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光之下,黎源道信步走在镇子外面,和煦的春风,此时已经变得有些刺骨起来,刮在脸上,多少有些刺骨的寒意,黎源道恍若不觉,似乎他那张脸,并不属于他一般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赶了上来,见他一脸颓废的模样,武长风喊道:“黎兄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听见武长风的声音,黎源道回过头来,见武长风一脸的关心之色,苦涩一笑道:“师门交待我的事情还没有完成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孤身一人出来,似乎并不打算会镇子了,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陈兄如果没什么事情,可否与我同行解闷?”

    虽然对于武长风的身份并不确定,但感激武长风在许紫嫣面前给自己说好话,黎源道还是想感谢他一番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就有这个意思,只是担心两人所行的方向不一样,微微一笑道:“我还有事要去东林寺一趟,如果顺路的话,咱们倒是可以同行!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愣,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,我也要去东林寺走一遭,既然如此,那就正和咱们的意了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大大咧咧的性子,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,与这样的人在一起,不会觉得有什么负担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道:“看来真是老天爷的意思,咱们居然有这等缘分,不知道黎兄前往东林寺,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黎源道毫无忌讳说道:“家师下个月做寿,广邀武林同道前去观礼,我这次前去东林寺,就是给东林寺玄心方丈送请帖,陈兄如果有时间,也可以随我一同前去观礼。”

    玄心是江湖上德高望重的前辈,又是东林寺的方丈,如果不是什么大事,一般人请不动他,看黎源道一脸成竹在胸的模样,想必他的师父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脸上略有歉意道:“恕我眼拙,不知道尊师是哪一位?”

    江湖上成名人士固然不多,但武长风也不可能全部认识,青云派虽然也是一流宗门,但因为青云派一向安分守己,又不再凌王府管辖范围之内,所以武长风对于青云派的了解实在不算多,有如此一问,也是常理之中。

    提及师父,黎源道一脸的得意之色,脸上洋溢的兴奋之色,仿佛想要告诉全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“先师名讳我不敢直呼,容川气具四个字,想必陈兄听说过吧!”

    听到容川气具四字,武长风便恍然了,原来是百纳海川,气具八方的胡藏刀,此人虽然名声不如何响亮,但也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高手,听闻当年江湖上八大高手同时出手,最后也没能破开胡藏刀的气罩,也正因为如此,他的名声才逐渐被人所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胡藏刀那一身如山如海般的防御气罩,武长风倒想试试他的武功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并没有邀请自己,加上自己又赶着回到王府,这样的机会,恐怕不会有。

    只得歉然道:“胡前辈的风采,我一直仰慕得紧,只是因为琐事繁多,下个月未必会有时间,如果能抽出空闲来,到时候一定问候胡前辈一番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诚恳的模样,黎源道更大得意起来,仿佛自己便是胡藏刀,摆了摆手道:“陈兄不必多礼,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他这话的意思是他师父还极为健朗,自己可以随时登门吗?

    而听他的口气,他师父似乎可以过不少大寿。

    凡是举行较为隆重的大寿,一般都是满整数才会举办,即使他师父能一直活下去,十年之期,这样的机会似乎也不是很多啊。

    黎源道却没有觉得没有什么不妥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放心好啦,我师父极为好客,他如果见到你武功之后,非要拉你住上几日不可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武长风倒是不如何意外了,看黎源道就能猜出几分来,微微一笑道:“到时候打扰黎兄,还望黎兄不要见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副当家的模样,摆了摆手道:“诶,有什么可见怪的,你可不知道,山上有多么无聊,来两个客人解解闷,倒正和我意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当真是欲哭无泪,他这算是跟自己客套,还是说出了青云派的实情出来?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见黎兄如此大方,想必尊师也是一位颇为豪爽之人,只要有机会,我一定去拜访一番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这才点了点头,问武长风道:“不知道陈兄前去东林寺,又是为了什么?如果陈兄想要讨教东林寺的武功,我劝陈兄还是尽早放弃吧。”

    先前他见武长风深更半夜还在野地里练功,并不知道武长风是因为其中郁气难舒,出来发泄一番,只以为他是一个武痴,对于武道极为着迷,所以听他说要去东林寺以后,以为他要讨教东林寺的武功。

    好心之下,这才提醒武长风两句。

    武长风其实是为了还藏佛砚,并不是专门为了讨教东林寺的武功,但黎源道越是如此说,他心中反而越发好奇了。

    难道东林寺有什么绝学活着规矩不成?自己前去挑战,只是自取其辱?

    不解之下问道:“怎么,难道比武输了,东林寺要对方留下来当和尚不成?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脸好奇打量武长风一番,而后缓缓点了点头道:“似你这般模样与武功,东林寺未必不会收!”

    听黎源道的口气,东林寺收弟子的要求,看起来似乎挺高的嘛!

    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,东林寺收弟子,还有什么要求不成?”

    黎源道似乎极为熟悉东林寺,微微一笑道:“二十岁之前,如果达不到武师二等的水平,东林寺是不会收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明显一愣,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了吧!

    武师六等,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关口,能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的人,整个天岳书院也不超过二十人,如此算来,东林寺岂不是没人了?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东林寺收弟子的要求确实有些高了,黎兄对东林寺如此熟悉,恐怕没少栽在东林寺那些和尚手中吧!”

    武长风此言一出,黎源道脸刷的红了,胡藏刀每年都让他去东林寺走一遭,他被虐惨的样子,东林寺没有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他才会有如今这般武功。

    只是尴尬一笑,便不再继续接武长风的话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