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也是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这件事他也知道,虽然说他戳到了自己的痛处,武长风却没有丝毫恼怒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在不远处,一人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,如果不是被旁边两人拉着,他恐怕要冲出来好好收拾卓越庭一番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仍旧保持着微笑,淡淡道:“你武功练的再高又能怎么样,最后还不是被罚到这里来抄书,我看你也别练什么武功了,好好在这里抄书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武长风咄咄逼人的话语,卓越庭已经找不到反驳的话语了,毕竟他与李姓交手,连对方的衣服都没有摸到。

    那小子轻功实在是太好了,自己连他的一半都不及,但他身为岳王宗的大师兄,单打独斗胜过李鑫的信心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武长风所说的话,真如同浑厚的掌力,正无情的摧毁着他的这点自信。

    什么?自己不用练功了?只能抄书?

    怒火中烧之下,再也顾不得什么礼仪,怒道:“少与我磨嘴皮子的功夫,有本事和我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,如果你能赢了我,我把脑袋砍下来给你当球踢。”

    哟呵,还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啊,我就喜欢这种宁折不弯的性子,这样打起来才爽。

    微笑着摇头道:“还是算了,你的头太扁,不适合当球,拿来做夜壶,或许会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身为岳王宗的大师兄,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刺激了?

    平日里那些师兄弟们见到自己,哪一个不是巴结奉承讨好自己了?就连三位长老与掌门,都对自己爱护有佳,唯恐说重了一句话,惹得自己不高兴了?

    但这个武长风,却是如此的不给自己脸面,这让一向骄纵的卓越庭,如何能忍下这口气了?

    大喝一声道:“欺人太甚,看拳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武长风便觉一股浑厚的力道直朝自己扑来,仿佛宁静夜空中的一颗流星,虽然无声无息,速度却是奇快,只眨眼的功夫,便到了自己跟前。

    正想出手教训他一番,一只手掌却出现在了自己眼前,不偏不倚,不闪不避,直接硬生生接下了卓越庭这一拳。

    而后,武长风便见李鑫的身形挡在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杀鸡焉用牛刀,你还不值得咱们大总管出手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真是站在一旁的李鑫,从见到卓越庭的第一眼起,他就对卓越庭没有什么好感,如果不是因为武长风下令,他打死也不会去将卓越庭叫回来的,让他自己一路狂奔下去,即使累不死他,也要让他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想法,终究在武长风的劝说下无法实现了,所以他一直耿耿于怀,想要找机会教训这个卓越庭一番。

    现在机会终于来了,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了?

    卓越庭本来信心满满,认为武长风无论如何也接不下自己这一拳的,却没有想到,李鑫居然坏了自己的好事。

    而且,看他出手,似乎没费什么力气,这个人的武功,似乎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差啊。

    收起了轻视之心,冷冷道:“我早就想和你算一算先前那笔账了,既然你找死,就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手腕一翻之下,已经挣脱了李鑫的束缚,随后一招黑虎掏心,直朝李鑫胸口砸去。

    李鑫冷哼一声,身形没有移动半分,右手反压之下,已将他这一拳挡在了外面,随后轻轻一拳,便砸在了卓越庭脑门之上。

    他这一拳虽轻,却足够卓越庭喝一壶的了。

    只见反应过来的李鑫,抱着脑袋在原地跳了两圈,随后以一种极为恶毒的眼神看着李鑫,想要看清他究竟几分本事。

    如果说李鑫只是轻功绝顶的话,那就太小看他的实力了,他拳脚上的功夫虽然不怎么好,也很少见李鑫使用过,但这并不代表,他不会或是拳脚功夫很差。

    对付卓越庭这样的人,他还是能轻而易举搞定的。

    见两人分出了胜负,武长风颇为可惜的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看来,你即使在这里抄一辈子的秘籍,恐怕也摸不到我的衣衫了!”

    卓越庭从来没有受过这般屈辱,眼见武长风口气越说越大,自己却半点办法也没有,气血上涌之下,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了,当下一个欺身,想要趁着李鑫大意的时候,去偷袭武长风一番。

    他反应虽然快,但怎么快的过轻功决定的李鑫了?在他身形窜出的时候,李鑫抬腿一脚,重重踢在了卓越庭小腹之上。

    一股锥心刺骨的痛楚,如同一颗炸弹一般,瞬间在他体内爆炸,只疼的卓越庭龇牙咧嘴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眼见自己不是李鑫的对手,看来凭自己一己之力,是很难拿下他们了!但这里毕竟是岳王宗,自己打不过他们,几位师叔伯却不见得。

    倒地呼痛的时候,刚想叫师父等人前来,却猛然想起,自己所处的地方来了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藏书阁啊,自己又被罚在藏书阁抄书,如果被掌门知道自己擅自离开藏书阁,他们又怎会帮助自己了?

    为了给自己开脱,又为了拿下武长风等人,卓越庭忽然计上心来,大呼道:“来人啦,有人闯藏书阁,快来人啊!”

    原本站在一旁的弟子,在看见卓越庭龇牙咧嘴的呼痛之时,心中暗呼痛快的同时,对眼前这个李鑫也心生了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一脚就将大师兄踢成这样的,看来这个人的武功不差啊。

    然而,正当他打着心中那点小算盘的时候,陡然听见卓越庭来了这么一句,他当真是哭笑不得,十分的无奈。

    大师兄,咱能不能硬气一点,打不过就回去练功嘛,这等空穴来风的话你也敢说。

    人家只是站在藏书阁门外,并没有想要闯入藏书阁的意思啊,只是你想要为难他们,才会被人家打的,你这不是纯属栽赃陷害,嫁祸他们吗?

    如果这件事让掌门知道了,他非扒了你的皮不可。

    心中腹徘一阵,却也不敢怠慢,挺身而出之下,已经挡在了卓越庭身前,而和他一样的弟子,在听见卓越庭这一声喊之后,便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岳王宗这些弟子里三层外三层的,将武长风三人团团围在了当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