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武长风兴冲冲的跑下楼,武长风却有些大失所望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叫卖之声仍在继续,只是叫卖的人,却不是自己要见的那个老者了,至于他口中所说的天价八宝菜,自然是鲜有人问津。

    仍不住好奇,武长风上前问道:“兄台,我没有听错?你这个八宝菜真的是五两银子一口?”

    对方打量了武长风一样,见他衣着还算华丽,不能与那些寻常百姓相比,原本带着些许恼怒的脸上,此时已经换成了一张笑脸。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就是五两银子一口,昨天张员外的长子,哭着喊着要将我这一罐买下来,我却只卖了他一口,不然公子哪里还能见到这罐八宝菜了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中年汉子所说,武长风并不如何相信,像他们这种为了赚钱的人,什么谎话不敢编了,他如果是在中院,恐怕会将这个张员外的长子换成是当今天子。

    骗人又不犯法,只要有钱赚,他们什么话不敢说了?

    武长风倒没有追究他的意思,只是他很好奇这位汉子所卖的,是否就是当日自己所尝的八宝菜。

    八宝菜虽然是美味,人间难得的佳肴,但与做菜的老者相比,这道才就不值一提了。

    对方既然能做出八宝菜这样的美味出来,说不定过些时日还能做出其他新鲜的菜式出来。

    易瑶瑶,从怀中掏出五两银子来,对那中年汉子说道:“来,给我来一口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见到银子,两眼瞬间变大了,原本满脸的笑容,现在已经变得极为谄媚起来。

    忙打开盖子,用汤勺舀了一勺放在一个小蝶之中,推到了武长风面前。

    武长风为了确定他所卖的八宝菜是不是自己要找的,也顾不得什么形象,伸手一抬,那一碟八宝菜已经落入了他口中。

    入口冰凉,随后便是一股浓烈的性辣味,冰火两重天,就是这个感觉。

    等享用完八宝菜,武长风猛然抓住中年的汉子的手问道:“你这罐八宝菜是从哪里来的,做菜的人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他一时激动,忘记了手上的分寸,这一抓之下,只疼的那中年汉子嗷嗷直叫,以为自己得知了什么人,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地求饶了。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,武长风倒有些不好意思了,忙在对方手臂上揉了两下,对方立时不疼了,而后在对方一脸警惕的神色之中,武长风急不可耐的说道:“大兄弟,你就告诉我吧,给你这关八宝菜的老者,他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极为肯定,对方的八宝菜就是来自老者,这种味道,也只有他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他有如此手艺,如果将他请回王府去,不仅是自己,二公子等人也能大饱口福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的眼色越发热切起来,仿佛那老者就在自己面前,而且答应了自己请求似的。

    然而,中年汉子的一句话,却如同噩梦一般,直接将武长风从幻想之中,拉回到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这关八宝菜是我卖来的,你可不能打我这罐菜的主意。”说话之际,丝毫不顾及自己仍旧有些疼痛的手腕,上前挡在了武长风身前,已经将八宝菜护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原来那老头贩卖八宝菜的方式都是一样,先给对方尝一口,让后再劝对方买下来,既不强逼,也不苦求,愿意买的他就买,不愿意买他就走。

    而这个中年汉子见过不少人吃八宝菜的神情,与武长风的震惊与兴喜没什么两样,虽然当时并没有几个人买老者的八宝菜,但他觉得很多人都会留恋这道菜,所以他大着胆子,借了五十两银子,一口气买下了十罐。

    这几日他一直在街上游荡,看准了时机,便将八宝菜拿出来兜售一番,果然如他预料的一般,八宝菜的价格虽然疯涨了,但求购的人却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从原来的十两一罐,变成了现在了五两一口。

    原来,他只是一个会做生意的人啊。

    武长风还以为老者接二连三的收到打击,以及失去了贩卖八宝菜的勇气,所以特地找了这么一个人,让他出来兜售,却没有想到,他只是倒卖一番,与老者根本就不认识。

    知道了事情,武长风满心的希望便化成了失望,但他还是不死心,又问道:“放心,我不会抢你的八宝菜,只要你告诉我那老者的下落,这一关我一百两包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武长风掏出白花花的银子,中年汉子口水都快留下来了,只是他确实不知道老者的下落,只能眼睁睁看着银子,却不能将他们装进口袋。

    见对方如此神情,武长风大致猜出了一个所以然来,抽出一锭银子来,对中年汉子说道:“即使你不知道他的下落,只要你告诉我有用的线索,这定银子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此时再也忍不住了,忙去抓武长风手中的银子,却不料武长风早有防备,轻松躲开了他这一抓。

    知道武长风这定银子也不是败给的,丝毫没有隐瞒的说道:“那老头疯疯癫癫的,我怎么知道他再哪里,如果你有时间的话,可以在这里等,我经常在这里看见他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皱起眉来,一脸不解的神色,既然他一直都在这里,为什么会让这个中年汉子钻了空子,将八宝菜卖到如此高的价格了?

    忍不住又问道:“这几日,你可曾看见他?”

    见中年汉子摇了摇头,武长风便确定了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定然是这个中年汉子见对方不在,所以才趁着这个机会出来贩卖八宝菜,既然如此,那老者现在又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难道说有人捷足先登一步,已经将老者请走了?

    随手将银子抛给那中年汉子,在对方感激的目光之中,武长风缓缓扫视一眼四周,将并没有老者的身影,他心中更加奇怪了。

    或许,自己真的和他没有缘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怅然若失的回到房中,简单收拾了一番,便继续朝着东林寺而去。

    他留在这里一晚上的时间,已经有些长了,毕竟三日的路程,自己已经浪费了一晚,追赶起来已经有些吃力了。

    而且,李鑫与王文平二人虽然看起来已经打算同舟共济了,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自己不再左右,他们或许真会闹出什么大事来。

    至于八宝菜的事情,也只有等自己有了时间,在亲自前来寻找一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