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武长风这样的问题,张进也没有办法掩饰过去,因为在几个师兄弟之中,他的责任是最大的,处理宗门事务的同时,哪里还有先行去管这个不听话的五师弟了?

    眼见颜文清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他不愿再继续深究这个问题,朝武长风冷冷道:“果然不愧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好厉害的一张嘴,咱们宗门的事情,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嘴,来人,将他拿下。”

    听张进一声令下,原本就对武长风不满的其他几人,此时腾的站起身来,欲将武长风围住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身形还未动,颜文清已经挡在了武长风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错,命令是我下的,你们有什么事就冲我来!”

    他这一举动,不仅出乎了张进等人的意料,也让武长风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小伙子,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,你这就当真啦!

    既然他愿意出头,自己给他这个机会,将他自己这几个师兄的嘴脸看清楚也好,是以只是站在一旁,冷眼旁观这一场师兄弟厮杀的大戏。

    见颜文清出来阻拦,众人便将这个难题抛给了张进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一脸的询问之色,张进只是觉得无奈,自己这个师弟性子柔弱,少经世事,太过容易相信别人的话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三言两语,便让他拔剑朝向了自己,以他这样的性子,如果是在宗门外,恐怕被人害了,还将对方当成兄弟呢!

    对于这样一个累赘,其实他也有些想甩掉的意思,只是师父临终之前,将掌门的位置传给自己的时候,更是将他这个儿子交给了自己,如果颜文清真的有什么闪失的话,自己又如何向师父交待了?

    叹口气道:“师弟,你糊涂啊!咱们之间的事情可以坐下来慢慢说,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尽管说就是了,他毕竟是个外人,所说的话不能轻信啊!”

    不等颜文清开口,武长风已经开口道:“坐下来慢慢说?我看是继续骗他吧!这些年来,你们可有教他一星半点的东西?以为给他吃穿用度,就能满足他了?你们可曾真正关心过,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番话,如同一桶汽油浇在了火苗之上,瞬间便将张进强行压在心中的怒火点燃了。

    “住嘴!”

    言罢,也不管自己的身份,飞身而下之际,已经朝武长风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紧张,小声在颜文清耳边说道:“你看吧,他们无法掩饰下去,就只能选择动手了,你不过是想为宗门做点贡献而已,他们连你这样的想法都不知道,枉你还如此信任他们!”

    原本还有些狐疑的颜文清,在听见武长风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之后,心中原本的顾忌尽去,取而代之的是熊熊怒火。

    也不管自己师兄弟多年的情分,出手便迎上了张进这一掌。

    众人均以为颜文清只是说说而已,并没有真的准备出手,却没有想到,他居然为了武长风而与掌门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“五师弟,休得胡来。”

    余下三人呼喝一声,已经朝着颜文清扑去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,五人顿时打成了一团,有顾念师父情分的大师兄,担心颜文清不敌他们,帮忙回护的,也有见颜文清对掌门师兄动手,要将颜文清拿下的三师兄与四师兄。

    见他们动起手来,武长风倒显得格外轻松了,因为从他们的招式之中,武长风已经确认,他们几人却是没有一个会天尊诀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已经是年过半百之人,但想要拿下自己,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等众人扭打一阵之后,武长风骇然发现,他们五人之中,居然数颜文清的武功最好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这个师父也是藏了私心的,有些本事居然没有交给他这几位师兄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颜文清武功虽然不弱,但二长老只是出手阻拦其他人伤害颜文清,并没有帮助他对抗张进等人的意思,所以颜文清最终还是被叶书文等人拿住了。

    收拾了颜文清之后,张进这才转向武长风,冷冷道:“武大总管今天想看的笑话已经够多了,咱们岳王宗的丑事绝对不能传出去,所以,大总管见谅了!”

    言罢一掌拍出,直取武长风的面门而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早就见识过他这一掌,劲力不足,却极为灵活,只要自己躲闪,这一掌便如同鼻涕一样黏上自己了。

    而他刚刚将天尊诀练成,还没有机会试手,此时正好拿张进开刀,验证一下天尊诀的威力。

    面的张进的这一掌,武长风没有丝毫闪避的想法,同样徐徐一掌拍出,四周的空气,如同海上翻涌的巨浪,一波接着一波,朝着张进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天尊诀!

    虽然他们并没有修炼过天尊诀,也没有见识过天尊诀的威力,但天尊诀席卷而出的掌力,他们可是听师父真真切切的讲过。

    虽然劲力不能与师父描述的相比,但气势却与天尊诀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,是怎么学会天尊诀的?这门功夫,不是已经失传了吗?

    作为天尊诀的发源地,整个岳王宗都没有人会天尊诀,武长风一个外人,居然学会了天尊诀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仿佛是一场噩梦,梦中的自己明明是用长枪的,结果长枪却在别人手中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这无异于是此落落的打脸,而且,生疼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诧异的瞬间,武长风荡气回肠的掌力,已经席卷了众人,就连被押着的颜文清也无法幸免。

    等众人站起身来的时候,武长风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这些人。

    见到对方惊讶诧异的眼神,武长风可以确定,自己所练的定然是天尊诀无疑了。

    微笑道:“我不过是说了一个事实而已,你们又何必赶尽杀绝了?但张掌门说的对,这些都是你们宗门的事情,我一个外人,不方便多嘴,既然各位手下留情,不想取我的性命,我也不打扰各位,就此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正欲转身,张进忽然开口道:“武大总管,等等!”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结果,武长风是颇为满意的,毕竟自己已经摸清了岳王宗的实力,忌惮自己之下,他们不会对凌王府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听见张进阻拦的话,武长风还是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怎么着,难道非要将你们打疼了你们才肯放我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