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武大总管,你在练功啊!”颜文清哈哈一笑,推门而入,见到的,正是武长风打坐的模样。

    武长风长长出了口气,一副从入定中回过神来的模样,忙站起身来,躬身道:“不知道颜长老要来,多有怠慢之处,还请颜长老见谅!”

    颜长老?他怎么知道自己身份?颜文清望向武长风的神色,已经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?我可没告诉你这件事吧!”

    面对颜文清一脸狐疑的眼神,武长风也是微微一愣,自己是偷听了五人的谈话,才知道他的身份的,现在他突然问起此事来,自己倒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,自己能听见他们说话吧,如果是这样,自己恐怕也不用等着他们迎接了,直接下山就行了。

    脑子转了一转,便有了计议。

    “颜长老领咱们来的时候,贵宗那些弟子可没说替颜长老啊!”

    颜文清听他如此说,这才点了点头,略有歉意道:“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武总管早晚会知道的,哈,你那个随从没有回来?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迟暮之时,因为是在高山上的缘故,还能看见些许的光亮,但此时的山脚下,已经是漆黑一片了。

    按照武长风的说法,如果天黑之前李鑫赶不回来的话,李鑫就不用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并不抱任何希望的,现在却是急切希望李鑫能够回来。

    即使李鑫回不来,也要将玉佩送回来啊,不然,今晚自己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一脸焦急的神色,不仅有些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明明自己才是正主,他不好好迎接自己,却去关心李鑫,这样做是不是有些主次不分的意味在里面了?

    难道说他发现李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还是说李鑫身上有什么重要的东西?

    藏佛砚李鑫已经交给自己保管了,他身上并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啊?

    或者说,他只是担心他那个师侄,担心他会出什么事情?

    只是在山下的时候,听他语气,似乎不怎么在意那个叫卓越庭的弟子啊,那他现在这个样子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嗯?难道是因为他交给李鑫的那块玉佩?

    武长风脑子转得极快,片刻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只是他拿出玉佩的时候,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啊,而且他吩咐李鑫将玉佩交给卓越庭,应该不会担心玉佩会比李鑫拿走啊?

    想不通此节,武长风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没有,看这个样子,天黑之前,他是赶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如武长风所料一般,颜文清在听了他这句话以后,这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难堪起来,白红青三色不停在他脸上变幻,当真比江湖上变脸的艺人都要厉害几分。

    见他一脸颓废的坐在了自己对面,忧心忡忡的望着身下,武长风好奇,不由朝着他看着的方向瞧去。

    见他****已经有些鼓胀起来,武长风不禁露出厌恶之感来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好那一口?

    可是李鑫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显老,但他毕竟已经年过三十,即使颜文清真的好这一口,也应该找向自己这个年纪的才是啊!

    一阵无语以后,武长风似乎明白了什么,微微一笑道:“颜长老放心,即使李兄不能回来,他也一定会将玉佩交给贵宗的卓兄,前辈只要耐心等候就是,不用这般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武长风只见李鑫原本难堪的脸色,已经好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脸惊喜的抬起头来,却撞见了武长风一脸好奇的目光,为了掩饰尴尬,只能微笑道:“区区一块玉佩而已,又值不了几个钱,如果你那个随从喜欢,我送给他也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那块玉佩虽然是他开启自己院门的钥匙,但正如他所说一样,只是一块平凡的玉石打造而成,拿到市场上去卖,确实值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武长风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对于玉石这样的东西可谓是司空见惯,以他这样的身份,根本不会在乎一块玉石。

    这番客套话,毕竟能掩饰自己此行的目的,更能显得岳王宗的大气。

    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,又只是嘴皮子上说说而已的事情,他不会不干。

    可是他话音刚落,一人嘿嘿笑道:“既然你这么大方,我就却之不恭了!”

    颜文清回过头来,只见两人已经并肩走进了院门,左侧那人浓眉大眼,一脸的络腮胡,穿着岳王宗的服饰,腰带是橙色的,不用细看也知道,是自己的师侄卓越庭,而他旁边一人清瘦无比,真是自己先前见到的李鑫。

    只见李鑫身形一动,已经在卓越庭身上摸了一把,摊开手掌,一枚玉佩已经出现在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玉佩,李鑫说不出的喜欢,这一趟,自己可算没有白跑。

    这枚玉佩虽然不怎么值钱,但拿到市场上去换,多少能换点银子回来,武长风不在意这点小东西,自己可是珍惜的很。

    这都是银子啊,不要白不要!

    听见李鑫所言,又见他那了那块玉佩,原本一脸兴奋的颜文清,瞬间拉下脸来了。

    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,没有真要将玉佩送给你啊,还有你卓越庭,你怎么这么傻蛋,轻而易举就让他将玉佩拿走了?

    心中不住的暗骂二人,险些出手去抢李鑫手中的玉佩,自己此行就是为了这个东西,这下倒好,不但玉佩没有要回来,反而还接了接待武长风这么一个活,自己这是要干什么,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

    然而,他终究顾及自己是岳王宗长老的身份,不能在外人面前出手,只能眼巴巴看着李鑫手中的玉佩,唯恐他真的将玉佩手下了?

    等李鑫赏玩了一番玉佩,这才看着一脸肉疼的颜文清,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,难道你说过的话,想反悔不成?”

    言而无信,是江湖中人最为痛恨的事情。

    身为岳王宗的长老,一句话既然说出,自然是不能更改的,被李鑫逼到死角的颜文清,此时脸上除了无奈以外,还能有什么颜色了?

    见他如此,李鑫这才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!”转过身来,对武长风说道:“大总管,幸不辱命,天黑之前将这个傻小子带回来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