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原本气势汹汹的颜文清,此时已经涨红了脸,他自以为自己做的那些事情,其他人并不知道,却没有想到,这件事居然连掌门都知道了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忍不住开口道:“既然你知道我做的这些事情,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,哪怕是简单的提醒两句,我也不会继续做下去了啊!”

    得,武长风算是看明白了,他哪里是待不下去啊,分明是活得很滋润嘛,本来还以为自己和他是一路人,现在看来,人家过得可比自己当年好多咯。

    亏得自己还担心他在宗门混不下去,好心好意的想要帮他,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,吃亏不讨好啊。

    只是话头既然是他引起来的,他总不能就这样走了吧,只能耐着性子,继续听他们说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提醒你?你自己说说你是什么样子,成天到晚的不见人,咱们想见道你都难,怎么提醒你了?”张进越发气愤起来,说话的语气之中,都带着蓬勃的怒意。

    颜文清虽然低下了头去,但还是小声嘟囔着说道:“我不是想让你们留意我吗?谁知道会是这个样子?早知道是这个样子,当初我就不该做这些事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算是完全弄明白,颜文清之所以弄成现在这般样子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年过四十,但分明就是一个小孩子嘛!都这么大的人了,做事还要引起别人的注意?

    颜文清说这句话的声音虽然小,但不仅是武长风,连张进也听见了。

    原本声色厉冉的张进,此时脸上也有了些许的愧疚。

    沉吟了片刻,这才一脸惆怅的说道:“是啊,当初咱们觉得,只要能让你吃得好穿得好,你自己做你想做的事情,就是对你最好的,但到了如今,我才幡然醒悟过来,咱们这些年的做法,不但对你半点帮助也没有,反而是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见颜文清一怔,随后一脸不解的望向张进,只听张进继续说道:“谁都不可能陪谁走完这一生,任何人都需要独自面对与处理一些事情,现在咱们还在,有许多事情咱们都能替你做了,但眼见咱们年岁越来越大,留在这世间的世间也不多了,而你,以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,等咱们百年之后,你还是要独自面对你自己应该面对的事情,到时候你如果出了什么事,咱们就真的没脸见师父了。”

    颜文清听见他这番话,眼眶中已经氤氲一片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自从父亲离世之后,他在世界上所能仰仗的,就只有他这些师兄弟了,所以在二师兄继承了掌门之后,他极尽一切努力,想要引起二师兄等人的注意,以期能找回,当年父亲对自己那般的疼爱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自己无论做什么事情,他们只是微微一笑,似乎丝毫不放在心上,即使自己无理取闹之下,将名门望族的弟子赶下山去,他们也只是淡淡的说一句没有关系的话,随后便任由自己瞎折腾,他们却各自忙各自的去了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自己在他们眼中似乎不那么重要了,自暴自弃之下,才会有了如今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想到的是,自己这极为师兄一直留意着自己,自己的一举一动,他们都了如指掌,他们之所以不说,不过是因为怕过多的干涉自己,而让自己这个只有名义的长老难堪。

    就连今天大殿之上,自己更是因为武长风的三言两语,便与师兄闹翻了脸面,这样的自己,实在是有愧师兄对自己的厚爱。

    一时没能忍住心中的激动,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所有的话语,在看见张进一脸的怅然之后,却都哽在喉头,只能这般看着他,而无法说出一句自己内心的话来。

    见到如此情形,武长风不禁有些动容,刚想开口,却见其他几位长老已经开始劝解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师兄弟的关系,还是挺好的嘛,自己这是操的哪门子心,居然管到别人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摇头苦笑的同时,便想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只是他刚抬起头来,却发现颜文清一脸仇视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干嘛,我又没得罪你,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

    “都是你挑拨离间,如果不是因为你,师兄也不会如此惆怅,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,但敢在我岳王宗搬弄是非的,我决计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看着颜文清一脸怒气的模样,武长风倒着实有些心虚了,对于大殿之中的事情,他确实有些责任,此时见颜文清发怒,他到不知道如何自处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颜文清动手,张进已经开口喝道:“四师弟,你想干什么?难道你胡闹的还不够,还想绝了我岳王宗的传承不成?”

    颜文清一怔,定定的看着张进,他心中现在如同灌了一团浆糊一般,百思不得其解啊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,我说的可是实是啊,如果不是他,咱们也不至于大打出手,如果不是他,师兄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的留意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不知道,但被人关心的感觉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张进不愿说得太过直接,话锋一转说道:“今天如果不是武大总管,我也没有勇气和你说出这番话来,你不感激他就算了,还想和武大总管动手?”

    颜文清这才恍然,知道自己不过被冲昏了头脑。

    这件事自己确实需要感谢武长风,如果不是他,自己还不知道师兄对自己的关注,只是自己已经动手,这脸面上也说不过去啊。

    是以只是倔强的立在那里,既不道歉,也不后退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模样,张进又欲发作,武长风却抢先开口道:“好啦好啦,调教他的事情可以慢慢来,不急于这一时,不过四长老说的对,这里面确实有我的不是,在下在这里给各位陪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大方得体,张进心中更加气闷,别人只是二十出头的后生,都如此懂得推让,他一个年过四十人,居然连一点人情世故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江湖之中,又岂是如此简单的打打杀杀了?

    然而,张进一脸失望的同时,颜文清的表现,却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说出先前那番话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吧,他自己都承认了,如果不是他,咱们又怎么会闹到现在这般窘境?”

    张进心中那个气啊,真想一巴掌拍死他。

    客套懂不懂,谦虚懂不懂,人家那是真的在道歉,真的觉得是自己错了?你丫的也太笨了,居然连这些礼节都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