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给你们三天的时间,从这里到东林寺,任何一人没到,就算你们的考核不及格,到时候有什么惩罚,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二人的关系,武长风一直想要找一个办法来调解,毕竟两人以后相处的时间一定不会短,如果长期斗嘴下去,恐怕他们二人当真会生出什么间隙来。

    而自己这一路行来,除了五华寨因为藏佛砚的事情为难过自己以外,路上就没有遇见什么波折,而自己早先就想见识一下东林寺的武功,以前是因为武功不济,多少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但现在自己天尊诀已经学全,倒想领教领教东林寺的高招。

    所以他临时想出了这么一个注意,想要让李鑫二人多磨合一下。

    东山之地距离中原何止千里,就算是李鑫,恐怕只要日夜不停的赶路,三日之内才能赶到东林寺,至于王文平嘛,没有五天的时间,他恐怕难以到达。

    片刻的惊愕之后,李鑫脸上的厌恶便表现出来了,看王文平的眼神,如同看死狗一般。

    高傲,冷漠,藐视,不屑……

    几乎所有瞧不起人的眼神,都包含在了他这一瞥之中。

    王文平虽然知道自己轻功不如李鑫,但被李鑫这样看着,他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有什么了不起的,有本事你连续跑三天三夜试试啊,到时候看谁是死狗!

    用一种略微带着心虚的高傲眼神看了李鑫一眼,随后便将头偏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见二人如此不对付,武长风又重重说道:“我可说过了,你们二人任何一人没到,都算是考核没有成功,到时候可别我辣手无情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武长风阴鸷的眼神,两人心底不禁有些发虚,虽然他们知道这个大总管的性子,并不会真的将自己怎么了?

    但如果是让自己做自己最不想做的事情,比如打扫茅房、挑粪浇菜这样的活计,自己可是宁愿死也不会去干的啊!

    两人犹豫了一阵,便缓缓朝对方望去,见到对方一脸的哀求之色,又忽然将头扭向一边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过多久,两人的目光又重新交织在了一起,如此往复三次,武长风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们能互视对方,已经是一种进步了,凡事都需要一个过程,三天的时间,足够他们磨合的了。

    见两人只是两两相望,武长风摇了摇头道:“现在已经离日落时分不远了,你们如果还遮掩眉来眼去的话,我看你们干脆不用试了,直接认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俗话怎么说来着,士可杀,不可辱!未战先逃的事情,他们是绝对做不出来的,不试试,怎么知道自己二人不能在三日之内赶到东林寺。

    刚想询问武长风一番,却见武长风已经缓缓朝郭河镇走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骑马,只能用轻功!我会看着你们的,违规惩罚加倍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这么一说,两人原本的那么一点小希望,在武长风说出这句话以后,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这是人干的事情吗?这么远的路,你这是要累死咱们啊,有本事你跑一个试试?

    回过头来,却见武长风已经身形飘忽的朝着前方而去,看他的样子,似乎是不准备骑马了。

    大总管这一次,是来真的啊!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一咬牙,便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之所以先行离开,并不是因为他真的着急赶路,他本来以为可以在东山之地再次见到八宝菜,却没有想到,自己在岳王宗一呆就是一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还要将藏佛砚送还给东林寺,算算路程,已经超出了二公子给出的时间,如果再为了八宝菜耽搁一阵,二公子恐怕要着急派人来找自己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趁着李鑫二人赶路的时间,还想再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他又重新回到了运来客栈,见络绎不绝的人群来去匆匆,武长风的脚步却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者给他的影响,他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,只要他一露面,自己定然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然而,毕竟已经是掌灯时分,运来客栈门前虽然热闹,但这些人都是前来打尖住店的,偶尔能碰见几个没有吃完饭的,也都是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饭菜,又哪里有什么人贩卖八宝菜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有些扫兴,但却有些不死心,找客栈老板要了一间客房,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。

    他在岳王宗藏书阁待了一个月,其间除了吃饭上茅房之外,一直都待在藏书阁之中,身上那股臭味,他自己闻着都有点恶心了。

    等泡完澡之后,武长风要了一壶酒,就着几碟小菜,对这窗户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处房间,是他特意要来的,因为当初武长风一掌震碎了五华寨三位当家的一副,运来客栈的老板对他可是记忆犹新,所以武长风开口,他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。

    等一壶酒快要喝完的时候,武长风这才看见李鑫与气喘吁吁的王文平赶来。

    见二人头也不回的往前走,武长风忍不住叫住二人。

    “李兄,文平,你们不休息一晚再走吗?”

    见两人先是四处张望,发现自己之后这才一脸的喜色,但随后见到自己的模样之后,两人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哈哈一笑道:“即使你们不睡觉,填饱了肚子再走也不迟啊!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,难道你们没听过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随后同时哼了一声,理也不理武长风,便径直朝着中原而去。

    见两人难得一见的如此默契,武长风微微点了点头,随后便不再理会其他,叫来小二收拾了一番,便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因为他喝了一点小酒,还是因为已经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的缘故,这一觉醒来,武长风只见艳阳高照,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分了。

    糟糕,我的八宝菜!

    他之所以在运来客栈住上一晚,目的就是为了早上吃早点的时候,看自己能否有那样的运气,再次撞见那个卖八宝菜的老者。

    这一次,别说是五两了,就算是五十两,自己也要卖下一罐来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正在匆忙洗漱的时候,楼下忽然传来了一声叫卖声。

    “八宝菜,正宗的八宝菜,五两银子一口,机会难得,想要的赶紧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五两银子一口,自己真的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先前老者卖给他八宝菜的时候,那一罐不说百口,二三十口是有的,现在五两银子一口,那一罐岂不是要卖上上百两银子了?

    这个价钱,涨的也太快了点吧!不信,我得去问问他,他究竟是想卖八宝菜,还是在打劫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