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王宗大殿之内,颜文清一改先前的严肃,翘着二郎腿坐在下首,骂骂咧咧道:“这一次幸好我要下山去置办点东西,不然咱们岳王宗的脸面恐怕就要丢干净了,师兄,就冲这个,我那七斤月华子是不是可以用宗门内拿了?”

    月华子,有固本培元,强肾健体之效。

    坐在大殿正中的张进皱了皱眉,一脸不快道:“这月华子乃是用来炼制弟子们服用的健体之药,一粒丹药之中有一钱已经算是超标了,如今你要七斤,这不是狮子大开口么?”

    颜文清一脸嬉皮笑脸的模样,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月华子别处难得,我岳王山可是出产不少,区区七斤,又哪里多了?作为报酬,难道你想将你那珍藏的虎鞭酒送给我?”

    张进干咳两声,偷偷望了一眼大殿之中另外三人,见三人均是一脸诧异的望着自己,白玉的脸上终究泛起陀红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长老了,这点小事也来邀功,你别扯开话题,你要月华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月华子的功效与虎鞭酒的效果其实一样,只是虎鞭酒难寻,而且还是张进的珍藏,颜文清不好意思开口之下,只能退而求其次了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月华子吃多了,嘴里一直都是干涩的感觉,如果师兄舍得,赏我一壶虎鞭酒,我就不要那些月华子了。”

    张进现在很想打人,真的很想。

    对于虎鞭酒一事,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只是因为又一次与自己这个师弟喝多了,无意中透漏了两句,这才被他知道了,却没有想到,今日在大殿之上,他居然公然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想将颜文清带偏的话题重新带回来,哪里知道他一句话有半句不离虎鞭酒,为了避免尴尬,一咬牙便说道:“好,七斤月华子就七斤月华子。”

    他想早点结束这样的话题,所以只能堵住颜文清的嘴了,至于虎鞭酒,他自己都不够用,怎么会舍得给自己这个师弟了。

    而颜文清听他答应,也不理会其他事情,谢过之后,便径直朝丹药房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颜文清潇洒而去,张进隐隐觉得,自己是不是又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中了。

    以后他向自己讨要东西,只要提起这个虎鞭酒,自己岂不是都要答应他了?

    以他这个挥霍无度的性子,整个岳王宗恐怕都不怕他挥霍的,看来,得另外找个办法堵住他的嘴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为掌门,不能现在思量这样的事情,毕竟凌王府的大总管已经上山,自己还要与其他人商量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开口,大殿之中一个眉须皆白的老者面楼疑惑道:“张师弟,月华子的功效是强肾健体,但这个虎鞭酒又是什么来头,听小颜的口气,这个虎鞭酒似乎比月华子的效果好得多啊,如果当真如此,以后丹药之中的月华子就改为虎鞭酒,弟子们岂不是受益无穷了?”

    眉须皆白的老者,乃是岳王宗大长老肖云,张进的师兄,因为一心专研炼丹之术,对于掌门之事毫无兴趣,所以岳王宗的掌门,最后传给了张进。

    听肖云又扯到虎鞭酒之上,张进好容易松了的一口气又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咱们聊点正事好不好,竟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?

    心中虽然腹徘一阵,脸上却是微微一笑道:“这虎鞭酒终究是酒,比不得月华子好用,我知道师兄是为了宗门弟子着想,但这个虎鞭酒,终究不能取代月华子的。”

    听张进如此解释一番,肖云肖长老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直引得另外两人抿嘴轻笑,却又不敢揭穿掌门张进的老底。

    等众人不再追问此时,张进这才说道:“凌王府虽然是西境王府,但终究也是王府,更何况凌王府的这位武大总管给咱们周国武林长了不少脸面,不知道诸位觉得,咱们应当以什么礼数迎接他?”

    宗门虽然与王府有着一定的仇视,但对于接待的礼数却也有各自的分配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般人求见,想要拜入岳王宗学艺,岳王宗只需打发两个年数长些的弟子下山,将人引进门就是了,至于一方的霸主富商,岳王宗则需要派内门以上的弟子接见。

    至于往后贵族,则需要长老们亲自接见,能让宗主出面亲自迎接的,普天之下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听张进说到此事,堂下三人均露出思索之色。

    武长风作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按理说应该按照富商贵族的礼仪接见,不是派内门弟子,就是长老们亲自去。

    但鉴于武长风对大周武林做出的贡献,只是派内门弟子或者长老去的话,似乎又有些轻视对方的嫌疑。

    这件事,还真是一个伤脑筋的问题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眉须皆白的肖云说道:“既然他并不是以凌王府大总管的身份前来,咱们派内门弟子过去,足以见咱们对他的敬意了。”

    坐在他下手的一个斯文书生一甩折扇,一脸严肃道:“不可,他虽然没有用凌王府大总管的身份上山,但毕竟是凌王府的大总管,咱们如此做法,恐怕会得罪了凌王府。”

    此时只是早春时节,扇子这类的物件并不合时宜,但如果知道这个斯文书生的都知道,他的一手扇子功夫天下无双,已经成为了他的兵刃,一年四季,没有哪一天是扇子离过手的。

    正如一名剑客,是不可能忘记待自己的佩剑一般。

    此人名为郭文,是岳王宗的三长老,模样看起来虽然年轻,岳王宗却没有人敢轻视他。

    听他如此说,众人均是一脸深意的点了点头,但片刻之后,又一个问题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按照凌王府大总管的礼仪接待武长风,那就需要内门以上的弟子接待了,而鉴于武长风的功德,只有长老以上的人物去迎接他,才会显得岳王宗对他的重视。

    然而,大殿之中的人都很明白,指望那个整日里游手好闲的四长老是决计不行的,所以,只能是他们四人中的一人前去。

    最先想明白的,是大殿之中一直沉默不语的叶书怀,此人一脸方正,看上去如同普通人一般,但他一身外家功夫却是练到了极致,也正因为这一点,他才能跻身岳王宗二长老之列。

    当先朝三长老郭文看了一眼,示意他去,因为武长风的身份,他去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而郭文看见他的眼神之后,也立时反应过来,回过头去,望向了眉须皆白的大长老肖云。

    肖云只对丹药感兴趣,武长风又不是炼丹的名家,所以看见郭文的眼神之后,肖云很自然的将目光落在了掌门张进身上。

    张进身为掌门,自觉自己去接见他,未免太瞧得起武长风了,所以在看见肖云的眼神之后,又将目光落在了二长老叶书怀身上。

    许久,大殿之上都是这种眉来眼去的情形,直到一人一脸兴奋的提着一袋东西进来,大殿之中的僵局才得意打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