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文清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他叶书文如果再不答应,就显得有点不识抬举了。

    刚欲开口,却听张进说道:“老四,那个武长风有什么独特的地方,你居然如此想接见他?”

    同为宗门顶尖的存在,他自然不会怀疑颜文清会对岳王宗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,但颜文清这么急着想揽下接待武长风的事情,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的地方。

    颜文清心中那个苦啊,仿佛鱼胆下肚一般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如果说武长风有什么特别之处的话,颜文清是不怎么在意的,不管他是谁,来岳王宗干什么,只要有大殿之内的这几个人在,就轮不到自己操心,自己不用操心,又何必留意他有什么特别之处了?

    既然武长风没有特别之处,自己又要将这件事情揽下来,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不打自招的事情吗?

    难道他接待武长风只是为了早点拿到打开院门的玉石,好解决自己身体所需?

    很显然,他不能。

    为了将事情揽下来,他只能胡诌一番了。

    努力回想了片刻,觉得武长风武功不算差,想来他上山的目的,定然是为了求证自己武功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我与他交过手,这小子年纪轻轻,武功倒是不弱,我这不是担心他会对宗门做出什么事情来,所以才想亲自观察他一番嘛!”

    这样的理由,从任何一个宗门弟子口中说出来,张进等人都不会怀疑,唯独这个四长老,能说出这样的话来,当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啊。

    虽然觉得奇怪,但毕竟是好事。

    即使他们听颜文清赞许武长风武功,心中极为好奇武长风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既然四师弟已经和武长风交过手了,多少对他的武功路数有些了解,这件事交给他去办,那是再适合不过了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也不能无缘无故的与武长风动手不是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这件事就有劳四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同意,颜文清终于长处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娘的,他们都推着让着去做接待武长风的事,自己却死脸贴上去求他们让自己做这样的事情,不捞点好处,是不是对不起自己了?

    刚想说话,却听张进说道:“能让四师弟佩服的人,这天底下还没有几个,既然他有如此本事,咱们不如弄个擂台试探他一番如何?”

    虽然有张超群的拜贴,加上凌王府大总管的身份,但武长风此行的目的,他们并不了解,如果对方真的是想以一己之力独挑岳王宗,自己应当早做防备才是。

    听闻此言,叶书文等人均点头同意,唯独颜文清傻眼了,一脸死灰的看着张进。

    奈奈的,武长风武功是高,但他没有说要和咱们比试啊,突然弄出这么一出来,自己该怎么收场了?

    看着颜文清一脸不高兴的模样,张进便问道:“看四师弟的脸色,似乎是不怎么赞成比武这件事啊,难道说他真这么厉害,连咱们都不是他的对手?”

    对于有可能对宗门产生危险的任何事,张进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张进这么一问,便将颜文清的后路堵死了。

    自己如果说武长风的武功不怎么高,只是自己觉得他年纪轻轻便有现在这样的成就,他们恐怕又要疑心自己的言语,不让自己去接待武长风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自己说武长风奇高的话,自己这几个师兄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摸清对方的底细。

    在他颜文清看来,武长风的武功在自己几人之下,但宗门年轻一辈之中,想要找到与武长风匹敌的对手,那是绝对找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场比试真答应下来,到时候让武长风将自己整个宗门的年轻弟子都挑了,这件事如果传出去,他岳王宗的脸面往哪里放?

    而如果是自己等人出手,又有些以大欺小的嫌疑,这种卑劣的行径,可不是他们岳王宗能够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犹豫不决之际,脸上便露出了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但眼见大殿之中几人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狐疑起来,当下只能一咬牙道:“好,如此甚好,此举不但能摸清对方虚实,也能看出宗门弟子修炼的如何,掌门这一石二鸟之际,实在是高啊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大殿众人无不默默点头,张进脸上更是春光灿烂,大有几分沾沾自喜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颜文清见众人不再说话,心中担忧尽去的同时,一股莫名的无奈,又悄然爬上了心头。

    这个,自己怎么更武长风说?

    算了,既然已经答应了,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管他呢,反正有这几个老不死的在,他们会有办法处理的。

    眼下最重要的事情,是找到武长风,让他那个随从将玉佩还给自己,至于比武一事,自己再跟他随便编个理由就是了。

    见众人已经没有其他的问题,颜文清忙从大殿之中退了出来,顾不得放在大殿之中的月华子,径直朝接待武长风的住处而去。

    自从颜文清走后,武长风并没有踏出院门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虽然极为好奇,这个岳王宗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,居然能屹立东山这么多年,但他现在毕竟是岳王宗的客人,不能坏了人家的规矩。

    在对方没有正式接待自己以前,自己还是老实待在院中比较好。

    至于观察岳王宗,他倒不怎么着急,毕竟有眼力与耳力在,自己轻而易举就能打听到不少消息。

    在山脚下之时,武长风只能看到半山腰的情形,此时他就在半山腰上,自然能看清山顶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至于大殿之内的交谈,武长风自然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“比武?倒是一个好注意!”

    武长风极想了解岳王宗的武功路数,正愁没有机会,他虽然与颜文清交过手,但那瞬息的功夫,却无法窥见对方的武功路数,有了这么一个擂台,自己倒能省不少口舌了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之际,便整理了一番衣裳,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,静静盘膝坐在了院中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因为颜文清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颜文清究竟想要干什么,为什么非要接待自己,他虽然有眼力与耳力在,却无法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只是见到颜文清在一个院子前徘徊了片刻,便重新回到了大殿,至于他心中所想的事情,武长风真的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还要好好试探他一番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