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刻之后,武长风等人进了大殿,行礼之后,武长风便发现一脸尴尬的颜文清,正时不时的偷眼瞧着自己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四长老,最近身子可还好?”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在干什么,但武长风可是亲眼见到他进的院子,里面春光无限的样子,不用想也知道他都在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七斤的月华子,也难为他了!

    颜文清就是因为武长风,才会被掌门断水断粮近半月,不然,他也不可能来找自己这个二师兄了。

    然而,玉佩毕竟是自己答应送给李鑫的,找他们要回来,自己岂不是很没有面子?

    匆匆一礼之后,便急不可耐的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个,掌门,我还有点事要处理,就不和你们多说了,你们聊着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刚转身,张进便用冰冷的声音说道:“你急着上茅房?屁股没擦干净就想走?”

    颜文清一愣,只能惨笑着停下了脚步,见众人均是一脸忍俊不禁的模样瞧着自己,只能自己给自己圆场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说话越来越幽默了,都会讲冷笑话了,我屁股干净这呢,不用擦了!”

    原本就忍俊不禁的众人,此时哪里还憋得住了,听颜文清说完,大殿之中已经爆出了欢笑之声,即使是一脸严肃的张进,此时脸上的神色也缓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四师弟性子虽然跳脱了些,但他这种活法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?

    顾及到武长风等人在场,他并没有深挖下去,转而咳嗽了两声,止住了大殿之中的欢笑。

    “武大总管在这里可待得习惯,不知道来大殿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这座大殿位于岳王宗的山顶,从这里俯瞰下去,可以看尽整个东山的风景,而大殿的位置,便决定了进入其中的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别说是武长风这样的外人,就是宗门寻常弟子,不得长老们传召,也不能随意进入。

    张进并没有斥责武长风冒闯之罪,反而问他是否适应这里,足以见得,他对武长风也心存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毕竟凌王府的大总管是自己宗门弟子的事情传出去,岳王宗的名声想必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是心中冷笑,还想用花言巧语将我留下来?

    “承蒙张掌门热情招待,不仅是在下,他们也过得不错,只是咱们出来时日已经不算短了,有些急着回去,特意前来,就是为了跟各位道别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已经听见了他们所说,那玉佩的事情不用自己提,他们也会说出来的,占据主动的权利,对自己多少有些好处。

    虽然这枚玉佩在岳王宗象征着长老的权力,但对于武长风来说,到了凌王府,他只是一枚玉佩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能好声好气的与自己说话,自己未必不能将玉佩还给他们,但如果想使些手段伎俩,逼迫自己叫出这枚玉佩玉佩来。

    对不起,我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果然如武长风所料的一般,只见众人均是一脸诧异的望向自己,仿佛自己方才所说的事,有多么惊世骇俗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便听见张进略微有些不快的语气说道:“武大总管想要离开,也不用亲自跑上大殿来吧,山下守山的弟子,也不会放你们过来的,看来武大总管来此的目的,不只是为了辞别吧!”

    聪明!

    这是武长风听了张进所说之后,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词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离开之时应当向你们知会一声,但你们既然将咱们放在了半山腰,就没有将自己真正放在眼里,这样的待遇,还轮不到自己亲自上来向你们道别。

    只是他既然来了岳王宗一趟,不可能只是在藏书阁待了一个月便离开,岳王宗的情况,他多少要打听一点出来的,无论是单纯的了解岳王宗也好,还是为了防范于未然也罢,自己上一趟岳王宗的山顶,也算是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说只是因为这件事他觉得张进聪明的话,那也太低估武长风一句赞赏的话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张进虽然只字未提玉佩的事情,但他话语中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也能猜出来,守山弟子不让他们上山,他们又是怎么上来的?自己可没有听见半点动静,他们就已经上来了,如此说来的话,他只有动用长老的玉佩,才能做到这般。

    提及山下的守山弟子,为的就是让无处先说出玉佩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可没有那么傻,会自己主动送上门去,微微一笑道:“什么守山弟子,咱们没看见啊!”

    李鑫二人不约而同的望向武长风,脸上写满了诧异。

    大总管这个骗人的本事,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啊,两个大活人与自己争论了半天,他们可不会相信武长风是个瞎子。

    与李鑫二人一样,大殿之中的其他人也是一脸惊愕的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什么?没看见守山弟子?那他们去哪里了?

    不及多问武长风,张进使了个眼色,在侍立一旁的弟子身边低语了几句,那名弟子便飞快的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不用问,定然是去找那两个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下可将他们害苦了,无论他们见没见过自己,这一顿责罚,恐怕是难免的了。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便见张进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武大总管真会睁眼说瞎话,我岳王宗的弟子,又岂会做出擅离职守的事情?大总管用了什么手段逼迫他们离开,还请大总管明言。”

    张进一口一个大总管,语气之中的怒意已经很明显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也清楚,自己再装糊涂下去,就是将自己当成了傻子,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,自己没有必要再假装下去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其实也没什么,我看他们站久了,让他们活动活动,现在如果追的话,不到山脚下就能见到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还是不提玉佩的事情,只是逼张进先说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没想过吞下这枚玉佩,但他们的做法实在有些气人,如果自己不是又过目不忘的本事,藏书阁那些书,自己翻遍了之下,恐怕也要个三年五载,能在一个月的时间找到天尊诀,已经是自己的万幸了。

    不然自己中了他们的圈套,凌王府可要大乱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如果不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,武长风是不打算将玉佩交出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