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私心?什么私心?”

    虽然认为武长风与自己可能是同一路人,又或许是京城中那位派来试探自己的,但在没有确定这件事以前,他打算先探探武长风的口风。

    武长风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说:“岳王宗乃是东山之地第一大宗,比大周朝建立还要早,在下虽然只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但对于武学也颇为痴迷,不然也不会大老远的跑来,叨扰各位了!”

    叶书文听武长风赞许岳王宗一番,脸上并没有得意之色,相反,武长风越是如此说,他心里越是难安。

    他既然知道岳王宗的底蕴,一定也清楚岳王宗的实力,刚才自己提出要交换玉佩,他却断然拒绝了,如此做法,不是他有恃无恐,就是他拿住了岳王宗什么把柄。

    他更希望是前者,这样处理起来就比较简单了,凌王府虽然是朝廷的王府,但相比岳王宗来说,实力还差了不少,即使自己将武长风怎么了,他相信凌王府为了顾全大局,也不敢太过为难岳王宗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后者,事情就有些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毕竟那位前来,可是亲口交待过的,这件事一旦暴露出去,不仅仅是他岳王宗难保,就连他自己也可能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但为了换回一个新的天地,岳王宗不再受到朝廷的打压,明知前路凶险万分,但他们还是决定赌上一把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计划才刚刚开始,他们还没有收到京城那人的消息,事情如果暴露出去,仓促之下动手,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。

    所以,在武长风说出这番话以后,他并没有急着开口,只是静静等待着武长风的下文。

    果然,武长风短暂的停顿之后,缓缓说道:“听闻岳王宗是岳王当年一手建立起来的,而岳王又有一个名头,称之为天尊岳王,不知道这件事是真是假?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番话,倒是让叶书文等人长长出了口气,原来这小子也是听了江湖传闻,仰慕岳王宗才会来这里的,即使是如此情形,那他对自己等人就没有威胁可言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先祖岳王确实有这么一个名头,不知道武大总管问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个开山立派的祖师爷,叶书文也不是很清楚,但宗门密卷之上,确实记载了这样的事情,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,反而是岳王宗傲立当世的资本,所以在武长风问及此事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后,他便见武长风点了点头,一副向往的模样问道:“听闻岳王当年练成神功,得以正道成神,这件事,不知道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对于武长风这个问题,叶书文也不好回答了。

    毕竟成神这样的事情,他们也极为向往,但千百年以来,宗门之内,除了有传言说岳王成神之外,岳王宗就没有再出现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岳王成神这件事情是真的,那岳王之后再没有人能成神,这无疑是在向对方透露一个讯息,岳王宗已经今非昔比,一代不如一代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被外人听了去,岳王宗的名声,恐怕会受到不小的影响。

    然而,如果自己承认这件事的话,不仅又有些自吹自擂的意思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岳王成神这件事,在宗门密卷之中并没有这样的记载,密卷之中所言,只是岳王练成盖世神功之后,便没有人知道岳王的去向,以至于传到江湖上,便成了正道成神一说。

    如果岳王当真成神了的话,岳王宗密卷之上应该有记载才是,而且,既然岳王能够成神,他一定会留下这样的秘诀给后人,但岳王宗除了这个岳王以外,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,从这一点上来说,岳王成神这件事并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叶书文只能尴尬一笑道:“都是些江湖传说,做不得真,听武大总管的口气,似乎想找修炼成神的法门?”

    他如今已经是年近花甲的老者,对于武功的领悟,已经到了一定的高度,年轻时候的他也和武长风一样,做着飞升成神的梦,但习武越是到后来,越觉得这件事情不靠谱。

    一个人武功即使练到极致,除了改造之身以外,最多也只能影响自己周围不过丈许的地方,想要成神,除非能将自己与天地融为一体,但即使这件事做到了,最后自己还是自己了吗?

    所以,在他看来,成神这种事情,只能当成激励年轻弟子的故事说,并不能当真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武长风发现了什么,但听武长风现在的口气,似乎只是一个一心向往成神、有着无限憧憬的热血少年而已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年轻人,他是极为喜欢的,所以他现在对武长风并没有什么恶意了,相反,他倒想指点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并没有接过他话头,反而缓缓摇了摇头,岔开话题道:“我并没有找什么修炼成神的法门,这样的想法太不切实际了,我只是想知道,岳王前面加的名头,可是他修习的功法?”

    叶书文听他缓缓道来,听到功法二字时,脸上已经重新布满了疑云。

    这个小子,还真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不过二十出头,却没有想到,他心智居然如此成熟。

    对于成神这样的事情,任何一个年轻人,即使是当年的自己,在听见了这种可能之后,也是心生无限向往之情。

    当年的自己相信,别人无法修炼成神,只是那些人没有用心,又或者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法门,换了自己,只要自己肯用功之下,一定能超越这些人,找到一门成神的法门。

    但到了现在,他才逐渐明白,当年自己的这些想法是多么的天真。

    身为岳王宗的长老,他已经将岳王宗几乎能看的秘籍都看遍了,其中提到成神的秘籍,自己更是专研了不少时日,但到了如今,自己还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埋怨当年教导自己师父的意思,只是在述说一个事实而已。

    梦想可以有,他可以督促你不断的努力向前,如果当年自己的师父跟自己说,自己是不可能修炼成神的话,他相信自己绝对没有如今的成就。

    许多其他的师兄弟,不正好印证了这个说法吗?

    但梦想一定要切合实际,不然就只能让自己留下遗憾,即使是现在的自己,在听见成神二字的时候,心中也会有那么些许的空落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穷极一生想要做成的事情,在自己入土的那一日也不可能完成,这样的遗憾,恐怕只有自己最清楚。

    其中的根本原因,也只是自己没有分清楚梦想与幻想的却别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