颓然叹息一声之后,武长风忽然发现四周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咦?他们刚才不还挺欢实的吗,现在怎么没有声音了?难道说他们兴奋之下,已经赶路去了?

    抬起头来,眼前的一幕差点没让他将肺气炸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你们即使要睡觉,就不能先找个客栈,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之后,躺在床上呼呼大睡?

    这里可是堤坝之上,即使你们身体好,阳春三月的河风,一样能将你们吹成鼻涕虫的!

    无奈摇了摇头,武长风便朝着集市而去,这两个浑小子,还真会给自己找事情做。

    虽然王文平知道了前往东林寺的想法,但武长风并不准备露面,他们现在是很兴奋,可是一路走下去,两人未必会有这样和睦。

    毕竟王文平只是动动嘴而已,李鑫却要一路带着他,现在两人或许为了赶路什么都豁得出去,但拖着一个累赘之下,李鑫难免会有什么不满的情绪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武长风在集市上买了一张毯子以后,飞快的赶到堤坝边,为两人盖上之后,便独自一人朝着东林寺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武长风只见滚滚的渭水奔腾而下,偌大的船长行驶其上,却如同一片树叶漂浮在河水之上,鼓胀的船帆,在春风的吹鼓之下,却又急速的朝着远方而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心下一阵感慨,无论是多么渺小的事物,只要有好的机遇,总能创造出一番不可思议的情形来。

    正如同自己,当初谁会想到,自己一个只有九等武师水平的人,进入技师之后,会有如今的成就了?

    这其中或许有自己不屑的努力在里面,但更多的,却是自己遇到的重重机遇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医仙的药方,自己早就在罗大双二人的压迫之下,没日没夜的做着那些粗重的体力活,又如何有机会靠近二公子了?

    即使自己能靠近二公子,如果之后没有发现堂前礼后这本书,自己又怎么能在技师云集的后院之中,占有一席之地了?

    而如今自己能走到大总管的位置,如果没有大小姐的那桩婚事,自己恐怕只是王府的一个寻常的领队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有了机遇,如果抓不住的话,即使再杰出的人才,恐怕也会泯然众人。

    心中思绪万千,武长风信步沿着堤岸而行,约莫半日之后,武长风到了一处镇子,依他的计算,等王文平二人休息好以后,应该会赶到这里来,到那个时候,正好是日落十分了。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二人今晚会闹出什么矛盾来,只是想看看李鑫心中会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所以到了镇子以后,武长风找了一家最大的客栈住下。

    等他收拾完一切,打开窗户想看看渭水之畔的春色时,武长风却发现,客栈来了一群自己既熟悉又陌生的人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一行人之中,武长风大多数都认识,而且这些人也记住了自己,虽然只是记住了自己另外一个名字而已。

    而说陌生,是因为武长风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些人了,或许双方互相认识,但对方如果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恐怕会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,武长风缩了缩身子,将自己藏在窗户之后,只是偷眼打量着这一行人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心中的惊讶,却与他脸上淡定的神色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她不呆在宗门之内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难道说他们又有什么动作,想要有什么作为不成?

    按捺住心中好奇,只是留意一行人的动向,只等到了晚上,自己好去打听一番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十分,武长风果然见到李鑫带着王文平来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脸上均是一脸疲惫之色,但先前两人脸上的躁动,却已经没有了,看来他们这一日相处下来,还算过得融洽。

    放下心来的武长风,却发现两人进入客栈之后做的第一件事,却是点了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,两人相对而坐,胡吃海塞的模样着实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你们两个混蛋,弄这么大的动静出来,是怕别人不知道咱们的行踪吗?

    虽然他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江湖上已经很少有人敢动他们,但当日他发现碧水宗的张文亮之后,便多了一个心眼。

    不怕横的,就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自己这条命,可比他们值钱多了,万一对方和自己来一个玉石俱焚,没有足够的准备自己,自己还真担心会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不满二人的做法,但武长风却没有阻止二人的意思,只要自己不露面,任他们胡闹就是了。

    等两人收拾完了桌上的美味之后,武长风便看见二人要了两件客房,所在的位置,正好在先前那一行人的隔壁。

    这下倒是好办了,如果被人发现了,自己最好还有个随机应变的地方。

    暗暗庆幸的同时,只等天黑了。

    赶了一天的路,王文平二人自然早早睡去了,华灯初上,客栈也逐渐热闹起来,有一脸平静,带着拳脚老小出来游山玩水的富人,也有一脸风霜,行色匆匆的穷人,更有三五成群,护着一人的镖师,亦有挑着担子,呼喝叫卖的商人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什么人,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,休息。

    或许他们家财万贯,富甲一方,但也需要客栈的一方软塌入眠,可能他们穷的响叮当,上顿不接下顿,但他们睡的地方,也和富人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奔波一世,或许,只是为了能睡得舒服一些,或许只是为了吃得更好一些,但最后的归途,却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也许,人生就是如此,五光十色的世界,早就让人失去了本心,做什么事情之前,都会不经意间的去考虑得失,但兜兜转转之后,却猛然醒悟过来,自己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,原本那些自己在意的东西,到头来,不过是可笑的蝇头小利而已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否认应该计较的利益,只有足够的利益,才能让自己活得更加像一个,人!但他总觉得,他的这一生,除了这些之外,应该还有更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说,李鑫二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