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自然不知道黎源道心中所想,只以为他相信了自己所言,点了点头道:“所以你在别人面前,还是称呼我陈兄的好!”

    黎源道一脸理解的点了点头,大大方方的说道:“陈兄,我见你也没什么睡意,不如咱们月下对酌如何?”

    对于黎源道的解围,武长风是表示感激的,只是深更半夜的还要出去喝酒,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不好?

    正犹豫之际,忽然见到许紫嫣一脸好奇的望向自己,从她的眼神中,武长风只看出了狐疑。

    为了彻底消除许紫嫣心中的顾忌,武长风虽然极不情愿,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既然黎兄有如此雅兴,我自当奉陪就是!”

    他话刚出口,黎源道已经兴奋的跳起来了,对许紫嫣说道:“许姑娘,你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武长风想要阻止,哪里还来得及了,这个黎源道,真的是来帮自己的吗?自己好容易摆脱了嫌疑,他这是又要将自己带入火坑之中啊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自己已经向黎源道说明了,也不怕他捅破自己的身份,即使与许紫嫣交谈,自己也不会露出说明破绽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找一个充足的理由蒙混过去,其他的日后再补救也不迟,看来,自己又得睁着眼睛说一次瞎话了!

    而刚才听许紫嫣与黎源道争吵,许紫嫣似乎极为不喜欢他,对于黎源道的邀请,她未必会答应。

    可是,出乎武长风的意料,许紫嫣却开口道:“既然二位有如此雅兴,小女子自当作陪,请!”

    你一个女儿家家的,又不要这么直接,万一他喝多了酒后乱性,你可怎么办?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想阻止她,但他有什么理由阻止了?这样做不仅不能让许紫嫣打消一起赏月喝酒的念头,反而会让她心生疑虑。

    张了张嘴,最终还是闭上了,被一脸兴奋的黎源道拉着,直朝客栈小院而去,许紫嫣招呼一声,也径直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有一场好戏看的众人,见是如此不了了之的情形,大失所望之下,便又重新回去睡觉去了,只留给众人一个巨大的疑问,大半夜的不睡觉,这些人到底是闹哪样?

    有这样疑问的,也包括李鑫二人,对于武长风如此大胆的举动,两人的惊讶比旁人更甚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走后,王文平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李兄,你说大总管这是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鑫本来也在想着这个问题,大总管好好的,怎么让自己冒充他了?难道说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,所以才让自己顶缸?

    但此时面对王文平的疑问,他又不能说自己也不知道,虽然两人关心已经缓和了许多,但他还是想压王文平一头。

    一拍王文平脑门说道:“笨啊,你连这个都不知道,你没看见,大总管很怕那个女子?我看大总管一定是春心荡漾,看上人家了!”

    王文平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,觉得李鑫所言却是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毕竟像许紫嫣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子,哪一个人男人会不动心了?别说是大总管了,就是自己都有些心痒。

    武长风自己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,居然被李鑫无意间所中了,如果他知道李鑫在背后说他春心荡漾,恐怕不是让他吃三斤饼那么简单了,非要加上十斤的春水,才能止住他这张臭嘴。

    而此时坐在院中的武长风,自然没有任何的威慑可言,在他脸上,只有畏惧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回事现在这样一番尴尬的模样,先前见到许紫嫣的时候,他是多么想与她站在一起,但现在许紫嫣就坐在自己对面,他却反而有些局促起来。

    倒是黎源道极为的大方,吩咐小二上好了酒菜以后,便笑呵呵说道:“难得有如此良辰美景,又有美……佳人作陪,此等情形,我黎某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想多说什么,言多必失的道理他清楚得很,更何况,自己现在又是这样一副尴尬的情形。

    至于许紫嫣,他本来就不怎么待见黎源道,听他说话,只当没有看见,只是一脸好奇看着武长风,片刻都没有将眼神移开过。

    见两人均不答话,黎源道干笑两声将尴尬掩饰过去,而后见许紫嫣一直盯着武长风看,知道她有话要问武长风。

    想要吸引许紫嫣的注意,只能从武长风身上下手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陈兄,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你又何必如此不安了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拘谨的模样,似乎是怕自己说出了他冒用凌王府大总管名头的事情,先给武长风吃了一粒定心丸,好将许紫嫣的注意转移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为了许紫嫣,他可是连师门交待的事情都放在一边了,此时被许紫嫣如此冷落,他自然不会甘心如此。

    武长风哪里是怕这个,他是怕许紫嫣问及自己为什么会在凌王府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碧水宗被灭,是因为凌王府在背后动的手脚,这件事其他人不会在明面上说,但背地里恐怕早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不然,凌王府会有现在如此安宁?

    然而,此时医院到当面问他话,他又不能不回答,只得干笑两声道:“我只是觉得有些惭愧而已,实在没脸与黎兄同桌,我看还是你们聊吧,我先回房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起身,黎源道忙拉住武长风道:“诶,陈兄怎么刚来就要走啊,都说了这不是什么大事,你又何必放在心上了!来来来,咱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起身的时候,许紫嫣明显动了一下,知道只要武长风离开,许紫嫣必然不会与自己久待,为了许紫嫣,他也只能将武长风留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离开的意思被拒绝,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与他聊下去,歉然道:“都是我一时糊涂,才会犯下这样的错,以至于闹出这么多的误会来,让黎兄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能说的,除了这件事情以外,他还能说什么了?难道不打自招,说自己只是混进王府,并没有打算为王府效力?

    武长风还没有傻到,去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许紫嫣轻描淡写的话,却再一次将武长风逼到了死角。

    “一会武总管,一会大总管,又一会陈兄的,你的身份倒是挺多的嘛!只是不知道究竟哪一个身份,才是真正的你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