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颜文清回到大殿的时候,殿内已经变得安静下来,四人均是轻咄着茗茶,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见到颜文清之后,四人只是扫了他一眼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见众人如此,颜文清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对于宗门之事,他是从来不过问的,现在自己为了打开院门的玉佩,这才想要将接待武长风的事情揽下来,做得这样明显,他们会不会起什么疑心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颜文清只是咳嗽了两声,问道:“怎么,刚才的事已经办妥了?”

    宗门都有各自的修行,如果不是为了宗门着想,谁会愿意去做接待外人的事情了?

    所以作为这一次接待的二长老,叶书文对颜文清是极为不满的,听他如此问话,当下冷哼一声,便侧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颜文清干笑两声道:“看样子,这件事交给老二了啊!怎么,不乐意?如果你不想去的话,用你那个雪云蚌交换,我或许会考虑帮你走这一趟!”

    雪云蚌属于极寒之物,对于叶书文的修炼大有好处,这样的宝贝,他又怎么会交出来了?

    听颜文清如此说,叶书文更加不快,侧过头去,并不搭理颜文清。

    虽然说众人都看不惯颜文清这种遇事就跑,事情了了就马后炮的做法,但他们同为师兄弟,早已经习惯了他这种做法,虽然不怎么待见颜文清,却也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作为掌门的张进,不愿宗门起内讧,见颜文清吃了闭门羹,也只好出来圆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就少说风凉话了,你不是回去了么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颜文清直来直去的做法,他们早就司空见惯,如果不是什么大事,不敲宗门的警钟,恐怕连自己都找不到他的人影。

    以往只有颜文清来找自己,自己是绝对见不到他的人的,今天他如果不是为了邀功,自己也难以见到他的人,只是他极为好奇,为什么他离开之后,又折转回来了?

    颜文清只能尴尬一笑,将自己弄错了玉佩的事情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看你们在商量正事,所以才回来问问看,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招呼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不想说出自己弄错玉佩的事情,让他们嘲笑自己,所以只能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,好将此时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他这句话刚出口,大殿中的众人都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?老四这是浪子回头了?

    见他一脸不自在的模样,张进当先凑到他近前,伸手一搭他额头,喃喃自语道:“奇怪,没有生病啊,你今天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颜文清能说自己弄错了玉佩,只能等武长风的手下回来之后,自己才能进院子的事情吗?很显然他不能,所以他宁可被他这几位师兄当成怪物一样瞧,也不愿说出自己弄错玉佩的蠢事。

    尴尬笑道:“这不是最近闲得慌想早点事情做嘛,有什么需要处理的,你们尽管吩咐我就是!”

    看着颜文清一脸不自在的表情,众人都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张进见他确实没有生病,重新坐回椅子中以后,神情淡漠的说道:“都已经处理好了,没什么事要做了。”

    颜文清一愣,有种想哭的感觉,不带你们这么玩的啊,我还想早点近院子呢!

    但他却不敢将实话说出来,只是反问叶书文道:“真的都已经处理好,不需要我帮忙了吗?”

    叶书文本来就不想做接待的事情,而且这还是他赢回来的,要知道,他们几人没少干过猜拳这种事,只是以往为的是分配资源,这一次却是接待。

    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赢了他们,最后得到的居然是接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颜文清的这句话,如同刀子一般戳在他胸口,扎心啊!

    “少这般假惺惺的,往日怎么没见你这么勤快?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,别在这里站着,看人让人揪心!”

    嘿,我好心好意的要替你,你倒损起我来了。

    以颜文清的性格,他早就掉头走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,院门的钥匙还在李鑫身上啊,自己能这么一走了之了吗?

    虽然说赵冲拿到玉佩之后,一定会交换给自己,但等到那个时候,自己早就鼻血流干而死了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这个情况,总不能拉了一个女弟子或是下山随便找个人就解决了吧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名声可以不要,但岳王宗的名声,他还想不想要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只能忍了叶书文这句极为呛人的话,微微一笑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,让你发泄发泄也好,你毕竟年纪大了,憋出问题来,对咱们岳王宗可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叶书文心中那个郁闷,当真想一巴掌拍死他,可是他们毕竟是宗门的长老,大打出手之下,终究影响不好。

    只得憋下这口气,重重哼了一声,便不再理会颜文清了。

    张进见颜文清如此,心中更加好奇,这个老四,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,难道说他突然醒悟了,想为宗门做点什么事了?

    但见颜文清还是那般嬉皮笑脸的模样,和以前没有丝毫的变化啊,狗改不了吃屎,他颜文清同样改不了不劳而获的性子。

    打定主意要试探他一番,接过颜文清话头道:“你如果真心实意想为宗门做点事,那就去东山抓两只丹鸽回来。”

    丹鸽虽然不是什么珍惜之物,但对于岳王宗来说,丹鸽的用处还是极大的,不仅能帮助宗门弟子提升内力,还有滋补养颜的效果。

    只是因为丹鸽所在的东山是一片深林,林中凶手极多,即使他们极为长老去,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弄回丹鸽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条件,足够难道颜文清了。

    果然如张进预料的一般,颜文清干笑两声道:“抓丹鸽这样的事情,只能由轻功绝顶的高手去做,譬如叶二哥,我只能打打杂,做点接待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个马屁,拍得叶书文极为舒服。

    单纯的打斗,他或许不是掌门的对手,提到炼丹,他不及大师兄肖云,但说到轻功,他可是不输任何一人的。

    叶书文僵硬的脸上,终于好看了些许,但语气仍旧冰冷道:“我见你不将咱们放在眼里,还以为你忘了咱们的本事呢!”

    叶书文这句话虽然不怎么中听,但他总算是开口了,只要他不赌气,自己就有办法让他答应,将接待武长风的事情交给自己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他们有什么本事我不知道,但叶师兄的轻功我是不敢忘的,那一招蜻蜓点水,只要见到的人,谁不膜拜叶师兄的风采了?既然掌门已经开口了,不如咱俩换换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