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进了客栈之后,武长风才知道是自己多虑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来两间上好的客房!”黎源道也不询问武长风,径直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等老板笑呵呵的迎上前来的时候,武长风生出一个指头说道:“一间就好了!”

    老板看了武长风一眼,随后又看了黎源道一眼,见黎源道一脸诧异的望着武长风,脸上的笑意是那样的隐晦,点了点头道:“好,一间上房!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老板眼神中的笑意,刚想解释,便见黎源道忽然往后跳了两步,一脸警惕的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,我可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人!”

    武长风满脸的黑线,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,我已经有一间房间了,要两间岂不是浪费?

    但见黎源道如此警惕的模样,武长风却觉得眼前这个二十出头三十不到的年轻人颇为好玩,便打消了解释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乖,听话,咱们只要一间!”说话之际,武长风还不忘朝黎源道抛去一个媚眼,这一出出来,差点没将黎源道直接吓走。

    只是他抬头望了一眼楼上之后,一咬牙便说道:“你如果敢乱来,小心我咔嚓了你!”

    眼前这一幕,倒是将哈欠连连的掌柜逗得乐不可支,拱手交给武长风门牌之后,便躲在一边偷笑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真是……

    武长风见此举将黎源道吓住,也不解释什么,拿着令牌,便径直朝着楼上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举动,黎源道实在看不出真假来,只是他好容易找了个借口进镇子,又不想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终于一咬牙,跟着武长风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打定主意,只要武长风敢对自己动手动脚,自己绝对不会轻饶了他!到时候说不定打断他的一条腿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大不了,自己以后养着他就是了!

    只是想到这里,他又觉得哪里不对!迷迷糊糊之间,已经跟着武长风到了楼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掌柜所给的门牌,正好在许紫嫣的对门,中间回廊之上,恰好是李鑫二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略微惊讶了一番,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随手退开房门,将门牌丢在桌上之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和黎源道闹腾了这么久,他早就困了,自己还要赶路,可没有时间和他多耗了。

    虽然极想知道黎源道究竟打的是什么注意,但此时天色一碗,他即使有什么动作,也要等到明天早上。

    所以,武长风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上床休息。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已经困顿不堪,黎源道却是兴奋异常,伸手一拦,挡住武长风道:“武兄弟,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指回廊尽头的一间房间道:“我的房间在那里,有什么事叫我就是了,我现在很困,想睡觉了!没有什么要紧事,黎兄还是早点休息的好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却是不依不饶,伸手挡住了房门。

    先前他还以为武长风只要一间房间,是有什么别的企图,此时见武长风有了自己的房间,已经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没想到这么巧,你也住在这间客栈啊,如此良辰美景,难道武兄不想喝两杯?”

    他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,自然是清闲得很,此时好容易跨出了第一步,后面还等着武长风为他搭桥呢?放武长风走了,他后面的计划又怎么实施了?

    武长风却不想理会他,义正言辞道:“我想睡觉了,不想看什么景色,黎兄如果实在睡不着,可以在院子中打两套拳消磨时光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变了脸色,黎源道很识趣的让开了,只是武长风走在回廊之上,却清楚听见黎源道抱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整天就知道练功,一点走不知道享受生活,良辰美景,美酒佳肴,如果再有没人相伴,那就再完美不过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摇了摇头,一脸的苦涩。

    你武功练到如此地步,当然不会在意这片刻的时光了,然而天底下能达到你这般境界的,又有多少人了。

    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,站着说话不腰疼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理会他,而是径直回房睡了!

    只是他刚睡着,便被一声喝骂惊醒了!

    “厚颜无耻之徒,你又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清脆悦耳,仿佛天籁,真是许紫嫣所发。

    武长风颇为惊讶,许紫嫣看起来虽然冷冷清清的,但她也不是那种毫不顾忌形象,当众骂街的泼妇啊,今天这是怎么了,她怎么在客栈之中骂起人来了?

    只是为了避免被许紫嫣看见,武长风只是躺在床上,静静听着外面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,你误会了,只是碰巧而已,你又何必发这么大的火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又是一愣,他怎么和许紫嫣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虽然这个声音武长风并不怎么熟悉,但他还是听得出来,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别人,真是与自己动过手的黎源道。

    不解之下,只听许紫嫣继续说道:“碰巧?你从骊山开始,就一直跟着咱们,咱们前脚进了镇子,你后脚就来了,我不是说了我不想见你,你还死皮赖脸的跟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听许紫嫣如此说,武长风这才恍然大悟,这个黎源道,果然是因为情字。

    只是,等他回过神来之后,他隐隐觉得,自己似乎做了一剑极为愚蠢的事情。

    糟糕,这下要玩了!

    果然,等武长风惊坐起来的时候,黎源道已经开口说道:“我路上遇见了一个朋友,他正好途径此地,我左右无事之下,这才陪他前来此地的,如果你不相信,咱们现在就可以去问他!”

    卧槽,果然是这样!我怎么就这么蠢,居然没有想到这一招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四顾一圈,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,只是这里是客栈,除了床底下能藏人以外,哪里有可以让他躲藏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斜眼一瞥之际,看见通向院子的窗子是开的,当即爬上窗户,准备溜走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房门突然打开了!

    卧槽,你们进来都不用敲门的吗?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便尴尬了。

    在黎源道手中烛火的照射之下,武长风很没有形象的蹲在窗户之上,那畏缩的样子,仿佛在偷看邻家妹子洗澡一般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,也太丢人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