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无奈摇了摇头,这个李鑫,还真是一个闯祸精,每次弄出一摊子事情来,最后却要让自己圆场,他也不知道,自己将李鑫收入帐下究竟是对是错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祸已经闯出来了,也只能将眼前的事情先处理了再说。

    一脸淡定从容道:“尽管做你的事,怕什么,有我呢!”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不知道岳王宗有多少高手,也不知道破解岳王宗功法的招数,但他有凌王府大总管这个身份在,还不至于怕了一个岳王宗。

    而李鑫虽然有些莽撞,将这个姓李的打了,而且实在岳王宗脚下,但他却觉得,李鑫的出手,并没有半点错。

    首先岳王宗这个上山的法子他就有些看不顺眼,自己前去拜见,居然要让自己等,这是有多大的架子,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?

    他不知道岳王宗以前是不是这个样子,更不知道穆王府是怎么处理岳王宗这样的宗门的,但有一点武长风却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任由宗门坐大,对王府实在没有半点好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点,自己就可以不去岳王宗了,只有绝对的实力,才能让岳王宗知道王府的存在。

    而后便是这个李姓之人对自己的无礼,让他确实有些恼怒,自己身为凌王府的大总管,他一个小小的宗门弟子,居然敢用这样的口气与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自己也没有让他对自己毕恭毕敬,但最起码的尊重,他应该知道他,开口一个喂的,这是丝毫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,他才会这般目中无人,但正因为如此,他才能真正看清岳王宗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宗门弟子都如此的嚣张,那宗门内那些长老,岂不是更加不可一世了?

    所以在李鑫出手打了姓李之人以后,武长风倒觉得他的做法并没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说出了自己心里所想,但这句话却让李鑫微微一愣,心头一热之下,眼眶竟有些氤氲了。

    大总管这是认可自己了?

    岳王宗的实力,自己可是亲自试过的,即使是自己这样的身手,也难以上得山去,这件事情,武长风可是亲眼见过的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实力的宗门,自己打了他门下弟子,他们又岂会与自己善罢甘休?

    即使自己今日走脱了,等他们问明了情况之后,未必不会派人为难自己,虽然说自己轻功了得,但终究是一件麻烦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这句话,却是将这件事揽在了身上,他不仅不逃,反而让自己做自己该做的事情,这就说明,他已经将自己的事情,当成了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此有魄力的一个人,虽然只是说出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如何能不让他心思起伏了?

    激动之下,一咬牙,狠狠一巴掌又抽在了姓李之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那姓李之人原本见他惊慌的脸色,已经有些得意了,此时冷不防的挨了李鑫一巴掌,却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自己可什么都没有干啊,我又哪里得罪他了?

    一脸委屈的看了李鑫一眼,问道:“你干嘛打我?”

    见到眼前如此情景,李鑫也有些不好意思了,他只是因为武长风的话有些激动,无法释放之下,这才找到了姓李之人,此时听他问起,略显尴尬道:“额,不好意思,一时激动而已。”

    但话刚说完,便觉得有些不妥了,自己明明是找他算账的,为什么会跟他道歉,打了就打了,又哪里有什么原因了。

    恼怒之下,又是一巴掌甩在了李姓之人脸上。

    那李姓之人原本秀丽的脸上,此时已经盖满了桃花,心中虽然满是不解,却怕自己又哪里一句话不对得罪了他,自己又会被他扇上两巴掌。

    所以,李鑫这一掌打完之后,他只是委屈的捂着脸,一脸畏惧瞧着李鑫,时不时那眼角余光少一眼岳王山,一起自己那个英明神武的大师兄,能替自己出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武长风冷眼旁观这一幕,心中却是暗暗好笑,这个李鑫,还真是一个活宝,无论多么严肃的画风,在他面前都能变得搞笑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武长风脸上的笑容化开,众人只见白衣飘飘,一人已从岳王山上飘飞而下。

    武长风清楚看见,他腰间的那根腰带,居然是橙色的。

    看来,岳王宗的身份,是看腰带的啊。

    见对方手握长剑飘飘而来,武长风没有丝毫的诧异,只是点了点头示意李鑫小心,随后站起身来,躬身道:“不知兄台高姓大名,这一手轻功实在不俗啊。”

    来人扫视了一眼四周,情况已经非常明了,而听了武长风所言,这人没有丝毫的谦虚之意,昂首挺胸之下,竟然有几分傲气在。

    傲然道:“那是自然,咱们岳王宗的武功,能差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开口,李鑫已经站起身来,嘿嘿一笑道:“我看不见得吧,瞧瞧他们的德行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见对方皱眉望着先前那两人,李鑫脸上笑容忽然变得严肃起来,问道:“怎么?难道他们不是你岳王宗的人?难怪说他们武功这么烂,原来如此啊。”

    李鑫自说自话,却让新卓的脸变得通红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,不知如何是好了,自己承认他们是岳王宗的弟子吧,那先前自己说的话又算怎么一回事?而如果自己不承认他们是岳王宗的弟子的话,自己就没有理由和他们动手了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,冷冷对李鑫说道:“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,咱们手底下见真章。”

    见到倒地不起的赵风,他并没有觉得什么,只是李生脸上鲜红的巴掌印,却让他感到极为的羞愧。

    堂堂岳王宗的弟子,居然给人打成这样,如此打脸,不是欺负岳王宗没人么?

    所以,在出手之时,他并没有留情的意思,别人是怎么对付岳王宗弟子的,他定然会加倍奉还。

    为了岳王宗的面子,他可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见对方出手,武长风亦是微微一愣,没有想到他如此年轻,竟然能练成如此武功。

    只是他这套掌法,似乎有些熟悉的感觉啊,只是他的出手,却又与自己印象中的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们修习的真的是他天尊诀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