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颜文清明白过来的时候,武长风已经告辞离开了岳王宗,至于颜文清的玉佩,自然是留在了李鑫手中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等三人下山的时候,武长风又看见了那两名守山的弟子,虽然惩罚二人的计划,因为张进的原因没有得逞,但看见二人敢怒不敢言的样子便知道,他们也没少挨训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就与他们没有什么过节,不过是因为李鑫罢了,所以看见两人静若寒蝉的样子,也懒得理会二人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不与他们计较,李鑫却不肯放过二人。

    当初他上山的时候,没少被二人为难,此时长老玉佩在手,他又怎么会放过报复的机会。

    等三人顺利过了关口,李鑫忽然对武长风说道:“大总管,我还有些事要和他们聊聊,你们在山下等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可记得,当初张跃群得罪了自己的时候,李鑫脸上就是这样一副神情。

    而上一次他说会注意分寸,结果将张跃群打成了猪头,这一次他说要聊聊,恐怕也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但对于这样的事情,武长风也懒得多问,随手一挥道:“咱们还有要紧事要办,你别耽误了时间。”

    看着李鑫一脸欢笑的转身而去,武长风也是无奈,这个李鑫,心眼怎么就这么小?

    不过,即使他这样认为,也不会阻止李鑫。

    谁没有点小毛病了,谁没有点脾气了?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,憋在肚子里时间长了,自然会找地方发泄,而他一直要跟在自己身边,到时候将这股怨气发泄在自己交代的事情上,对自己就十分的不利了!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李鑫离去,没有多久就回转过来了,看着他满脸的笑意,武长风就明白了那两个可怜的弟子。

    环顾一眼岳王亭,原本因自己几人而损坏的地方,已经被修缮好了,抬头望去,岳王山也已经不是那么的高不可攀,只要有那枚玉佩在,李鑫等人能随时上山,再也不用黑灯瞎火,偷偷摸摸的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只要这一身功夫不丢,则可以随时上山,想来,还是自身的实力比较可靠,到哪里都不需要别人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感慨一番,侧过头来,见李鑫二人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武长风在自己身上摸了一把,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问到:“我又不是姑娘,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?”

    李鑫口快,抢先说道:“大总管,你没事吧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看他紧张兮兮的神色,武长风不禁也有些疑心起来,自己身体好好的,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?难道说自己身上有什么古怪,才会让二人如此担心?

    一脸疑惑道:“没事啊,挺好的,你们这是怎么了,大惊小怪的,难道没见过帅哥啊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这么开玩笑,他们二人真的很想笑,可是,看见武长风的样子,两人却怎么也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见二人震惊的模样,武长风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两个人,有什么话就直接说,吞吞吐吐的真的让人很难受啊!

    脸色沉了下来,喝道:“文平,究竟是怎么回事,你说!”

    李鑫油嘴滑舌的,他可不能保证李鑫所说的是实话,相比李鑫而言,王文平就可靠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能看见我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这说的是什么话,我看不见你不就成了瞎子么?看来还是不能让两个人在一起,时间长了,连王文平都学会油嘴滑舌了。

    正欲斥责他一番之时,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,天尊诀练成之后,自己的五感明显加强,难道说,还有什么外在的表现不成?

    将斥责的话咽了回去,一脸疑惑道:“怎么,难道是因为我的眼睛?”

    王文平不住的点头,如同小鸡啄米似的,只是他忘记了身后的李鑫,腰身一痛之后,又如同拨浪鼓一般,不住的摇头。

    武长风觉得奇怪,他点头之后,为什么又摇头?难道说自己不仅仅是眼睛发生了变化?

    一脸狐疑望着二人,随后一脸严肃说道:“究竟是什么情况,你们为什么遮遮掩掩的,今天如果不说明白了,你们就不用跟我一路走了!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动怒,李鑫白了王文平一眼,随后一脸微笑道:“大总管,只要你觉得好,其他什么都不是事,你放宽心,确实没什么!”

    武长风能感觉到,李鑫虽然装作一副亲近的样子,但从他的眼神中,武长风分明看到了畏惧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长了三头六臂不成,居然让他怕成这样。

    一脸严肃说道: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不说实话,你爱去哪去哪,以后就别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武长风这句话不过是为了吓唬自己,但他还是不得不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一脸严肃说道:“大总管,你眼睛变成四个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怔,没有明白李鑫的意思,特意在自己眼睛周围摸了一圈,哪里有多的两只眼睛了?

    正欲发作,却听王文平不满说道:“大总管,你别听他瞎说,不过你确实有四个眼珠了!”

    双瞳,你丫的居然能说成是四个眼睛?武长风心中那个气啊,当初自己怎么没有从岳王山顶将他丢下来?

    虽然对李鑫极为不满,但他现在没有功夫收拾李鑫。

    双瞳对于自己来说,虽然并没有什么妨碍,但一个眼睛里面有两个眼珠这样的事实,恐怕很多人都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李鑫二人初见之时都吓了一跳,更不用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将自己一直在运转的天尊诀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一直有个习惯,就是即使不去刻意的看东西,也会运转天尊诀,这样不仅能提升自己的功力,也能提前发现危险。

    他刚刚得到天尊诀,没有想到练成之后自己会有这样的改变,一时高兴之下,更是忘记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此时停止了天尊诀的运转,不用二人开口,武长风已经从两人的神色中得到了答案,果然和天尊诀有关。

    随后,李鑫轻轻咦了一声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大总管这是变戏法呢,一个眼珠子变成两个眼珠子。

    如果继续放任他看下去的话,武长风不能保证,他会不会将自己的眼珠子掏出来看。

    轻咳了一声,一脸严肃说道:“今天你们见到的一切都不能说出去,不然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武长风又运转起了天尊诀,原本好奇盯着武长风眼睛看的二人,被武长风突如其来的这一下吓了一跳,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说出去的!

    看着两人一脸害怕的模样,武长风这才点了点头,而后一句话,却又让二人的脸色便得难堪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