黎源道一愣,一脸疑惑的看着许紫嫣道:“他说了,他是陈树人,不是什么大总管,你又何必咬着不放,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了?”

    黎源道要的,就是许紫嫣开口,不怕自己得罪了许紫嫣,让他记恨自己,就怕她将自己当成了空气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住嘴,没你的事!”许紫嫣冷冷开口,却将黎源道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他煞费苦心,又是央求武长风,又是在许紫嫣门外无事生非,又是掏银子请二人喝酒,为的,只不过是和许紫嫣说上两句话而已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话虽然说上了,却是如此冰冷无情的结束,而且还是这样的短暂。

    一愣之下,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发窘,只得开口说道:“我是什么身份不要紧,要紧的是黎兄是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本来失落的脸上,忽然露出一丝兴奋来,武长风言语中虽然不尽不实,但他还是很靠谱的嘛,知道自己受了冷落,还知道给自己说上两句话。

    他有这份心,就算自己没有瞎了眼看错人。

    而后,便听武长风说道:“黎兄可是青云派的高徒,又对许姑娘一片痴心,如果错过了,许姑娘会后悔一生的!”

    其实这也不是武长风的本意,他只是想将许紫嫣的注意引到别处去,虽然黎源道这种大大咧咧的性子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,但此时也只有黎源道能引开许紫嫣的注意了。

    听了武长风所言,许紫嫣俏脸明显一红,嗔道:“你少扯开话题,如实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黎源道,摇头道:“黎兄,我能帮你的,就只有这么多了,至于你能不能成事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不想继续说下去,打算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自己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自己与许紫嫣继续说下去,不但会给自己惹来麻烦,而且会彻底破坏自己与许紫嫣之间的关系,这个时候,他应该选择沉默。

    然而,许紫嫣却没有放他意思,砸武长风刚刚站起身的一瞬,许紫嫣已经挡在了武长风面前,冷冷道:“今天如果不将话说清楚,你们都别想离开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是什么身份,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重要的是,他知道了罗刹宗内的情形,如果他心怀鬼胎想对罗刹宗不利,宗门岂不是很危险?

    身为罗刹宗的大小姐,自然不能让这种隐患存在下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微微摇了摇头道:“我是什么身份,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有些事情,你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

    他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与他们这些江湖上的人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。

    然而,许紫嫣却不依不饶道:“你想走也可以,先问问我手中这把剑!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只一句话的功夫,许紫嫣的长剑已经指向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黎源道没有想到,许紫嫣会忽然动手,惊讶之际,忙说道:“许姑娘,咱们有话好好说,又何必动刀动枪的?”

    身形一晃,屈指一弹,已将许紫嫣手中的长剑震了开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手拿捏的极有分寸,不仅解了武长风的眼前之危,也没有将许紫嫣手中的长剑震脱。

    侃侃而谈道:“许姑娘,你不是他的对手,还是收了长剑,咱们坐下来好好说,如果你有什么疑问的地方,尽管问便是,我相信陈兄知道的,一定会告诉你!”

    以许紫嫣的美貌,不知道多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只要许紫嫣一声令下,即使让他去杀人,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多问一句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美女,男人是没有任何抗拒可言的,由此及彼之下,黎源道认为,武长风应该也会如此才对,所以他才敢说出这样的话,来缓和当前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许紫嫣冷笑一声道:“你也太天真了,我只是问他的真实身份他都不肯说,你觉得我问他其他的事情,他会如实相告吗?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愣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武长风的心是什么做的,居然对这样的美女无动于衷,对方不过是问他身份而已,他有什么不能说的了?

    正欲劝说武长风一番,却听见许紫嫣冰冷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,用不着你插手,你如果不想我对你动手,你最好现在就从镇子里消失!”

    听许紫嫣说完,黎源道半晌也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额,我做错什么了?又哪里惹到你了?你有气冲他发就是了啊,让我走是什么意思了?

    我可是好心来劝架的,你不领情也就算了,还要将我赶出镇子?这里是你家,什么都是你说了算?

    心中虽然极为不满,但看见许紫嫣一脸不快的眼神之后,一肚子反驳的话,却又重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只得朝武长风投去一个同情的目光,而后缓缓朝着镇子外而去。

    我去,你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武长风心中那个郁闷,当真是比自己被赶走都还难受啊。

    你还是不是男人了,她说让你走你就走,你是不是太没有骨气了?如果说他是你夫人,那倒没有什么可说的,关键是你和她的关系八竿子都打不着,凭什么听她的啊。

    你走不走和我没什么关系,我也懒得管你的事情,可是你现在走了,我可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不是你,她根本不知道我在这里,她不知道我在这里,又怎么会有后面的事情了?

    喂,你等等,想将这里的事情摆平了再走不行吗?

    然而,这些话武长风只能在心里说说,哪里敢当着许紫嫣的面说出来啊。

    见黎源道义无反顾的朝着外面而去,武长风干笑两声道:“我与黎兄同道,他既然走了,我也不方便就留,咱们就此拜别,许姑娘再见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礼,许紫嫣的长剑便封住了出口,冷冷道:“不将事情说清楚,你哪里也别想去,大朗小朗!”

    随着许紫嫣一声呼喝,两人从二人楼轻身而下,正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大朗小朗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在没有练成天尊诀以前,面对三人的围攻,他或许还有些担心,但此时他功力不仅大增,还找到了天尊诀全篇,眼前三人加起来,恐怕都不是自己对手。

    摇头苦笑道:“许姑娘这又是何必了,我的身份你日后自然会知晓,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,告辞。”

    言罢,武长风轻身而上,已经消失在院子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