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武长风一脸的疑惑,颜文清一脸的苦涩,都怪自己这两个师侄,这下可闹出笑话来了。

    尴尬一笑道:“额,这个,还是老夫说给你听吧。”

    当下,颜文清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说给武长风听了。

    原来张超群递上了书信之后,岳王宗掌门张进并没有太过注意,但看了拜贴,知道是武长风要上山之后,他这才命人下山迎接。

    只是张超群拜贴上只写了武长风的名字,又说武长风不想声张此事,所以他以为武长风只是孤身一人上山,并没有待随从,以至于传令下来,到了赵冲这里,就成了武长风独自一人了。

    至于后来的事情,就是赵冲二人怕三人泄露了武长风的行踪,这才催促他们离开,没有想到因为此事,双方竟然起了争执。

    说开以后,赵冲二人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了,不管怎么说,毕竟是他们失礼在先,想找机会开口溜走,却在颜文清怒目瞪视之下,只能缩头缩脑的跟在武长风身后。

    正当一行人准备往山上去的时候,一人忽然喝道:“大总管,你就这么将我丢下了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与卓越庭缠斗了许久,方才折转而回的李鑫。

    见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,武长风点了点头,而后又问道:“追你的卓兄呢,他人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化干戈为玉帛的事情,武长风不想因为李鑫而再闹出什么误会来。

    只是李鑫拍拍手,一副轻松的模样说道:“那傻小子以为我去中土了,一路狂奔之下,现在已经过了过了郭河镇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众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,李鑫已经凑到了武长风近前,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说道:“怎么样,我这一招金蝉脱壳之计还成吧!”

    随后一直武长风身边的颜文清问道:“他是谁,我先前怎么没有见过?”

    而后便见到赵冲二人毕恭毕敬的模样,他隐隐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先前他见武长风与这位老者谈笑风生,看似极为亲密,只以为武长风遇见了熟人,所以才会这般,现在看来,自己似乎想错了,他不会是岳王宗的人吧?

    那方才自己骂卓越庭的事,他岂不是全都听了去?

    糟糕,自己是不是又坏了大总管的事了?

    抬起头来,正好撞见了武长风可以杀人的眼神,担心之下,只得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而后,便听武长风歉然道:“他就是这样口无遮拦的,还请颜前辈不要放在心上,我这就命他将卓兄追回来,免得卓兄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正欲呵斥李鑫,却听颜文清长叹一声道:“算了,他一直自持武功高绝,不将旁人放在眼里,让他吃一次亏也没什么?”

    听颜文清如此说,李鑫如蒙大赦一般点了点头,郭河镇离这里就有四五里路程,自己来回都需要一炷香的时间,而且那个卓越庭一直想中土而去,已经走了不少时间了,自己如果去追,今晚恐怕很难赶回来了,他可不想为了叫回那个傻子,而白白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事,自己与他交手的时候,可没少骂他,气得他头脑发晕之下,他这才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住自己,自己即使找到了他,他恐怕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正当他准备感谢颜文清体谅自己,好让自己少受点罪的时候,武长风冰冷的声音,如同一盆冷水浇在了他头上。

    “祸是你闯出来的,你必须收拾好了,天黑之前如果不能将卓兄带回来,你就不要来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不像是在看玩笑,李鑫彻底的傻眼了,来回少说也有十里的路程,此时又已经是晌午了,天黑之前将他带回来,自己没有听错吧。

    其实来回的路程倒难不住他,主要是他不敢确定,自己与卓越庭碰面之后,他会不会冷静下来听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见李鑫一脸的为难之色,颜文清大致猜出了他的难处,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来,对李鑫说道:“有劳这位小兄弟了,你将此物交给他,他自然会相信你所言。”

    李鑫一怔,没想到你也是这样一个人啊。

    说好了不让我去的呢,说好了让他涨点见识的呢,你怎么能变卦变得这么快?

    心中虽然憋闷,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,忙结果颜文清手中的玉佩,便直朝郭河镇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见他走后,武长风又歉然道:“给贵宗添麻烦了,实在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颜文清却摆了摆手道:“我那个师侄的武功我清楚,能将他甩开的人可不多,你这个朋友的轻功,可不是一般的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一路谈笑风生的朝着山上而去。

    到得半山腰,武长风只见原本陡峭的山路忽然变得开阔起来,空旷的空地之上,贴着山体建着一排排的房屋,不少人在一块空旷的地方比划着,也有些静坐在角落之中,正在参悟什么。

    山腰上的屋舍空地,本就给武长风极大的惊讶,加上这些练武的人,武长风更觉得震惊。

    能在陡峭的悬崖之上开出这样的一处居所来,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而岳王宗作为一等一的宗门,门下弟子居然也如此刻苦用功,他倒是觉得,自己这几日确实有些懒散了。

    颜文清带着众人穿行于众弟子之间,直朝着最东边一处宽大的房子而去,其间不少弟子躬身相迎,而后三五成群之下,小声谈论着武长风等人。

    不用听也知道,定然是他们觉得自己被颜文清领着,让他们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个颜文清在岳王宗内的地方,也不是一般的高啊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知道颜文清的情况,他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一向不理会宗门之事的颜长老,什么时候居然变得这般勤快,亲自干起接待的活来了?

    武长风不知道此事,他也不想了解此事,他前来的目的只有一个,天尊诀。

    如果岳王宗所练的武功,并不是如自己猜测一般的话,那他这次上山,就显得没有丝毫的意义可言,至于他们宗门内的事情,武长风是不方便插嘴的。

    武长风本以为这个四长老就足以接待自己,没有必要惊动其他人,岂知颜文清将二人领进屋内之后,便让武长风在大厅中等候片刻,等他通知了掌门之后,再行接待的礼数。

    武长风对于这些一窍不通,所以只是频繁点头,并没有多问两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