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来东山之地为了什么,跟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提及过,这其中不仅包括一直提拔他的凌王府二公子黄诚泰,还包括跟在他身边的王文平二人。

    连如此亲近的人他都不告诉,自然是不想将这件事弄大,张超群派两个人伺候自己,自己倒还能接受,如果说住进府中,那自己的一举一动,岂不是都落在他们眼中了?

    “有劳二公子费心了,这些人他们已经办好,就不用二公子理会了,不知道二公子不是东山长大,一直待在张府的?”

    东山之地贫苦,张府又是郭河镇的一个大家族,看张超群一脸细皮嫩肉的模样,与其他东山人截然不同,他想扯开话题,所以就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超群倒是没有恼怒的意思,点了点头,便说道:“在下自幼便在东山,乃是土生土长的东山人,武公子有什么要问的,尽管直言就是了,但凡是我知道的,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对于聪明人,武长风还是很乐意与他们打交道的,因为不累。

    像张跃群那样的人,即使自己跟他说再多,提醒他再多,他非但不会相信自己,反而会疑心自己,所以武长风不与他多说,甚至懒得和他闲聊。

    而张超群这样的人,自己只要提点两句,对方就已经心知肚明了,这不,自己只是问他是不是东山人,他就已经知道自己想要问他其他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和这样的人聊天,是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武长风很难相信,张超群与张跃群两人,真的是张府的两位公子?两人除了相貌有几分相似以外,言行举止却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。

    同样吃着一个锅里的饭,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,看来这世上的事情,也不能用常理来揣度啊。

    点了点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不知道张兄可去过岳王山,可知道岳王宗是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武长风很清楚,自己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天尊诀,至于张府的事情,如果不是有人盯上了他,他是不会插手的。

    天下间这样争夺家产的事情何其之多,自己又怎么管得过来了?

    听到岳王宗三个字,张超群脸上明显一愣,随后一脸谨慎问道:“武大总管打听岳王宗干什么?如果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,我劝武大总管还是不要插手的好。”

    其实,武长风对于岳王宗真没有什么兴趣,如果不是因为天尊诀,他才懒得大老远跑到东山来呢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见张超群一脸紧张的神色,武长风还是露出好奇之色,问道:“为什么?难道岳王宗就如此的厉害?”

    张超群缓缓摇了摇头道:“厉害倒谈不上,只是没有这个必要罢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更加好奇了,这又是哪一出?

    我要找的天尊诀,或许就在岳王山上啊,你说没有必要,那你给我将天尊诀弄来啊。

    心中虽然一阵腹徘,脸上却仍旧一副微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有个毛病,越是办不成的事情,我越是想将他办成,张兄说没有这个必要,是因为岳王宗并没有什么高手的原因?岳王山虽险,我却想上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张超群见他铁了心要去,只是摇了摇头道:“既然武大总管执意如此,那在下就斗胆给岳王宗送一封信去,看在张家的面子上,他们或许会给我一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本来也准备拜贴上山的,毕竟连夜蝠李鑫都上不去,自己就更不用说了,说不定岳王宗看在凌王府的面子上,或许能让自己上岳王山一趟。

    虽然所获定然会比自己偷偷上山要少得多,但最起码可以上山不是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张超群既然要揽下这样的活,武长风倒乐得如此,毕竟凌王府的面子,可不是自己能够随便乱用的。

    微笑道:“张兄如果肯出面的话,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只是有劳张兄,在下颇为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客气起来,张超群摆了摆手道:“区区小事,武大总管又何必放在心上,能有机会亲近武大总管,才是张某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他如何不知,凌王府的身份,要比他张府的推荐好得多,但他仍然坚持如此,为的就是能与武长风拉拢关系。

    看他这般模样,似乎并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啊。

    难道说,自己先前的猜想,都是错的?那他妻子与干瘦老者偷情的事情,又是怎么一回事了?

    按捺住心中好奇,武长风又与张超群寒暄了两句,两人都是极为明白之人,话只说一半,对方就明白了自己用意,所以两人只谈了片刻,便没有话题可聊了,武长风知趣的告辞,张超群也没有阻拦的意思,知道武长风等人离开了张府,张超群原本热切的眼神,突然变得冷淡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一人从东厢房出啦,绕了一圈之后,偷偷进了大厅。

    张超群见到来人,拉长的目光这才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?他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?”等来人见礼之后,张超群径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如常,只是发了一顿牢骚之后,便回房养伤去了。”来人恭敬说道,态度一丝不苟,只是他脸颊上的那一撮胡须,却没有那么老实。

    “嗯,没事就好,晚些时候,我亲自去看看,还有,今晚我不回西院了。”言罢,张超群便出了大厅,提笔写了一封书信,便命人送去岳王山了。

    而脸颊上留着一撮胡须的老者,在听见张超群说不回西院的时候,原本恭敬的脸上,露出一丝淫笑来,那般畏缩,却又发自内心的欢喜。

    今晚,自己又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虽然离开了张府,但这些事情,却都没有逃过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这个张超群,藏的够深啊,只是他明明知道自己老婆与干瘦老头有一腿,又为何告诉干瘦老头自己的行踪?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武长风浑身鸡皮疙瘩都长出来了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这个张超群,就真的不是一般人了。

    天底下能做到这般的男人,恐怕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这么做,却又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暂时还想不通这些事情,只有等他再有动作之时,自己才能猜出他的目的来。

    但至少有一点,他没有骗自己,只要书信能送到岳王山,自己上山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。

    如此向着,武长风悠然往回走,片刻之后,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李鑫,又重新回到了武长风身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