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番折腾之后,赵冲再一次老实下来,武长风便问道:“修习了这门功法,可有什么独特之处?”

    虽然赵冲所说的并非天尊诀,但武长风见卓越庭出手与自己极为相识,不问清楚情况,他是不会甘心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赵冲是真不知道了,他只是一个外门弟子,可不知道天月诀是什么,更不知道修习之后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你打听我岳王宗的内功心法干什么?”

    内功心法是一个宗门的根基所在,他虽然只是一个外门弟子,却也知道内功心法的重要性,担心自己泄露了宗门的心法惹出什么祸来,忍不住好奇又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多嘴,除了换来身上的一根银针以外,其他的他什么都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见赵冲确实不知,武长风也不想再与他浪费时间,对王文平点了点头道:“他们连个就交给你了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很想知道,卓越庭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夫,只有与他交手一番,才能摸出对方的底细。

    如果运气好,自己将他拿下,想要知道什么,就更加轻而易举了。

    他与李鑫折腾了如此之久,现在正是自己出手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可是他身形还未动,一人便飘然从岳王山上飘落下来,见了眼前的情形,眼神瞬间变得冷淡起来。

    “如此对付我岳王宗的弟子,你也太不将咱们岳王宗放在眼里了。”来人也是一袭白衫,腰上所系的腰带却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岳王宗出口伤人,就将咱们放在眼里了?”不等武长风开口,王文平已经接过话茬。

    对方只是冷冷扫了王文平一眼,随后对武长风道:“敝宗的事情,敝宗自然会处理,你们用如此手段对付我岳王宗的弟子,就是对咱们岳王宗的不敬,小子,你如果识相,放了我两个师侄,给他们赔礼道歉,我可以不追究此事。”

    王文平还欲再出口,武长风已经接过了话题,不以为然道:“如果我不放他们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既然对方缠住自己,让自己无法分身去找卓越庭,但这个老者是他们的师叔,定然比卓越庭强了不少,自己找他过招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武长风并没有打算和解,反而是存了火上浇油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老者本来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,认定武长风会按照自己所说的去做,却没有想到他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眼中闪过一丝杀机,冷冷道:“找死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老者便飞身而起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觉一股澎湃的力量,席卷了自己四周,连带着周围的碎石树叶,都一并向自己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强大的气势,难道说,他已经是一等武师了?

    心中存着狐疑,武长风却不敢轻视对方这一掌,双手画了个圆,一道无形有质的屏障便出现在了武长风身前。

    那些激射而来的碎石残叶,在撞上这一道屏障以后,便滑落在武长风脚底下了。

    见武长风露了这一手,老者不敢再有轻视之心,收了掌力,一脸惊讶道:“你是何人,师承又是何处?”

    他武功在岳王宗虽然排不上名号,但在天下武林之中,却很好能遇到对手,即使是能接下他这一掌的人,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,武长风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,竟然能接住他这一掌,这让一向谨慎的他,如何不惊讶了?

    小小年纪,能将武长风练成这般的,如果没有名师指点,绝对做不到这般,岳王宗虽然不惧天下任何宗门,但只是为了些许的小事,给自己树立一个强大的敌人,这样的事情,他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问清对方师承之前,他选择了冷静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“我这点微末功夫,又哪里有什么师父了,都是自己胡乱摸索出来的,让前辈见笑了,在下武长风,请问前辈大名。”

    虽然武长风挡下了对方这一掌,但他能看出来,自己并非这个老者的对手,更何况,自己现在在岳王宗门前,这老者只要呼喝一声,自己今天就要栽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真得罪了他们,他们可不会理会自己是不是凌王府的大总管。

    听武长风所言,老者脸上明显露出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自学成才?还能走到这般地步?如果有师承,那他的前途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而后老者便清清楚楚听见了武长风这三个字,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鲁莽行事。

    武长风,凌王府大总管,给夏国使者下马威的同时,更将不少前去闹事的宗门弟子给拿下了,就冲这一点,他也不敢将武长风怎么样。

    引起天下众怒的事情,他是绝对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存了狐疑,不确定眼前这个少年,便是掌管凌王府的武长风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天岳书院第一庸才,如今凌王府的大总管?”

    面对对方如此问话,武长风心里多少有些不快的,第一庸才的名号,是他这一生最大的污点,但不知道为什么,这件事居然传得天下皆知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不怎么高兴,但对方所说的却是实情,只是无奈苦笑道:“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,想不到前辈居然连这个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承认此事,又见他一脸的不高兴,知道自己口快之下,将第一庸才的名头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下恭敬行了一礼道:“不知武总管亲临,多有怠慢之处,还请见谅,老朽颜文清,久仰武总管大名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朝赵冲二人狠狠瞪了一眼,低喝道: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,还不快给武总管赔礼?”

    赵冲二人见到颜文清之后,早就一脸兴奋的等着了,自己这个师叔虽然嗜酒如命,武功却是半点不差,有他出马,不怕武长风不放了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,在二人听见武长风自报家门之后,两人的脸彻底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奉师门之命,在山下等候多时,毕恭毕敬恭迎的,正是一个名叫武长风的人,却没有想到,自己只是因为看见对方多出两人,便没有问他的名号,以至于弄出如此大的误会来。

    见自己师叔都对武长风礼让三分,他们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傲气,一瘸一拐的爬了起来,恭敬朝武长风一礼。

    “方才得罪武大总管之处,还请武大总管见谅,武大总管大人大量,就饶了咱们这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听二人言辞诚恳的道歉,武长风却是一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们不是对我极为不满,用眼神已经将我凌迟了不下千万遍的吗,怎么现在对自己如此恭敬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