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重新关上房门,避免许紫嫣看见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他极想与许紫嫣见上一面,即使不说话,只是静静的待在她身边,武长风也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而许紫嫣却是罗刹宗的大小姐,宗门与王府本就不相容,自己前去见她,不过是给双方造成苦恼罢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见许紫嫣以往对自己的态度,她恐怕不怎么待见自己吧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武长风又重新坐回了床上,本来准备继续修炼的他,却因为许紫嫣的出现,而无法静下心来,翻来覆去无法定心之下,见许紫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房,武长风这才推开房门,翻身出了客栈,径直朝着旷野而去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,又是早春时节,除了天上明亮的星星以外,野地里却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孤帆远影也好,沧海一粟也罢,武长风只觉得,自己身处这旷野之中,较之孤帆与粟子都要渺小得多。

    难道说,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,却连自己相见的人都不能见了吗?

    那自己这一身本事,得来的权势,又有什么用处了?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得心中憋闷得很,极想找地方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刚才是因为在客栈,他不能随意而为,而此时在这荒凉的旷野之中,他还有什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当即运转起天尊诀来,一股澎湃的气息,迅速从武长风身上蔓延开来,不过寸许的青草,在这个气息的侵袭之下,竟然也弯下了腰去。

    而随着天尊诀继续运转,这股澎湃的气息越变越强,如同海上的巨浪,一波比一波高。

    直到有些长在松软土地上的杂草,再也经受不住这一股气息的催动,直接从地上飘飞起来。

    约莫一盏茶的功夫,武长风周身三里之内的草地,竟然变成了光秃秃的平地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一人忽然开口说道:“好武功,我来讨教两招。”

    蓦然,黑暗之中,一人如同箭矢一般,朝武长风激射而来,与此同时,一抹寒光,如同黑夜之中的一轮明夜,由远及近,只片刻的功夫便到了武长风面前。

    好快!

    武长风吃惊的同时,居然看不清对方的面目,而且,他运转天尊诀之时,并没有发现四周有人,要知道,眼力一直是武长风最大的依仗,此时在来人面前失了效,武长风不禁有些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是怎么躲过自己耳目的?难道说他一直在附近,只是因为角度的问题,自己没有看见他?

    很开武长风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因为方圆十里之内,皆是一片空旷的草地,除了寸许高的野草以外,哪里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了?

    只要他刚才在附近,绝对逃不过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,从对方开口说话的位置算起,离自己也不过五里之地,即使他身法再快,也不可能在眨眼的功夫就行出四五里的距离啊。

    难道说,对方不是人,而是鬼魅?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相信鬼神,只是对方的出现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,如果不是鬼神,又怎会有这般身法?

    不等他想明白其中的关键,寒光顷刻便至,武长风手上并没有称心如意的武器,只能催动天尊诀,将原本连根拔起的寸草迅速合拢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花雨针法的修炼,武长风已经有了分心而为的本事,所以在他收拢野草的同时,还有部分野草朝着对方而去。

    一根根的野草,如同寸许长的绿针,绿芒所过之处,发出尖锐的破空之声。

    来人见状,一改一往无前的攻势,迅速滑动手中的长剑,那一根根的野草,被对方的长剑轻易拨了开去。

    只是令人惊讶的是,每一根野草被拨开,便有一声清脆的撞击之声传出。

    那一根根的野草,在武长风手中,居然有了铁针一般的效果。

    数次拨动之后,对方已经没有了进攻的余力,而此时武长风收拢过来的野草,已经形成了一把完整的长剑。

    从剑身到剑柄,皆用寸许长的野草拼接而成,让人很是担心,只要武长风轻轻挥舞一下,这一柄长剑便会散开。

    可是,当武长风随手一甩剑尖的时候,长剑非但没有散开,反而发出嗡嗡嗡的轻鸣之声。

    而片刻的功夫,来人也已经挑开了最后一根射向他的野草,微微点了点头,右手长剑一抖,笔直放在了自己面前,左手贴着长剑上划,随着指尖的移动,一股可见的白光便从他长剑之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不出两次呼吸的功夫,这一团柔弱的白光,便已经笼罩住了来人周身里许的的范围。

    有形无质?

    武长风不敢大意,手中长剑向对方一指,一股翠绿的光芒便从武长风手中的草剑之上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同样的有形无质,只是颜色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所采取的攻势,更是让草剑上的绿光,朝着对方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当一白一绿两道柔光相触的一瞬间,白色的光圈陡然缩小了一截,围在来人周身的范围,不过丈许之地了,而绿色的光芒,在接触道白光之后,则迅速的溃散,光芒的距离,离武长风也不过丈许之地了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情形,来人轻轻咦了一声,随即收势问道:“你是何人,练的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就无心打架,他只是想发泄自己心中的憋闷而已,此时与来人交手之后,心中的苦闷已经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见对方收了势道,当下翘首而立,他手中的草尖,瞬间散落开去。

    微微躬身道:“粗浅功夫,不值一提,前辈何人,武功也不差啊!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一招一式之中,都蕴含着极为霸道的威势,但武长风看得出来,对方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,他不过是想试探自己一番,并没有什么敌意。

    来人微微一笑道:“前辈二字不敢当,我不过早你几年修炼罢了,你如果不介意,称呼我一声黎兄便是!在下青云派弟子黎源道,请教阁下大名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轻轻哦了一声,原来是青云派弟子,难怪武功如此了得。

    拱手道:“凌王府总管,武长风。”

    黎源道明显一愣,一脸狐疑打量起武长风来,片刻之后,仍是有些不信的说道:“你就是那个擒拿诸国武林人士,给了夏国使者下马威的武长风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