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没有想到,赵冲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这可是天尊诀啊,难道他们都不知道?

    经脉图?大长老都不屑一顾?他这是扮猪吃老虎,还是装傻充愣不让自己看啊,这就是上古四绝之一的天尊诀,难道他们都没有发现?

    不过回头想想,武长风便释然了,这本天尊诀所放的位置就是技师一类的书籍,或许是岳王宗整理藏书阁的时候,看见这本秘籍上并没有名字,加上翻开的第一页便是经脉图,所以他们将起认定为是一本技师修炼的医术或是丹药方子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本书为什么会在里间,这个问题武长风也能想明白,一个所有人都看不懂的经脉图,证明他的等级一定很高,不放在里间,难道放在外间不成?

    所以说,他们真的不知道这是天尊诀了。

    真没有想到,岳王宗竟然如此的奢侈,怀揣宝山而不知用,当真是暴殄天物啊。

    但为了更加确定这一点,武长风还是忍不住问道:“这副经脉图,难道就没有人能看懂?”

    赵冲只以为武长风也看不懂这副经脉图,想要找人请教一番,呵呵一笑道:“自从我记事一来,就没有说看懂过这副图,即使是大长老也不得其门,只能放在这里睡大觉了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武长风在听了他这句话之后心中的震撼程度了,岳王宗竟然到了如此地步,堂堂一个长老,居然看不懂这副万千人争抢的天尊诀?

    不过仔细想想,却又觉得这是一件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是先看了医仙给自己的那幅图,很难想象这就是天尊诀,这一副图无论是从上到下,还是从左至右,都没有任何的头绪,只能是从奇经八脉的交汇处向四肢观看,看能隐约看出些影子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本书又放在技师一类的书籍之中,所有人看见他的第一眼,定然是将他往医丹之道靠去,哪里会想到他竟然是一本秘籍了。

    听了赵冲的解释,武长风这才放下心来,点了点头,谢道:“多谢赵兄提点,我也该出去走走了!”

    他虽然如此说,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赵冲端来的饭菜还热着呢,错过了就只能饿肚子了。

    提起筷子,准备吃饱了出去交待李鑫二人一声,以便自己继续观看这本天尊诀。

    然而,当第一筷子菜入口的时候,武长风整个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块豆腐,武长风却尝出了不下十种味道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道麻婆豆腐,所用的是鲜嫩的豆腐烧制而成,卤水点得有些多,有一种涩涩的味道在里面,挤压的时间也太短,豆腐并没有什么弹性,姜蒜的比例恰到好处,只是厨子今天心情似乎不怎么好,盐和辣椒放得有些多了,花椒的麻味刚好,舌尖颤抖的同时,还能尝出猪油的腥味来……

    武长风可以发誓,自己从来都没有下过厨啊,这些味道是怎么出来的,他更是一脸的错愕。

    自己的舌头,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锐了?

    疑惑的抬起头来,却见赵冲同样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,而后问道:“怎么,今天的饭菜不可大总管的口味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不怎么挑食,只要是口吃的,他都能咽下去,令他震惊的,只是自己舌头的变化而已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武长风的震惊,才让赵冲误以为饭菜不和武长风的口味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半晌不说话,赵冲从武长风手中抢过筷子,掉过头来尝了一口,咂巴了两下嘴巴,点了点头道:“还不错啊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武长风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而且他也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难道要自己告诉赵冲,说自己的味觉太过敏锐,尝出了这道菜中的不足之处,要让厨子重新做?

    然而,自己吃这样的饭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,今天能尝出来,以前怎么没有尝出来?

    而且,赵冲如果问自己怎么能尝出这里面的味道,自己又怎么跟他解释了?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啊!

    匪夷所思之际,武长风左手一紧,抓住了一物,斜眼一蔽,却发现了手中的秘籍。

    他这才有些明白过来,自己的味觉似乎和这本秘籍有关。

    医仙曾经更他说过,修炼上古四绝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,就是人的感官会发生变法。

    他当初并没有留意,直到自己眼力有所长进之后,他这才信了医仙所言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的感觉已经明显比以前强多了,怎么味觉也跟着提升了?加上自己先前耳力的提升,他现在的五感,就之差嗅觉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猜测自己心中所想,抬手轻轻护膜起面前的矮几来。

    入手之处,只觉一股冰凉的触感袭来,随后,如同铁石般的坚硬之感,瞬间占据了指尖,不知不觉之间,自己的触觉果然也大增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来,这本天尊诀,真的是全本啊。

    如此说来,天尊岳王的名头,确实是因为他修习的武功?

    只是武长风又有一事想不通了,既然岳王修炼的功法是天尊诀,那他为什么不将这本秘籍告诉宗门之人,让他们将这么武功传承下去?

    因为年代久远,这里面的种种武长风已经无法猜测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如今的岳王宗,没有一个人会天尊诀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东山之地的人,味觉会如此的敏锐?

    他就是因为这一点,所以才会前来东山之地的。

    想不通的不止是武长风,还有一旁的赵冲,他见武长风脸上阴晴不定的神色,还有迟迟不回答自己的问话,以为武长风受了自己什么刺激,已经走火入魔了。

    忍不住要去推武长风一把,好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手臂伸出,武长风一个侧身,已经站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个速度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赵冲出手的同时,他只觉得眼前一花,武长风已经消失不见,抬头再看之时,却见武长风一脸警惕的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与武长风交过手,只以为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不过是一个技师而已,更何况他年纪轻轻,技师真会武功,也不会强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武长风的身法居然如此了得。

    仿佛鬼魅,如此的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一脸警惕的神色也在提醒他,自己似乎得罪了武长风。

    战战兢兢开口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恶意,只是看你不对,想叫醒你罢了,如……如果没什么事,我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先前敢和武长风走那么近,是因为他认为自己能拿下武长风,有了这一层想法在,他在武长风面前便大胆了许多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自己在他出神的时候都挨不到他,更何况是与他过招的时候了!这样一个危险的存在,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而且,这件事自己有必要先告诉掌门一声,免得出了什么乱子,给宗门带来什么不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