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鑫也没有想到,卓越庭居然会使出这一招来,他看着五大三粗,像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,却没有想到,骨子里却是这副德行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惧岳王宗这些弟子,但这里毕竟是岳王宗,万一闯下了什么大祸,不仅得罪了岳王宗,还害的武大总管进不去藏书阁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禁一脸狐疑的看着武长风。

    只见武长风微微一笑,用一种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李鑫,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冥顽不灵,我看你是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众位师弟赶来,原本还有些心虚的卓越庭胆气也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现在倒不怕李鑫对自己出手,反而担心他们不出手。

    既然自己已经说他们要闯入藏书阁,就要将这件事情坐实。

    他们打了自己,或许只是因为私怨,但如果对宗门其他弟子动手,即使他武长风有一百张嘴,恐怕也难以解释清楚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将事情弄大,只要武长风出手,自己就能传音掌门,让他派诸位长老过来,将武长风等人拿下。

    等到将他们抓住,武长风还不是任凭自己拿捏了?

    冷哼一声道:“识趣的话,乖乖向我磕两个头,好好认个错,万一我高兴了,或许能不追究你们藏入藏书阁这件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鑫扫视了四周一眼,只见自己周围都是岳王宗的弟子,即使是他想要逃出去,恐怕也要费点功夫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极不待见卓越庭,但为了大局着想,却也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侧过头去,在武长风耳边轻声道:“大总管,祸是我闯的,要不我拉下脸面,向他赔个礼算了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武长风来藏书阁的目的,但不想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而坏了武长风的事情,所以他宁愿自己受点委屈,将此时摆平了。

    听李鑫如此说,武长风点头的同时,微微一愣道:“赔礼?你的意思是,让长老给他一个大弟子赔礼?”

    武长风此言一出,不仅是李鑫与卓越庭,就连躲在暗处的四人,脸上都变了颜色!

    岂止是他们几人,在场的所有岳王宗弟子,没有哪一个听了武长风这句话以后,不不是瞠目结舌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?长老?等等,咱们没有发出和收到这样的消息啊,他什么时候变成宗门的掌门了?

    见众人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,武长风朝四方拱了拱手道:“听闻岳王宗有个规矩,见到长老信物,如同见到他本人,不知道这件事是否属实?”

    对于岳王宗的规矩,这些弟子还是铭记在心的,武长风所说的,确实是实情,当下有不少弟子点头,表示同意武长风的说法。

    随后,众人只见武长风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,高高举起来道:“不知道这枚玉佩,各位可认识?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望去,只见武长风手中拿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佩,翠绿的颜色,刻画着龙凤呈祥的图案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枚玉佩,众人原本狐疑的脸上,此时已经变得郑重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武长风手中拿的,正是四长老颜文清的玉佩。

    这一块玉佩虽然看起来如同新玉,他们也很少见过这枚玉佩,但玉佩上的图案,以及玉佩的成色,与其他几位长老手中的玉佩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虽然怀玉武长风手中这枚玉佩是假的,但想到四长老很少使用这枚玉佩,看起来棱角分明,也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见众人安静下来,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有了这枚玉佩,不知道咱们进藏书阁,是否算闯了?”

    掌门与几位长老,可以随意出入藏书阁,至于门下的弟子,如果没有掌门与长老的许可,是不可能进入藏书阁的。

    想要进入藏书阁,除了被罚进入其中抄写秘籍以外,就只能持掌门或是长老的信物与书信,进入其中了。

    此时武长风手中拿着四长老的玉佩,他进入藏书阁自然不算闯了。

    迟疑之下,众人变得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,大师兄这是谎报实情啊!

    原本同仇敌忾、将矛头对准武长风等人的宗门弟子,此时却调转矛头,指向了呆若木鸡的卓越庭。

    什么鬼,这个东西他是怎么得到的?

    长老们的玉佩,一般都是随身携带的,即使是给了门下弟子,也会很快还回去,而且长老们的玉佩,从来没有给过外人啊。

    难道说他们是从四长老身上偷来的,不然玉佩怎么会落在他们手中?

    不行,这件事干系重大,一定要请四长老当面对峙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们胆子倒是大,居然敢偷四长老的玉佩。”认定玉佩是武长风等人偷来的,卓越庭的底气再一次足了起来。

    怂恿众人道:“大家不要相信他的话,先将他拿下,等将四长老请来,这件事便一目了然了。”

    听卓越庭如此说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是啊,四长老虽然不问宗门之事,但绝对不会将玉佩随便交给一个外人,这枚玉佩,一定是他们从四长老那里偷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此节,众人的目光,再一次落在了武长风等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一旁观瞧的四人,此时已经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涉及道长老信物一时,可由不得他们胡来了。

    二长老叶书文最沉不住气,当先跃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蠢蠢欲动的众人,在见到二长老到来之后,仿佛见到了主心骨一般,脸上原本的畏惧之色,此时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只是二长老毕竟是宗门的长老,在他没有说话之前,这些人即使再想动手,也只能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枚玉佩,是哪里来的?”叶书文缓缓开口,同样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们终于沉不住气了,脸上神色反而轻松了不少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反应来看,这枚玉佩的用途,看来真的不小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如果我说是四长老送给咱们的,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?”

    见叶书文一脸狐疑的挥了挥手,示意众弟子退开,那些如狼似虎一般看着武长风等人的宗门弟子,这才不甘心的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等只剩下叶望枫等人与卓越庭之后,叶书文这才开口问道:“送给你们的?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不用武长风开口,李鑫已经口若悬河的说起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彻底的服了武长风了,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一手,难怪说自己不想换玉佩,他却点头答应下来,原来这枚玉佩的用途,居然如此之大。

    等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之后,叶书文这才一脸歉意道:“我那师弟生性散漫,不知这玉佩的重要性,各位虽然是敝宗的贵客,但长老随身玉佩,却不能轻易送人,不知道小兄弟可否将玉佩还给咱们?”

    唯恐武长风不同意,当下又补充道:“放心,咱们不会白白拿回玉佩,敝宗定然会准备一份礼物,就当是给各位赔礼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