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武长风稳如泰山立在一旁,李姓之人有些狐疑起来,偷瞧了国字脸那人一眼,见对方并没有阻止的意思,这才大着胆子说道:“喂,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,难道不不写拜贴,不想上山了?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挑了挑,眼神中闪过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小伙子,你这是想挑事啊,先前你那般无礼,我看在你这个师兄的份上,已经放过你你一马了,你现在仍然如此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?

    这里虽然是岳王山脚下,但也不是你岳王宗的地盘,你能带在这里,我就不能了?

    正欲发作之际,却听李鑫冷冷喝道:“小子,你如果向武兄道歉的话,我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!”

    自从张超群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,李鑫二人称呼武长风大总管的事,让他猜测了武长风的身份之后,武长风便让二人称呼自己武兄了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李姓之人,李鑫是着实有些恼怒了,就算是张府的两位公子,也不敢对大总管无礼,你一个小小的岳王宗弟子,居然敢对咱们大总管吆五喝六的,你着不是明摆的打我的脸,没将我放在眼里吗?

    那李姓之人听了李鑫所言,先是微微一愣,看不出来,这家伙还挺忠心的嘛!自己只是胡乱称呼了这个姓武的一番,他就跳出来啦!

    而后瞧了一眼国字脸的神色,便冷哼一声道:“如果我不道歉,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三人均显得瘦弱了几分,而且三人衣着只是一般,量他们三人也不是自己这位师兄的对手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里是岳王宗,即使动起手来,自己只要呼喝一声,立时便有师叔伯们下来帮忙。

    仗着宗门的势力在,他这点胆色还是有的,如果不是国字脸之人碍于宗门的颜面,自己早就将他们赶走了。

    让他们待在这里这么久,又与他们说了一番话,已经够给他们面子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在他说出这句话之后,他只觉一股凛冽的寒意直朝自己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抬眼望去,却见李鑫冷冷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武兄,我看这个岳王宗也不过如此,这个山,咱们上不上都是一样了。”言罢,一掌拍出,直朝李姓之人面门而去。

    见李鑫出手,国字脸之人微微皱眉,随后反手一压,将李鑫这一掌的力道泄去,只是如此一来,李鑫手臂上的力道,便尽数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国字脸连退三步,这才站稳身形,原本冷淡的目光,瞬间变得阴沉起来。

    低声对身旁李姓之人说道:“李师弟,此人不好对付,你赶紧上山,请卓师兄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李姓之人闻言,有些不信的扫了李鑫一眼,随后见国字脸一脸谨慎的模样,不敢拖大之下,转身便朝山上而去。

    论武功,他可是不及自己这位师兄的,既然赵师兄说打不过对方,自己肯定也不是他对手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是岳王宗的弟子,但眼下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卓师兄与赵师兄关系极好,又是同辈弟子中会出色的一个,有他前来帮忙,这件事应该能摆平。

    只是,他有些高估了自己这个赵师兄的实力,原本与李鑫对峙的国字脸,在李姓之人转身的刹那,就已经被李鑫神出鬼没的一掌给打翻在地了。

    而后他只觉自己后颈一疼,便被人掐住了脖子,随后,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一圈,便重重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等惊魂未定的他抬起头来,却见武长风淡漠的瞧着远方。

    他们,竟然有如此身手?

    李姓之人这是才感觉到畏惧,他还没见李鑫出手呢,怎么就被他摔翻在地了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自己眼前这个人,似乎根本不将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以及用意之下,他只是无助的望着已经昏迷过去的赵姓之人。

    李鑫没有给他过多的思考时间,趁着他一脸茫然的时候,低喝道:“如果你磕头认错的话,这件事咱们就当没发生过!”

    处于本能的反应,李姓之人刚想磕头,却猛然想起来,自己可是岳王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冷冷扫了武长风一眼,而后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你们只要敢动我一下,咱们岳王宗是不会放过……哎呀!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有说完,李鑫已经重重一掌拍在了他后脑门上。

   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啊,得罪了人还不只知,像他这样的人,也只有自己辛苦一点,让他长点记性了。

    然而,李鑫毫无预兆的一掌,却将李姓之人彻底激怒了,咬牙切齿道:“你敢打我!得罪了咱们岳王宗的人,都不会有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这一次,李鑫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他脸上,像他这样的人,只有打到他怕,他才知道什么叫做老实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,武长风并没有阻止李鑫的意思,虽然他可以等上一天,但他却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一个岳王宗而已,难道他还能翻出王府的手掌心不成?或许将他门下弟子打了,自己能快点上岳王宗一趟。

    果然,在接连被打了四下耳光一时候,李姓之人便老实了许多,只是见他一脸倔强的模样,李鑫却没有打算放过他。

    “趁我没有改变注意以前,你最好乖乖认错,不然明天的今天,很可能就是你的忌日了。”

    他见武长风没有阻止自己的意思,行事便越来越大胆起来,至于说要将李姓之人杀了,却只是吓唬对方的话而已。

    那李姓之人不知道是骨头本来就硬,还是为了顾及岳王宗的颜面,在李鑫冰冷的声音之下,他居然没有半点低头的意思。

    反而仰天长啸道:“卓师兄,咱们被人欺负了,你若是再不来,赵师兄可就没命啦!”

    此地颇为空旷,此处又是高山,他这一声喊出去,整个山林都回荡着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此地就在岳王宗脚下,从宗门赶来支援,只片刻的功夫。

    李鑫本来见他极为硬气,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来这么一招,反应不及时之下,居然让他得逞了。

    等到李鑫将他的嘴堵上,这句话已经远远传了开去。

    抬头瞧了一眼,见岳王山上并没有什么动静,李鑫这才一脸畏惧道:“武兄,咱们现在该怎么般?要不将他收拾一番,咱们三十六计走为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