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总管,你太不厚道了!”刚落脚,李鑫就抱怨道。

    虽然见到大总管满面春风的模样,知道大总管的事情已经办成了,但想到先前张府大门前武长风所说的话,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快。

    当时大总管那般说,无异于是将自己送给张跃群啊,如果不是自己轻功了得,自己恐怕要躺着从张府出来了。

    大总管难道就这么放心自己,放心大胆的让自己胡来?

    “能者多劳,这一次辛苦你啦!回去之后,我一定好好奖赏你一番。”武长风也觉得自己所为有些欠妥,如此容易失去人心的事情,也只有用在李鑫等人身上,才不会出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听到有奖赏,李鑫眼前一亮,紧赶两步,与武长风并排走在了一起,神秘兮兮问道:“什么奖赏,你可别拿些没用的糊弄我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练成了天下第一的轻功,但对于其他武功,却是半点兴趣也没有,他最怕的,就是奖他两本秘籍什么的,如果是这样,他宁肯不要。

    武长风见他如对此,眉头挑了挑,朝他脚下看了一眼,忽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李鑫见武长风止步,略微有些诧异的他,在看见武长风的眼神之后,瞬间明白过来了,如同犯错了的孩童一般,又退回了武长风身后半步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武长风这才继续朝前而去,继续说道:“放心,一定包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他对李鑫的轻功虽然极为满意,但也不能因为他轻功好,就能纵容他的恶习,有些规矩,他还是要守的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李鑫的奖赏,武长风早就有了打算,他轻功天下无人能出其右,却要靠偷农夫的东西过日子,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,他绝地不会沦落道如今这般地步。

    而李鑫最大的毛病,武长风也极为清楚,赌马。

    当世赌马,就是自己牵着自己所养的马匹前去报名,一众人聚集之后,使用各种策马的技巧,躲过路上设置的各种障碍,最后能第一个跑回起点的,便算是赢了。

    赌马有大有小,小的小到两三两银子,大则可能是身家性命,看他如此凄惨的模样,恐怕是因为赌马输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自己能给予他的,就是一匹不可多得的骏马,虽然算不是上神勇,却足够李鑫赌马用了。

    看着武长风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,李鑫心头如同被轻轻的挠了一下一般,只是他深知武长风性子,他现在不说,即使自己撬开他的嘴巴,他恐怕也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只能耐着性子,静静等候武长风所说的这份礼物的到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不等他消停片刻,武长风便说道:“你去盯着那个张超群,看他最近和哪些人联系,又做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李鑫刚想反驳,却听武长风淡淡说道:“如果不想去,那礼物的事情,咱们就不谈了。”

    李鑫心中那个急啊,恨不能将武长风按在地上,从他身上掏出属于自己的礼物。

    但最终,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如果说论到逃跑的话,他定然不武长风厉害,当真正打起架来,他恐怕不是武长风的对手。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咱不跟你一般见识,不就是盯着张府的二公子嘛,又不是什么难事,说这样的话,真是伤咱们的感情。

    不过,那份礼你可别给我消了,我可是认真的,拿着小本本记着呢。

    武长风也不理会他,只是自顾自的走着。

    只两次眨眼的功夫,武长风只觉一股微风飘来,原本站在身后的李鑫,早就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个李鑫,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傍晚时分,李鑫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见他又是一脸淫笑的表情,武长风他又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,但还是架不住心中好奇,开口问道:“打听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李鑫咕噜喝下一杯茶,这才抱怨道:“我说大总管,你能不能挑一个好一点的时间?我每次过去,总能见到那种画面,这样的刺激,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看着他虚浮的脚步,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来,我又没有让你去盯着感受老头,你去看他干什么?

    但见到李鑫如此虚弱的模样,武长风还是忍不住关心道:“李鑫,注意身体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见王文平忍不住发笑起来,李鑫面上有些挂不住了,狠狠说道:“那样的画面,又有几个人能忍住了?还是我忍得住,换了别人,恐怕早将那干瘦老头丢出来了,瘦的皮包骨的,床上能有什么能耐了?给人挠痒不成,反倒让人越来越痒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越说越偏,王文平已经偷着乐起来了,武长风咳嗽两声,低沉着声音说道:“说正事,尽讲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鑫见他正色起来,也收起了嬉皮笑脸,躬身道:“这个二公子,除了在府中走动以外,就没有出过王府,入夜的时候他去了练功房,而他的房间又被那个老头霸占了,看来他今晚是不会回房休息了,所以我就回来啦!”

    武长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?练功房?

    大晚上的去练功房?他这是练的什么功夫?

    拱手将自己的娇妻美眷让给别人,这有点说不过去啊!

    然而,见整件事情联想起来,武长风却想到了一门武功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练的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李鑫童心又被引了出来,凑近武长风几分,轻身说道:“莫非,他练的是纯阳功,不能近女色?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在思索此事,冷不丁听李鑫来了这么一句,吓了一条之下,一脸狐疑望向李鑫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这门功夫?”

    纯阳功是一门极为厉害的功夫,只要小有所成,便能独自闯荡江湖了,一般高手都奈何不了他,而如果能够练到大成,便可成为当世武林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   只是这门武功唯一的缺点,就是需要处之之身修炼,一旦破身,数十年的辛苦就会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一点,纯阳功已经很少有人修炼,日渐式微之下,这门功法近乎绝迹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张超群练的,真的是纯阳功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