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拾了自己的一番情绪,叶书文又打量起武长风来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不仅脑子很灵活,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计算出得失来,而且,他并不盲目,一味的听从别人的说法。

    当年自己询问师父,师父这般跟自己说的时候,自己哪里去想什么天尊的事情,一门心思全都扎进了成神上面。

    然而武长风的问话,却与自己的背道而驰他不但没有被成神二字所诱惑,反而留意起岳王名号前面的天尊二字来。

    只是谈到功法,他不得不谨慎对待了。

    不管天尊诀是不是宗门的功法,他都不能随随便便的对武长风说,因为这涉及到宗门的利益与得失。

    上古四绝天下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他从来没有将此事与开山祖师的名号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如果真如武长风所说一般,那他岳王宗将会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因为在宗门之内,包括掌门张进在内,没有一个人修炼的功法是天尊诀,而天尊诀如果和岳王宗挂上了关系,这件事一旦传出去,相信会有更多痴迷武学之人前来岳王宗。

    到时候明争暗斗之下,岳王宗就别想有安宁日子可过了。

    忙打断武长风的话头,一脸谨慎说道:“武大总管慎言,咱们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犹豫了片刻,这才微微一笑道:“抱歉,是我口不择言了,既然如此,不知道我能不能进藏书阁看看?”

    叶书文根本跟不上武长风的思维,不知道武长风究竟想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他刚才还与自己谈论天尊诀来着,怎么眨眼的功夫,他便想进藏书阁了?

    但他毕竟是岳王宗的长老,经历了不少人情世故,只片刻的功夫,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一定是自己脸上的神情出卖了自己,让他知道了岳王宗并没有天尊诀这样的秘籍,然而自己刚才的紧张,恰恰让他看出了自己的顾及。

    如果他将天尊诀与岳王的名号联系在一起,即使这件事并没有什么根据,但江湖中那些人哪里会听自己解释,一定要查个明白才死心。

    到时候风声一出,自己别想再谋划什么了,就算是应付江湖上那些人,都足够自己头疼的了。

    而武长风之所以现在提出来要近藏书阁,他的目的已经很简单了,他也不死心,想要确认自己所言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作为交换条件,自己如果不放他进去,他一定会将此事说出去,让江湖上其他人来找自己麻烦。

    迟疑之下,不禁朝身后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张进也将武长风的话听了进去,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,而无论是放武长风进藏书阁,还是让他将这件事说出去,都不是叶书文能够拿主意的。

    当下一跃而去,轻飘飘落在了叶书文身前。

    两人装模作样了一番,而后张进便开门见山道:“刚才我老远便听见武大总管想进咱们的藏书阁,不知道武大总管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仍旧一脸的微笑,躬身说道:“在下只是痴迷武学,想要多了解一下名家的风采,仅此而已,希望张掌门不要多想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一脸无害的模样,又想到武长风的身份,他虽然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让他看见了宗内藏有的秘籍,对自己来说终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一旦自己有什么动向,他便有办法可以克制自己了。

    但仔细想想,却又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毕竟东山之地归穆王府管辖,凌王府还插手不到这里,而且他身为王府的总管更不可能将宗门内的秘籍说给江湖上的人听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藏书阁之内的秘籍多得数都数不过来,即使他全部翻一遍,没有三年五载,也很难办到。

    武长风又不可能赖在自己这里不走,放他进去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而且,听四师弟的口气,武长风的武功似乎不差,万一他迷恋上藏书阁那本秘籍,到时候不肯走之下,坚持要拜入宗门自己,自己岂不是捡了个现成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进原本没来的脸上,也浮现出一丝笑容来,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武大总管要看,凌王府的面子咱们总是要给的,既然四师弟已经将玉佩交给你了,咱们也省的麻烦,武大总管拿着玉佩,就能进藏书阁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道一声谢,指着李鑫二人对张进说道:“他们随我一同前来,不知道可否一同进去?”

    这一次张进没有丝毫的犹豫,断然拒绝了武长风请求,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,一枚玉佩,只能允许一人进入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想争取一下,却见李鑫二人一脸感激的说道:“大总管,你自己进去就好,咱们在外面候着,有什么需要招呼一声就是。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如何不知藏书阁的重要性,这可是一个宗门的命脉所在,放自己等人进去,无异于将自己的脉门交给了对方,任凭对方拿捏了。

    放武大总管进去,已经是给武长风面子了,再放自己等人进去,那他这个岳王宗干脆该名字算了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的好意,他们自然是知道的,但凡能捞到一点好处,他都不会忘记自己,有他这句话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因为自己,而连累他自己都进不去藏书阁,自己就真成了累赘。

    两人的默契,让武长风也有些感动,但想到岳王宗的底蕴,他还是不敢太过强求,只得点了点头,便缓缓朝着藏书阁而去。

    至于李鑫二人,则回到了岳王宗给他们安排的住处。

    等众人散去,张进脸上的微笑这才散去,取而代之的,是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这个臭小子,尽给我惹事。”

    躲在一旁的肖云也在武长风等人离开之后现身了,知道张进所骂的并不是武长风,而是一向无所事事,这一次却要与亲自迎接武长风的四师弟颜文清。

    干咳两声道:“掌门消消气,那小子又不是一次两次了,幸好玉佩是落在了姓武的小子手上,如果是其他人,咱们岳王宗可就真成了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以一个外人的身份进入藏书阁,对于岳王宗的脸面也有些许损伤,但这毕竟只是发生在宗门之内,自己等人可以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而如果玉佩落在其他人手中,对方并不出声之下,悄无声息的命宗门弟子做些为非作歹的勾当,那岳王宗就别想有什么好名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消气?以前的事情我都可以忍,但这一次你们就不用替他求情了,去,将他小子叫来。”

    张进铁青着脸,仿佛一尊煞神一般,直看的叶书文二人背脊一阵发寒,应声而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掌门是动了真怒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