”

    等小玲走后,武长风这才缓缓褪去衣衫,整个人泡进热水之中以后,这才感慨起这里的格局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怎么想的,居然能相处如此别出心裁的玩意来。

    就在武长风泡澡极为尽兴的时候,门外忽然传来一声低喝之声。

    “云集客栈,岂是你能撒野的地方?”听说话之人的声音,似乎是守在楼口的女子所发。

    忍不住好奇,武长风穿起衣衫,来到了回廊之上。

    小玲见武长风出来,一脸歉意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打扰到公子沐浴了,公子不必理会,紫清姐姐会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点了点头道:“无妨,我左右无事,瞧瞧热闹也好。”

    小玲见武长风一脸好奇的张望,也不阻止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为了保证公子的安全,还请公子站在我身后些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她这是要保护自己?

    从见到小玲开始,武长风只觉得他是一个较弱的女子,但此时听她的口气,她的武功似乎也不弱。

    有心要见识一番,点了点头,便朝着闹事之处走去。

    小玲见状,也不劝阻,只是走在武长风前面,与他保持三步的距离。

    等到了吵闹之处,武长风只见一个彪形大汉,很没有形象的站在房中,看其脸上一脸的不虞之色,似乎对于先前的呵斥极为不满。

    “老子有的是银子,你们开个价便是!”说话之际,只见此人伸手一拍,一锭银子便被他拍进了外间桌子之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手,就足以见识此人的武功了,高手啊,看来这些人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被称为紫清的女子没有丝毫推让的意思,冷冷道:“你以为有两个臭钱,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不想死的,趁早从云集客栈消失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轻轻咦了一声,心中更加疑惑了,他们这些人都是怎么回事,不将客人留住,反而将客人往门外赶?难道他们看了偌大的客栈,请了如此多的妙龄少女前来,不是为了赚银子么?客栈的老板如果看到了,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?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想通此节,彪形大汉再一次开口道:“我看找死的不是我,而是你罢,如果识趣的话,赶紧让刚才那位小朱姑娘过来,不然,老子将你们这个云集客栈拆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