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王宗藏书阁内收集的书卷虽然极为丰富,囊括了当世武林近一半的武学,然而与天尊诀相比,其他武功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所以在武长风找到天尊诀之后,便对藏书阁内其他的秘籍失去了兴趣,一连三日的时间,武长风都在翻看那本没有名字的天尊诀,以至于令不少前往藏书阁的岳王宗弟子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听见那些岳王宗弟子或是冷嘲热讽,或是怜悯同情,或是不屑一顾的谈论声,武长风能说什么,能做什么?

    这些人,真是身在金银山中而不自知,还一直苦苦追寻天底下精妙的武功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将整本秘籍完全记在脑海之中,便在藏书阁值日长出一口气的轻松神色中离开了藏书阁。

    自从武长风让赵冲不用给自己送饭以后,这件事便交给了这个当值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出来的时候,外面已经是阳春三月的天气了,微风夹裹着淡淡的不知名的草木气息,干枯的树枝上,已经泛出了点点绿意,山涧之中时不时传来的清脆鸟叫之声,已经将整个岳王山唤醒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处在岳王山上的岳王宗弟子,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,刻苦修炼才是他们需要做的事情,起早贪黑才不至于被师父门责骂,以至于自身周遭的一切改变,在他们眼中,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如此如诗如画的情景,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,正如他们这些勤修苦练的弟子,背后的心酸又有谁知道了?即使他们真有功成名就的哪一天,又有谁会在意他们的成就呢?

    或许,仰望是一种态度,能让人奋力拼搏的向前走,只是仰望的高度如果超出了自己的视线,这样的仰望,便成了幻想。

    当幻想变成现实的时候,他们这些人又应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,因为这样的情形,已经不会在他身上发生了。

    不管天尊诀究竟有什么奥妙,能带给自己多大的好处,但他的第一个目标,已经实现,接下来他需要做的事情,就是勤修苦练的同时,找出那些隐藏在黑暗之中,逍遥法外了近十年的幕后之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模样,也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血债,需要血偿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不能体会,一个失去了双亲的少年,是如何在黑暗之中,幻想着自己父母的疼爱,也很难清晰的感知到,一个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小孩,是如何长大成人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却清楚的感受过,他就是在思念与艰难之中走过来的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无论对方是德高望重的老者,还是心狠手辣的枭雄,在武长风眼中,他只是一个残忍杀害了自己双亲,让自己变成了孤儿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他曾经一次次幻想,一次次构思,对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最后在他脑海中形成的,却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。

    对方有能力灭掉帮助医仙的众位武林高手,就能轻而易举的将自己抹杀掉,面对这样的存在,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是渺小的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的武长风已经今非昔比,天尊诀给予他的,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改变,武功的强横,才是傲立当世的资本。

    以往他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为了累积这些资本,好在自己足够强大之时,能够完成心中一直幻想的那个情形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资本已经足够雄厚,是时候将自己展现给世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心思的起伏,让他有些激动的同时,还忘记了感知周遭的一切,及至李鑫二人出现在他眼前,武长风这才收拾起了激荡的心情。

    见两人一脸微笑朝自己迎来,武长风同样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这两人或许和自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但在二人身上,他能清楚的感觉到,莫名的亲切与信任,在他们面前,自己不需要任何掩饰,也不需要任何的做作。

    自己唯一能做的,就是放任他们对自己的好感,让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,释放自己心中从来没有过的轻松自在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,你如果再不出来,我可就真的憋不住啦!”看着武长风满面春风的走过来,李鑫抗议道。

    对于他这样一个自由自在惯了的人,让他待在一个岳王山上已经有些难为他了,更不用说岳王宗的各种规矩,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自己,他恐怕在上山之后的第二天就下山去了。

    能舍弃自己心中最向往的事情,去做一件自己极为不愿意做的事情,这样的人,难道不值得自己珍惜吗?

    脸上又些许的歉然之色,微微一笑道:“叫老大!”

    李鑫本来还想抱怨一阵,却被武长风突然而来的这三个字梗住了喉咙?

    什么?我没有听错吧!

    你不过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,我可是三十出头的汉子了,让我叫你一声老大,凭什么?

    嗯?老大?不是大哥?

    本来有些许不快的脸色,在想通了老大与大哥之间的差别以后,抬起头看向武长风的目光,竟然有些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,他这是承认自己了?

    可是,可是我什么也没干啊,除了为难几个岳王宗的弟子以外,自己就是四处的瞎逛,为了此事,自己可没少和岳王宗的那些人发生冲突啊。

    他是不知道这件事情,还是根本不担心这件事情?

    心中正在狐疑之际,却见武长风已经走在了前头,话语中带着几分轻佻,并没有往日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将岳王宗打探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嗯?他都知道?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作为岳王宗的客人,没有对方的允许,自己是不能随意走动的,可是武长风一进藏书阁就是一个月的时间,除了偶尔出来透透气和自己说两句话以外,自己就只能对这王文平那个榆木疙瘩了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之下,自己能做的事情,好像只有在岳王宗瞎逛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当初上山的时候,可没少给他们的大网扑中,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难事了,但自己还是想弄明白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所以在武长风进了藏书阁之后,自己便一直在打听,他们为什么知道自己方位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他都知道,自己岂不是半点隐私都没有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望向武长风的眼神,不禁有些惊讶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