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赵冲凑近了几分,亲切说道:“也没想干什么,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,你只要告诉我了,我自然什么都不会干。”

    看着武长风一脸的诚恳,话语如同拂面的春分,这样一副表情,应该让人感到亲切才是,但不知道为什么,赵冲只是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向后退了两步,战战兢兢开口道:“你……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将话说死,武长风倒觉得他还有些理智,毕竟他满口答应下来,自己还有些担心他会骗自己。

    宗门的机密,可不只是秘籍这么简单,自己如果问道他们的要害之处,他可不会相信赵冲会说实话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大:“也没有什么,只是觉得这里有些无聊罢了,像这样的藏书阁,你们岳王宗有几个?”

    赵冲哪里料到他只是打听宗门的藏书阁了,如果是这样的话,自己也不用担心他将自己怎么了。

    只是微微一愣,便说道:“咱们岳王宗虽然底蕴深厚,但我知道的藏书阁确实只有这么一个,难道武总管所要找的东西,不再这里面?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没有在意,但听了他后半句话,脸色不禁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赵冲看起来五大三粗的,没想到心思也这么细啊,只是从自己只言片语,就猜出了自己的意图。

    微笑道:“岳王宗的底蕴虽然深厚,藏书阁所收录的高深武功也是天下仅有,但是贪多嚼不烂的道理,赵兄恐怕比我更清楚,我只是好奇,想多看几本秘籍而已,至于我想找的上古四绝,别说是你们岳王宗了,就算是皇宫的御书房,恐怕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见赵冲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,武长风这才出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前来确实是为了天尊诀,但这件事如果被张进等人知道,他们将此事与岳王联系在一起,自己就别想再进藏书阁了。

    然而自己现在笼统的说自己想找上古四绝,他们恐怕只会当成笑话看,毕竟上古四绝的秘籍早就失传,如果能找到,又怎么会轮到自己了?

    既然岳王宗只有这么一个藏书阁,自己左右没有什么事情,难得有机会上岳王宗来,还不如抓紧时间多看基本书。

    朝赵冲点了点头,便不再为难他,大踏步向前,朝着藏书阁内而去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走后,本来松了口气的赵冲,却忽然听武长风说道:“哦,对了,还有一事要麻烦赵兄。”

    对于携带了长老玉佩的武长风,他真的是又恨又怕,他一个外人,凭什么对自己吆五喝六的?

    但他手中又长老令牌,自己又不得不从,即使他对自己吆五喝六的,自己也只有听的分啊。

    唉,这个四长老,真是一点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暗自腹徘了四长老一阵,但还是不情愿的摆出一张笑脸道:“武大总管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看着笑得比哭还难看的赵冲,武长风不禁一阵婉尔,自己也没想将他怎么了啊,他怎么这么怕自己?

    知道是只手中玉佩的作用,微微一笑道:“刚才吃得有些饱了,想喝口热茶,赵兄如果方便的话,能不能帮我沏一杯热茶来?”

    有长老玉佩在手,赵冲敢说不方便吗?只要他不想被武长风折腾得死去活来,这杯茶必须沏啊。

    压住心中的不快,一脸堆欢道:“方便方便,武大总管是客,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武长风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外人,即使他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也没有办法使唤自己,但形势比人强,他自然不会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,他便起身一礼,忙跑出藏书阁,唯恐在武长风面前多呆一刻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狼狈的模样,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捏着玉佩的手,却不自禁的紧了紧。

    看来,这的确是个好东西啊。

    等赵冲沏完茶回来,武长风已经沉浸在书卷之中了。

    他还是有些不死心,总觉得岳王宗应该有天尊诀的秘籍,即使没有完整的秘籍,残篇应该有才是啊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岳王的名头来说,还是从李鑫上山的情形来看,他们没有天尊诀,又怎么会做到这般?

    所言,武长风进去之后,并没有翻看里间的技师秘本,而是在外间翻看起秘籍来。

    虽然外面的秘籍甚多,但武长风已经将王府的书房看了个遍,这里面有许多武功秘籍,与王府收录的相同,所以武长风翻阅起来,到比里间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岳王宗的秘籍实在太多,等武长风将外面所有武功秘籍翻阅完之后,已经是七天以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的吃行问题,因为长老玉佩的缘故,他并不需要麻烦李鑫二人,而是让赵冲代劳了。

    其间武长风出去了两次,只是将自己心中所得告诉了李鑫二人一番,让二人在外面修炼的同时,自己可以继续的翻阅下去。

    等到七天时间过后,岳王宗藏书阁的武功秘籍,已经被武长风尽数翻完,但武长风脸上却已经是失落无比了。

    藏书阁之中,确实没有天尊诀,即使与天尊诀类似的功法,他也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已经出来了半个月的时间,再耽搁下去,王府恐怕会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只是面对岳王宗如此多的秘籍,他多少有些不舍,掐指算了时日,决定将里间的技师秘本翻看一遍之后,便与李鑫等人返回王府。

    只是半日的时间,武长风便发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《堂前礼后》,岳王宗居然也有。

    而且,并不像王府一般放在外面,而是放在了里间,可见岳王宗对于这本书的看中,已经远远超过了王府。

    虽然有如此发现,武长风也只是惊讶了一番,至于里面其他的秘本,大部分都是与炼丹有关的东西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也炼制过丹药,但他对丹药却并不如何感冒,如果不是为了老爹,他恐怕看都不会看这样的书籍。

    当武长风强迫自己翻看这些关于丹药的书籍时,却赫然发现了一本奇怪的书。

    这本书夹裹在炼丹一类之中,封面却没有文字,牛皮的封面打磨的极为光滑,看来以前被人经常翻看过。

    好奇之下翻看第一页,见到上面的文字,武长风瞳孔不禁放大了几分,惊讶的同时,差点将书撕成了两半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