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等武长风开口,张进已经开口说道:“不知道武大总管这套武功,是从哪里学来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的武功,他们自然没有什么可说的,就目前武长风的实力来看,自己几人联手估计都不是他的对手,但天尊诀对于岳王宗来说,实在是太过重要,即使他不要自己的脸面,也需要将此事问个明白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武长风听他询问,一脸恍然道:“哦,你问的是我武功啊,我在天岳书院待了十年的事情,你们恐怕都知道吧,如果你们有什么疑问的话,可以去天岳书院问问!”

    武长风自然知道他问的是关于天尊诀的事情,但想到他们先前的举动,武长风就心中不忿。

    我招你惹你了,你要将我困在藏书阁之中?如果不是我先练了天尊诀的残篇,将脑海虚空铸成了,此刻我哪里能站在这里,和你们谈论这些事情了?

    一个人的一生能有多长,心怀叵测的浪费自己的时间,只是这一点,就足够将你们一个个杀掉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对你们动手,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想要我说出天尊诀,没门!

    张进好容易看见了希望,如何能相信武长风这几句敷衍的话。

    尴尬一笑道:“方才是咱们不对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武大总管见谅,大总管如果方便的话,咱们不妨坐下来聊。”

    见这些人均是一脸诚惶诚恐的模样看着自己,武长风勉为其难的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是现在这样的情况,你们当初干什么去了?

    很快,便有岳王宗的弟子奉上茶盏,这一次的安排,已经将武长风放在了大殿的首位,由此可见,这些人对武长风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大总管这几日在藏书阁之中,可有什么收获!”等众人坐定,张进便首先打开了话头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是微微一愣,没先到这个张进也不笨啊,只片刻的功夫,便想明白了自己武功的来处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为难岳王宗的意思,也没有想着将秘籍偷盗出去,那本没有名字的天尊诀,仍然放在藏书阁之中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做,并不是出于什么同情,只是天尊诀实在太过深奥,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懂的,如果不是因为他先得了医仙的那一部分残篇,他相信自己也很难看懂那幅图。

    即使天尊诀留在岳王宗,没有极高的领悟之人,看那幅图无异于在看一副人体经脉图。

    所以将天尊诀放在岳王宗,他并不担心有其他人能够学会。

    武长风点了点头道:“收获倒是不少,尤其是你们那本《堂前礼后》,里面所写内容虽然平淡,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却极为深远,能有如此收获,还多亏了张掌门的慷慨啊!”

    那本堂前礼后他早就在凌王府见过了,对于其上的内容已经滚瓜烂熟,即使现在他们要自己背出来,自己也能保证只字不漏。

    然而岳王宗的那一本,他只是粗略翻看了一番,见与凌王府的抄本一模一样,便随手放在一旁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武大总管在藏书阁之中,看一副经脉图便看了三日,不知道那副经脉图,武大总管可看懂了?”张进小心翼翼的问道,想从武长风的神色中看出些什么来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失望的是,武长风脸上除了淡淡的笑容以外,又哪里有什么其他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微笑道:“似是而非,但有连贯不起来,我虽然看了三日,但却不得其法,如果贵宗有人能看懂那本书,我愿意用这枚玉佩交换。”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手中的玉佩,众人脸色再次变得难堪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为了这枚玉佩,才和武长风闹翻的,现在武长风重新提及玉佩的事情,看来他心里的结还没有过去啊。

    张进赔笑道:“区区一枚玉佩,武总管若是喜欢就拿去,不过这枚玉佩的寒意,武大总管可清楚?带着这枚玉佩,武总管以后就是咱们岳王宗的长老了!”

    李鑫没有想到,张进居然转变的如此之快,先前还嚷嚷着要将自己等人留在这里的,现在居然直接将大总管奉为长老了,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他们就不怕有人对他们岳王宗不利?

    王府与宗门之间,毕竟还存在着一层隔阂。

    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形,当初自己就不该将玉佩给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因为武长风的武功,如果是自己拿了他们的玉佩,恐怕早就死在他们手里了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遐想不断,但嘴上却没有说半句话,便在此时,他觉得手心忽然一沉,抬起头来,却发现那配玉佩已经落在了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而后便听武长风缓缓说道:“忘了告诉各位了,这枚玉佩是李兄的,如果李兄愿意的话,众位可以将他奉为长老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此时又已经拿到了天尊诀的全篇,即使江湖上知道了自己与岳王宗的关系,有自己的威慑在,他们不会将岳王宗怎么了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王府的大总管,不想给玩法招惹出什么是非来,而且他不打算在凌王府久待,所以这层关系还是让给李鑫比较合适。

    他既不是凌王府的人,又是自己的心腹,由他来当这个长老,日后遇上什么难事,自己也能调度他们岳王宗的人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如此做,张进等人就苦了脸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是因为天尊诀的缘故,这才破例将武长风一个外人提为长老,有凌王府大总管这一层关系,再加上天尊诀的威慑,至少能有个说法不是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们同样要面对宗门弟子的质疑,以及江湖上其他宗门可能的恶意,但为了天尊诀,他们这点牺牲还是能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玉佩落在了李鑫手中,他们就有些为难了,毕竟李鑫除了轻功了得之外,对岳王宗可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跳脱的性子,自己等人可是见识过的,将他奉为长老,恐怕又是下一个颜文清,这样的局面,可不是他们想要的啊。

    然而,提及奉为长老的话已经出口,他们总不能收回这番话吧,这不是明白的自己打自己的脸,失信于人嘛!

    张进只得苦着脸说道:“既然玉佩是李兄的,李兄来当这个代理长老也是可以的,不过大总管仁义无双,不会平白无故得了这点便宜吧!”

    呵,给我戴高帽?不过,我喜欢!

    既然你们想见识见识天尊诀,那我露两手给你们瞧瞧便是!

    言罢,轻身而起,在大殿之中演示起天尊诀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