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当赵冲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武长风的声音传来,将他僵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的语气没有半点的威胁,但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寒意,这是一种威压,无形之中让他觉得自己极为的渺小,如同狂风暴雨之中的一粒尘埃,虽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,却随时随地都在被对方拿捏。

    “赵兄,等一等!”

    语气还是那般的亲切,却让赵冲有一种想要逃走的冲动。

    但在武长风如此存在的面前,他可以想象出来,只要自己逃走,接下的后果可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。

    只得在此露出他那勉强的笑容,恭敬问道:“武……武大总管,还……还有什么吩咐!”

    武长风看着他明显哆嗦的身子,显得更加惊讶起来,自己什么都没做啊,他怎么这么害怕自己了?

    不知道赵冲是怎么想的,也不想知道,因为自己辛苦寻找的天尊诀就在自己手中,他没有时间与赵冲废话。

    叫住赵冲,只是为了单纯的表示自己的感谢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他第一眼见到赵冲的时候,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,而且给自己送饭,也不过是因为四长老的玉佩而已,但不管怎么说,他连续半个月给自己送饭,自己应当表示一下才是,而且,就从他方才不像是作假的担忧来看,他确实是担心自己会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无论赵冲有什么目的,也无论他对自己究竟存了什么心思,他对自己表示关心,自己总不能再将他当成仇敌不是?

    “多谢赵兄关心,以后送饭的事情,就不用赵兄费心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的感激,却并没有让赵冲轻松多少。

    虽然这半个月以来,他一直要抽出时间来给武长风送饭,如此做法不仅耽误自己修炼,还然他刚到厌恶,而且这样的情形,已经让宗门不少人当成笑话来谈,如果没有先前的事情发生,他恐怕会千恩万谢武长风的赦免。

    但此时武长风说出这番话来,却让他又开始疑心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他有看透人心的本事,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?因为自己要告诉掌门他武功的事情,他才不让自己继续给他送饭了?

    鬼使神差之下,赵冲居然问了一句他听了之后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给武长风送饭的事情有为什么吗?很显然没有!

    他只是因为想要在藏书阁待上一段时间,不想浪费时间之下才会让自己给他送饭,现在他不让自己送饭,肯定是不会继续待在藏书阁了,即使是他继续待下去,也会换一个人给他送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只是看一个人的心情,哪里有为什么了?

    他本以为武长风会对这样的问题不屑一顾,疑惑是装作没听见一般,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居然微微一笑道:“这些日子赵兄跑来跑去的,肯定耽误了不少修行,正如赵兄所言,我一直带在这里,只会让自己脑子越来越糊涂,居然拿了一本经脉图之后,都能当成宝贝一般,以后我自己出去吃饭,所以就不用赵兄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啊,他这是良心发现了吗?还是说真如他所言,被自己一语给惊醒了?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的话,自己可不能让他出来啊,坏了掌门的大事,自己可没地方说理啊!

    硬着头皮说道:“武大总管不用这般客气,送饭只是小事,耽误不了多少时间,武大总管需要的话,我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他尽量将话说得圆润一些,免得武长风发现了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他并不担心武长风不会痴迷其中,凡事进了藏书阁的,想要走出来,没有外界的干扰,真的很难办到!只要武长风入了迷,自己在悄然抽身之下,即使他不再继续待在藏书阁,与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即使掌门怪罪下来,也不会找自己什么麻烦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务之急,是如何将武长风留在藏书阁之中。

    武长风没有想到,赵冲居然会说出这番话来,这和自己当初见到的那个蛮横的家伙,有点出入啊。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记得,自己在进藏书阁的时候,他还试图阻拦来着,今天他这是怎么了?话锋怎么变得如此之快了?

    难道说,他给自己送饭,送出什么感情来了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便不敢继续往下想了,特么的,老子不好这一口,你给我走开。

    脸上却是有些不自然的说道:“赵兄不用如此客气,我自己处理就行了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拒绝,赵冲心里那个郁闷啊,不就是送个饭嘛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老子都给你送了半个月了,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藏书阁里面的宝贝可多着呢,你自己慢慢找就是了,只要你不是因为我而出来,咱们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心中暗骂的同时,脸上却是一脸堆欢的笑容道:“不客气不客气,小事一桩而已,武大总管如果不让我送,掌门可要怪我招待不周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一脸的假笑,心中更是有些没底了,他不会真的是那个啥了吧,我可不想断子绝孙啊!

    毅然决然的摆了摆手道:“好了,这件事不用再说了,以后你不用再来送饭了!”

    见赵冲还要再劝,武长风一举手中的玉佩说道:“嗯,难道这枚玉佩不好使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心里相当的不解,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人,自己不让他送饭,他还死皮烂脸的给自己送饭了!这种欠揍的模样,如果不是担心外面什么疯言疯语的话,自己一定往死里折腾啊!

    见到长老玉佩的那一刻,赵冲便偃旗息鼓了,无论他再怎么无畏无惧,他也大不过宗门的长老啊,武长风手中现在有长老玉佩在,就如同他是现在岳王宗的四长老一般,只要他一声令下,自己哪里有反驳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只得悻悻行了一礼,而后转身出了藏书阁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是有些担心武长风知道了自己的心思,但对于自己的发现,他还是决定告诉掌门,毕竟这件事有关整个岳王宗的利益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而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等赵冲原原本本将自己所见说出来之后,大殿之中的张进眉头不禁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那个武长风深藏不露,有一身绝世武功?”

    见赵冲再次点了点头,张进继续问道:“如果你和他打,有几层的胜算?”

    只见赵冲沉默的低下了头去,一脸的惭愧,不用回答也知道,他这是半点胜算也没有啊。

    如今的岳王宗,竟如此的不堪了吗?想到这里,他暗自盘算的比试似乎不能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别人将自己宗门摸得清清楚楚,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,这真是奇耻大辱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