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张超群如此说,张跃群也只能不忿的瞪了他一眼,而后一脸怒气的又瞧了武长风一眼,最后在那个干瘦老头的搀扶下,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老头,真是无处不在啊,只是,这一次他怎么没有怂恿张跃群搞事情?

    心中虽然好奇,武长风却只能放在心里,朝张超群微微一笑道:“二公子有礼了,本来还想请二公子帮忙,现在看来,好像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张超群大礼,一脸歉意道:“我大哥就是这样一个直性子,得罪了人还不知道,武兄弟放心,我一定好好劝劝我大哥,既然武公子都已经到了府上,不如进去喝杯茶水再走。”

    见张超群如此,武长风暗自点头的同时,也只能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随着张超群进了张府大厅,很快便有下人奉上茶盏。

    武长风只是想知道张超群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通过刚才的事情,他已经对张超群有了了解,此时与张超群坐在大厅之中,他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张超群有些好奇,先开口问道:“听闻凌王府出了一个姓武的大总管,为我大周长了不少脸面,我听他们称呼你为大总管,而兄台又刚好姓武,不知道阁下是不是就是凌王府的大总管?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叫一声高明,只从李鑫等人的只言片语就能猜出自己的身份,如此人物,也是一位极厉害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只是,武长风却有些好奇了,自己从来没有与他见过面,李鑫等人也没有当着他的面称呼自己大总管,他是怎么得知这件事的?

    难道说,他很早就注意到自己了?

    心中暗暗称奇的同时,微微一笑道:“张兄谬赞了,只是职责所在而已。”

    虽然说武长风凭借自己的实力,就足够在东山混开了,但凌王府大总管的身份,能给他省去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有这样一个身份在,武长风不会放着不用。

    张超群听他承认,脸上明显一愣,随后站起身来,一脸恭敬道:“不知公子就是武大总管,多有怠慢之处,还请大总管见谅,方才越矩之行,还望大总管不要放在心上,大总管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张超群,武长风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就他这样的聪明才智,能甘心做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、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?方才院子里那么大的动静,他能处置得恰到好处,只是这份圆滑,就已经超出张跃群很多了。

    有这等心性之人,会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被人霸占了?

    武长风越来越怀疑,这个张超群所图谋的,恐怕不是张府当家的位置而已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这一次东山之行,只是我个人出游,与王府没有任何关系,朝廷那一套繁文缛节,就没有必要了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内力增长了不少,在东山之地应该很难遇上对手,再加上有李鑫这样的高手相助,想要逃脱,是绝对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即使他真的与张府有什么矛盾,也应该没有丝毫的顾及,只是他毕竟是王府的大总管,做事之前总要考虑一番凌王府。

    虽然有凌王府这层身份在,江湖上许多人都不敢动他,但为了尽量不给凌王府惹麻烦,他还是决定与王府撇开关系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张超群,实在是有太多古怪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张超群亦是微笑道:“不管大总管是有心也好,还是无心也罢,毕竟大总管扬了我大周国威,即使没有大总管这层身份,已然是我等习武之人的楷模,如果大总管不肯上座,就是看不起我张府了,如此一来,我也只能送客了!”

    武长风只能无奈摇头,而后坐在了上首位置。

    他这句话虽然有些拍自己马屁的嫌疑,但如果自己坚持己见,恐怕真的会引起什么误会,与其多一事,倒不如自己退一步,也能少了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等两人重新分主次坐下,张超群又起身说道:“我大哥不知道大总管身份,得罪了大总管之处,还请大总管原谅,作为弟弟的,在这里给大总管陪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还能说什么,这个张超群已经是个人精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自己松口让李鑫将张跃群打成那样,应当是自己的不是才对,现在倒好,反倒要对方给自己赔不是,这等横行霸道的事情,武长风还真没想干过。

    但现在自己即使不想干,对方也已经逼迫自己干了。

    略显尴尬道:“都是我管教无方,这才闹出这些误会来,说起道歉,应当是我给大公子陪不是才对。”

    张超群哪里敢受武长风的礼,忙说道:“是我大哥一时糊涂,没有弄清楚大总管的身份,言语冲撞之下,才会落到如此田地,这件事大总管本没哟错,又何必给我大哥陪不是了?”

    见武长风只是苦笑摇头,知道他已经无法辩驳自己,当下岔开话题道:“不知道武功来东山之地所为何事,如果有用得着咱们的地方,大总管尽管开口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个张超群,这是一定要与自己攀上点关系才肯罢手啊。

    然而,自己前来东山的目的是为了打听天尊诀的消息,他总不能对他说这些大实话吧。

    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只是来游山玩水的,没什么事需要二公子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与他简短的交流,武长风已经觉得他远远超出了张跃群,只是因为身份的问题,这才被张跃群一直压着。

    他相信,只要有合适的机会,他一定能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如此说的武长风,却没有想到,张超群硬是要与自己扯上点关系。

    朝武长风微微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派两个熟悉东山的人给武大总管,游山玩水的时候,不至于不知道去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叫一声高明,这等手法比自己要老道不知道多少了。

    名为帮忙,实为监视的事情他也做得出来,真是有心了啊。

    不等武长风拒绝,张超群又说道:“这东山之地客栈倒是不少,酒楼却基本没有,武公子如果不嫌弃的话,游山玩水这段时间大可以住在咱们张府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能说什么,还能说什么,有这样一个人在,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又是送人给自己差遣,又是为自己安排住处的,这样的人还真不多见了。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却不敢答应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