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知道了这枚玉佩的重要性,但李鑫却很清楚,想要用这枚玉佩在岳王宗搞出点什么事情来,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个四长老一心想要换回先前的玉佩,却忘了这枚玉佩的重要性,由此可见,他是多么不靠谱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个人看起来就精明能干了不少,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,他许下的礼物,定然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岳王宗宝贝虽然不少,但不得他们允许,自己即使有这枚玉佩在,恐怕也难以带出去。

    与其如此,倒不如实实在在的接了他这一份礼物。

    忍不住对武长风说道:“大总管,要不咱们就和他们换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定定看着叶书文,缓缓摇头道:“不换!”

    听武长风如此坚定的口气,比李鑫还要诧异的,自然是二长老叶书文了。

    这枚玉佩虽然是长老的信物,在宗门之内代表着无上的权威,但武长风毕竟是外人,注定了他无法在岳王宗肆无忌惮的行事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不点头,即使他拿着这枚玉佩,小小的藏书阁,也不是他说进就能进。

    这样的道理,身为凌王府大总管的武长风不应该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为何还要坚持拿着这枚玉佩?

    见叶书文一脸的疑惑这色,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叶长老,岳王宗的规矩,你不会不知道吧,这枚玉佩代表着什么,难道叶长老不清楚?”

    叶书文一怔,被武长风这句话给问住了。

    是啊,长老的玉佩,在宗门之中代表的就是长老本人,无论自己这个师弟如何的不靠谱,但他终究是岳王宗的长老。

    而长老在宗门之内,不仅可以随意进出,就连宗门内的弟子都能呼来喝去,有了这样的权利,他们要去什么地方,要拿什么东西,还需要问自己吗?

    现在,他开始有些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就是岳王宗的长老,相比其他人,他更清楚这枚玉佩所能带给对方的好处,这又岂是一份区区的厚礼,就能够从他手中换回来的?

    凌王府的大总管,果然名不虚传。

    忍不住打量了武长风一眼,见他脸上稚气未脱,较之宗门内的卓越庭还要年轻几岁,这样一个少年,又怎么会有如此城府?

    见对方自己微笑望着自己,无奈之下,只得叹口气道:“有什么条件,你尽管提吧!”

    他现在倒不担心武长风从宗门之中拿走什么重要东西了,东西拿走了,自己还能想办法弄回来,一旦武长风利用这枚玉佩,调度岳王宗的人去给王府办事,此事如果被外人知道,岳王宗以后定然会成为大周武林的公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背脊一阵发寒,只想武长风能提出条件来,无论是什么,自己现在都无条件的答应他。

    只要能将长老信物拿回来,牺牲一些也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令叶书文诧异的是,武长风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。

    只是微微一笑,淡淡道:“叶长老不用担心,我不会利用这枚玉佩,做出对贵宗不利的事情,等我知道了我想知道的事情,这枚玉佩我定然会还给敝宗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这句话的声音不大,但抑扬顿挫之下,一字不漏的落入了掌门张进耳中。

    此时的张进与另外两位长老真躲在暗处,听武长风所言,脸色都变得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那件事他知道了?

    对于自己所谋之事,张进等人非常的清楚,在没有达到目的以前,这件事如果被外人知道,不仅仅是他们几个人的性命,就连整个岳王宗,都有可能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岳王辛辛苦苦创立下来的宗门,又岂能毁在他们手中?到时候自己身死不要紧,却哪里有颜面去见天上的岳王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四人已经暗暗动了杀机,只要武长风继续往下说,无论他是一介平民也好,还是凌王府的大总管也罢,自己绝对不能放他离开岳王宗。

    可是,武长风说了这句话之后,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倒让三人有些纠结了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想知道的事情,并不是自己所谋划的事情,那自己将他灭口之下,定然会得罪凌王府,虽然有人在自己背后撑腰,但对方为了顾全大局之下,能不能挺身而出相救自己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此时的三人,再也没有了先前看热闹的心思,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武长风身上,以期能从他身上的细微动作,找出什么破绽来。

    而身在场中的叶书文,脸色同样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,比张进等人更加纠结,毕竟是当着武长风的面,他不敢将自己的心思写在脸上,然而对方的话语却如同一把长剑一样,已经高高悬在了自己头顶。

    他真有一种冲动,立刻将武长风杀了夺回玉佩。

    然而,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,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复了心中翻涌的杀意,一脸疑惑问道:“哦?不知道武大总管想知道什么,但凡是叶某知道的,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!”

    武长风并没有说话,只是定定的看着叶书文。

    他此行所为的,只是天尊诀而已,作为交换条件,他相信叶书文会告诉自己实情。

    但他从叶书文别扭的神情中,看出了其他不一样的东西,若有若无的警惕之中,带着几分戒备。

    而且,他能从叶书文身上感受到,一股浓浓的杀机,只是这股杀机被他极好的隐藏住,让人武长风轻易察觉不到。

    这里面,一定有什么古怪。

    对于天尊诀一事他确实着急,这关系到他日后所能走的路,还有自己身上背负的仇恨。

    然而,天尊诀他可以利用玉佩,在岳王宗的藏书阁之中翻阅到,只是需要些许时间而已。

    但对方心中所想的事情,不是他简简单单的两句话,就能问出个所以然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们不能将自己怎么了,但如果自己触及到他们的底线,他们未必会顾及自己大总管这一个身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轻松的神情,也变得严肃起来,为了弄清事情的真想,他并不打算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想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,只是在下的一点私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叶书文听他如此说,原本狐疑的脸上,更是写满了问号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与自己是一路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