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一套天尊诀使完,大殿之中变得极为安静下来,武长风环视众人,只见这些人或闭目沉思,或随手比划,无一不沉浸在自己刚才所演示的功法之中,就连平日里向来随意的颜文清,此时也冥思苦想起来。

    见众人如此,武长风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座位之上,等了半晌,这才突然听张进大喝一声道:“好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,倒是将武长风吓了一跳,自己不过是将你们宗门的不传武功演示给你们看了一遍,你有必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吗?

    虽然如此,武长风还是淡定的点了点头,而后微笑道:“既然各位已经看了我的武功,那咱们接下来谈点正事吧!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对于颜文清的遭遇,他居然有些同情起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颜文清与自己接触最多,自己对他有些好感吧,又或者是因为自己拿了他的玉佩,才能在藏书阁之中找到天尊诀,出于感激,自己理应帮他,更严重一点的说,是自己刚才坑了他一把,为了弥补自己的愧疚,他不忍见颜文清继续潦倒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,在武长风的内心,这些理由都站不住脚跟。

    自己与他接触之时,他可对自己没安什么好心,只是在发现了自己身份之下,为了不影响岳王宗的名声,才对自己礼敬有佳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更是他主动找到自己,佯装大度之下,这才有了赠送玉佩这一处。

    至于大殿之上发生的事情,他不过是述说了一个实是而已,自己虽然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,但也让他看清了他这几位师兄对他的情分,再怎么说,也只是相互利用,也有所得罢了。

    非要扯什么感激愧疚的话,似乎有些牵强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就是想要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细细回想自己与颜文清相处的每一个细节,武长风真真切切感受到,以前自己与他,似乎是同一类人。

    都是被其他人所抛弃,不被人重视的一类人,然而,两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梦想与目标,只是因为各种条件而无法事实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武长风固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约束,而颜文清却还在着深不见底的泥潭之中挣扎。

    对于颜文清的帮助,或许,就是对以前的自己的帮助吧。

    当初在书院之时,如果有人能拉自己一把,自己也不用卖力的讨好二公子,以至于差点将自己的性命都丢掉了。

    他不愿颜文清步自己的后尘,所以,他决定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张进本来见武长风所用的这一套功法极为精妙,只等客套一番之后,便与几位师兄弟好好总结一番,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不肯走了。

    诧异之下,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正事?难道武大总管还有什么吩咐的吗?”

    见张进一脸不情愿的模样,武长风不留痕迹的拍了李鑫一下,只是轻微的力道,差点让李鑫没有站稳。

    忘记了,天尊诀练成之后,自己武功已经今非昔比了。

    咳嗽了两声,压低了声音道:“作为代理长老,难道你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吗?”

    李鑫微微一愣,不知道武长风指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虽然成了这个代理长老,但他却不想和武长风分道扬镳,说好的,自己还要跟着他吃肉喝汤,实现自己的理想呢!

    待在这个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岳王宗,自己恐怕要英年早逝呢!

    眨巴了两下眼睛,一脸茫然道:“我没什么可说的啊,要不你自己来吧!”

    说话之际,已经将长老玉佩丢进了武长风怀里,不等武长风起身,已经一溜烟的躲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,重新拿起了玉佩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是岳王宗的弟子,但他知道这枚玉佩的重要性,正如同凌王府的腰牌一样,是不能随意调换的,李鑫方才轻慢的举动,恐怕会将他们这些人惹怒。

    有些歉然的抬起头来,却发现先前众人脸上的那一丝愁云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,却是一脸的欣然。

    见了鬼了,这都是一群什么人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之后,武长风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,定然是自己方才的那一套武功让他们相信,自己所学的就是天尊诀,能找到一个会宗门失传已久的绝学的人当长老,他们求之不得,哪里会有什么不情愿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得干咳两声,将自己先前的歉然掩饰下去,微微一笑道:“吩咐不敢当,既然我拿了这枚玉佩,算是岳王宗的人了吧?”

    见众人均点了点头,武长风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既然是岳王宗的人,那岳王宗的事情,我是不是可以插上两句嘴了?”

    他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,只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心理,这件闲事,他还真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等众人面面相觑的点头同意之后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四长老,你现在可以说出你自己的想法了!”

    颜文清一直沉浸在武长风演示的武功之中,并没有仔细听武长风说话,此时冷不防听见自己的称呼,惊讶之际抬起头来,只见武长风缓缓朝自己点了点头,一副坚定的神色让自己觉得极为放心。

    他这才明白过来,先前自己逼问的事情,在自己被擒之后,便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此时有武长风在一旁为自己撑腰,他居然莫名生出一股勇气来。

    朝众人扫视了一眼,而后对张进说道:“我只想知道,我在你们眼中,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武长风一拍自己额头,暗叫一声糟糕,你这个笨蛋,说话能不能这么直接?你这么问,他们会说实话吗?

    果然,几位长老还给他同样诧异的眼神,七嘴八舌的点头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虽然对宗门没有什么贡献,但也没惹出什么大事来,我觉得挺好啊,逍遥自在的多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如今的成就,都是师父给的,他老人家临终将你交托给咱们,让咱们好生照看你,幸不辱命,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师弟,你多虑啦,咱们没有别的意思,只要你好好的,咱们对你没有什么意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倒让颜文清有些头晕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如此闹腾下去,今天恐怕是没有什么结果的,刚想出口制止,却听张进带着怒气的话语传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就别给他戴高帽了!”见颜文清望向自己,张进却并没有闪躲。“你自己的德行,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?整日待在你那个小院之中花天酒地,难道真当咱们是瞎子?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想帮颜文清说两句好话,好让他能在宗门内继续待下去,却没有想到,张进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,微微一愣之下,似乎看出了张进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彻底的摊牌啊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