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李鑫半晌不说话,而是用一双看待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,武长风不悦道:“你就是一个闲不住的性子,能老老实实待在院子里不出来?快点说吧,打听到什么消息了?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说,李鑫脸上的诧异这才减少了不少,如果大总管不这么解释一番,他可真要将武长风当成神人一样看待了。

    咳嗽了两声,将先前的狐疑掩饰过去,随后却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其他的消息确实没有打听到什么,但我却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本来一脸得意的李鑫,准备向武长风邀功的时候,却发现武长风原本嬉笑的脸上,变得极为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谈正事的时候,还真不能和大总管开玩笑。

    忙收敛起自己那点得意,换上了一脸的严肃,郑重说道:“前两次我出去,他们并没有留意,但后来只要我出了院门,就会有两个人跟在我身后,一来二去之下,我就什么消息也没有打听到了,不过那两个人确实奇怪,值得留心一番。”

    王文平早就看不惯李鑫那副嘴脸了,此时见有机可乘,冷嘲热讽道:“没打听消息就是没有打听到,扯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李鑫本来就在小心翼翼的说话,此时被王文平冷不防的一刀戳了心窝,脸上露出不悦之色,对王文平喝道:“谁说我没有打听到消息了,那两个人的本事不一般,难道这不是消息?”

    对于李鑫口中的二人,武长风没有什么兴趣,既然天尊诀已经拿到手了,岳王宗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对自己有价值了。

    倒是李鑫与王文平二人这般,倒让他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以李鑫的身法与王文平的性子,他并不担心两人会打起来,只是两人不怎么和睦,以后又怎么同舟共济,共同进退了?

    虽然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,只是因为自己才走到了一起,但两人既然打算跟着自己,那以后他们少不了接触,这样争吵下去,恐怕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眼见二人越吵越烈,武长风咳嗽两声,目光同时扫了二人一眼,这才让争吵的二人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见两人都不说话了,武长风这才说道:“怎么?这一个月的时间,你们都混熟了?”

    令武长风感到诧异的是,这一次两人的举动居然一模一样,两人同时别过头去,一脸不屑的神情,已经完美的回答了武长风这句话。

    熟,但是熟悉的是对方的缺点而已。

    看见二人如此,武长风不禁摇了摇头,你们这是要闹那样,难道这种事情也需要我亲自处理?

    但是看二人的神情,指望他们自己调解的可能性不大,将此事记在了心中,便一脸无奈的朝着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李鑫二人虽然在岳王宗做客了一月,但半山腰以上的地方二人还从来没有去过,此时见武长风朝着山顶而去,两人均想一饱眼福,当下撇开与对方的私怨,快步跟在了武长风身后。

    如李鑫前两次上山一般,三人刚到山崖拐角处之时,两名岳王宗弟子已经出现在了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岳王宗重地,外人不得入内,还请三位见谅,这便请回吧!”

    老实说,这个地方李鑫已经来过不下十次了,但每次到了这里,这两个人便会准时出现,无论白昼,不分饭点。

    当真是尽职尽责,一点也不含糊啊!

    他有几次想试着闯过去,却因为这一处拐角如同一个半圆形的拱道,加上山间道路的狭隘,两人只要站在那里,任你武功再高,也难以硬闯上山去。

    虽然连番的失败,李鑫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好意思,反而听了两人的话,他便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小英小武,你们这句话说了多少遍了,累不累啊!”见两人并不理睬自己,李鑫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你们可以拦我,但这位你们可知道他是谁吗?得罪了他,你们可没安生日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李鑫极为不满,但两人听了他所言之后,还是忍不住朝武长风打量了两眼。

    见自己并不认识他,也没有听几位长老与掌门打过招呼,脸上的狐疑之色尽去,又恢复了先前的冷傲。

    “非我岳王宗弟子,不得长老们许可,任何人都不能上山,这是岳王宗的规矩,还请各位体谅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话之时倒是颇为客气,武长风也不想为难他们,真准备掏出长老玉佩,让他们放行的时候,李鑫却抢先一步说道:“呵,你们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凌王府大总管你们可听说过?敢当咱们大总管的路,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!”

    对于李鑫的吓唬,两人丝毫不为所动,但武长风的名字,他们还是听说过的,好奇之下,忍不住又打量了武长风两眼。

    见其衣着打扮,似乎与师兄弟们近日谈论的藏书阁的一个傻子颇为相识,而且听说他是因为拿了四长老的玉佩,所以才能进藏书阁的。

    能进藏书阁的里间,却只是翻看一本谁都看不懂的医术,这样的人,不是傻子就是有病,即使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看来也只是因为沾亲带故的关系。

    脸上的不屑神情更盛了几分,冷冷道:“无论何人,无论何事,没有长老们的命令,谁都不能上山!”

    只一句话,便将李鑫僵在了原地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原本站在一旁的武长风,此时不得不站出来说两句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在此值守,应当认得长老的玉佩吧!”

    别说是长老的玉佩了,就连掌门的玉佩他们也没有少瞧过,但不知道武长风为何会如此问,两人均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与二人废话,掏出怀中的玉佩说道:“见长老玉佩,如同见到长老本人这句话,相信二位没有忘记吧!”

    岳王宗的规矩,岂是他们敢忘记的,两人隐隐猜到了武长风想要干什么了,一股不祥的预感朝二人袭来,原本身子站得笔直的二人,在见到了他手中的玉佩之后,更是矮了一节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如此,那现在我说的话,可与长老说的话是一样的效果?”

    两人原本趾高气昂的神情,此时已经化为了乌有,留在他二人脸上的,只有恐惧,因为武长风的语气,已经有些不大对劲了。

    而后,两人便清清楚楚听见了武长风所说的每一个人,而且,两武长风的语调,也牢牢记在了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从这里跑到山脚下,然后再跑回来,记住,不能用内力!”

    我的天,这可是来回十里的路程,而且还是陡峭的山道,来回两趟的跑,自己这条命算是去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人干的事情嘛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