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张进等人真激烈争论的时候,武长风已经进了藏书阁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正如武长风所想一般,岳王宗的藏书阁确实很大,琳琅满目的书架,已经摆放整齐的各种书卷,大到完全出乎了武长风的意料。

    藏书阁虽然名为阁楼,但实际上是一间在高山上凿出来的石室,室内未分两间,外间上百书架整齐排列着,如同养蜂人的蜂箱一般,室内并没有火把,光亮全部来自于头顶一颗颗明亮的夜明珠。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岳王宗怎么会收集到如此多的夜明珠,但室内给他感觉他确实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宽敞明亮,整洁无暇,进入其中,整个人的心境都跟着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急着去翻看外间石室中的书籍,而是朝里间走去。

    所有藏书阁的特点,几乎都是重要的东西放在里间,他相信偌大的岳王宗,藏书阁也无法出其右。

    进入里间,布局与外面的大体一致,只是头顶的夜明珠变少了许多,零星的整齐排列着,虽然如此,却并不影响室内的光亮,或许是因为里间较小,他反倒觉得里间更加亮堂几分。

    武长风粗略扫了一眼,里间的书架只有十来个,左武右文的风格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而书架上的贴条,更是清晰可见,从这些标签就能看出,这里一定被进行维护着。

    武长风顺着标签看去,不禁有些惊讶起来,这个岳王,果然是一位厉害人物。

    从书架的标签来看,武长风发现了不少堪称绝响的秘籍,只是因为失传的缘故,如今已经很少看见了,没想到岳王宗居然还保留着这些秘籍,当真是让人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秘籍极为诱人,但想要看完,恐怕需要不少时日,自己已经出来了许久,耽搁下去,他担心王府会出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这些秘籍,他并没有什么在意的地方,只是在标签上一行一行的看下去,以期能发现天尊诀。

    然而,正如叶书文所说一般,岳王宗并没有天尊诀这样的功法。

    难道说岳王名头前面的称呼,只是因为他一时兴起才加上去的?还是说其他人觉得他武功能修炼成神,凌驾于上天之上,所以才会有天尊这么一个名头?

    虽然心里这么想,但武长风却不是很赞同这种说法,毕竟习武之人对自己的功法极为看中,不会这么随便给自己取这么一个称呼。

    不死心之下,武长风便开始逐一翻看起秘籍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里间的秘籍也不少,但武长风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一本秘籍反看完,不过盏茶的功夫,即使将里间的秘籍全部看完,也不过一两日的功夫。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武长风便不再理会其他,逐一开始翻看起秘籍来,直等到看守藏书阁的弟子前来叫他,他这才知道一夜已经过去,岳王宗正准备欢迎自己的仪式。

    自己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们行如此礼节,武长风也是可以理解的,有些不舍的弃了书卷,便跟着来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然一夜的时间武长风也没有找到天尊诀,但岳王宗所收藏的秘籍,绝非等闲之辈,这一夜武长风的收获,也可谓不小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出来之后,一直在消化自己所看的书卷,以至于整个欢迎仪式他都没有怎么在意,即使是声称要亲自接见自己的颜文清,换成了三长老叶书文,他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武长风已经与岳王宗的极为长老见过面,不用再分心与他们大叫道,等仪式结束之后,武长风便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已经问过三长老叶书文,岳王宗并没有什么天尊诀,他相信即使岳王宗有天尊诀,自己百般套问之下,也很难从他们几人口中知道什么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他还不如自己去找。

    所以在离开之后,武长风顾不得休息,直接拿着颜文清的玉佩,有回到了藏书阁之中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将里间所有秘籍看完之后,心中兴奋的同时,也有些失望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在里面的收获极多,但确实如叶书文所说一般,并没有天尊诀这样的武功,即使与之相似的功法,武长风也没有找到一本。

    深深吸了口气,武长风便走出了藏书阁,当他出来的时候,王文平二人一脸的焦急顿时变成了喜悦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之后,武长风这才知道,自己进入藏书阁,已经有两天两夜了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时间竟然过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至于这两天的时间,张进也不是派人来打探一番,得知武长风仍在在藏书阁以后,便没了下文,即使是李鑫与王文平二人,他也没有再去打搅。

    岳王宗的如此做法,倒是引起了武长风好奇,虽然自己因为有颜文清的长老玉佩在手上,但他们也不会让自己随意翻看秘籍才是啊。

    可是从岳王宗的举动来看,对方似乎并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,难道说,岳王宗有两个藏书阁不成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已经有些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藏书阁里间的武功虽然精妙,可以称得上是当时顶尖武学的存在了,但他总觉得,岳王名号里面的天尊二字,应该就是因为天尊诀的缘故。

    叶书文不肯说,藏书阁里面也没有,唯一能说得通的,就是岳王宗还有另外一个藏书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简单的调整了一番,便继续朝着藏书阁而去。

    赵冲被罚抄写秘籍的时限是三日,算算日子,他已经要离开藏书阁了,趁着他没有离开之前,自己看能不能从他口中套出些话来。

    等武长风到了藏书阁之时,赵冲正聚精会神的伏在案上抄写秘籍,看起若有所思的模样,一定是从秘籍中有所感悟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状,轻轻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赵冲闻言,抬起头来见了武长风,只是冷哼了一声,便继续书写起来。

    见他对自己如此不客气,武长风便有起了收拾他心思,当下掏出玉佩道:“我说赵兄,这枚玉佩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赵冲本抄写得入神,被武长风咳嗽打断,已经有些不快了,此时听武长风问话,更加不耐烦了,随口说道:“认识又怎样,不认识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他已经看见了武长风手中的玉佩。

    不是颜文清给武长风玉佩,还能是什么玉佩了?

    看见这块玉佩之后,赵冲背脊一阵发寒,这枚玉佩的作用,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而见武长风一脸坏笑的望着自己,他不禁有些心虚起来,用颤抖的声音问道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看着他瑟瑟发抖的模样,武长风暗笑的同时,不禁对自己当日的选择,有些得意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好东西啊,幸好没有和那个三长老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