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长风心中暗骂蠢蛋,我说的话,你都当成耳旁风了么?我让你别动手,难道你就不会跑啊?

    但李鑫毕竟是他的人,他可不愿意李鑫有什么损伤,使了个眼色便说道:“你如果被他们抓住,就只能是你自己倒霉了,谁叫你打得张公子连他娘都不认识他了,你也只能肉偿了。”

    张跃群本来一脸兴奋的望着李鑫,想象着他落在自己手中之后,自己如何折磨他,才能消了自己心中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听到武长风所言,更是觉得武长风大公无私,是个可以结交的人,然而听到后半句,他总觉得有些不对,但又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,只是不满看了武长风一眼,而后继续观瞧他的猎物去了。

    而李鑫听了武长风所言,瞬间明白过来了,堂堂夜蝠,难道说是你们想抓就能抓到的?也不称称你们的分量够不够,就在我面前摆谱起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的眼神,他也已经明白过来了,武长风是铁了心的要见张府二公子,现在被大公子拦着不能进府,只能自己找机会,冲进府中去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挥刀相向的时候,李鑫一跃而去,贴着人群,直朝府中冲去,经过张跃群之时,还不忘给了他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就应该挨打,我这是告诉你做人的道理,你应该感谢我才对。

    众人现在都忙着围堵李鑫,并没有顾及到张跃群这边,而张跃群全身绑着绷带,这一掌便结结实实落在了他脸上,清脆悦耳的声音传出,吓了众人一跳,而后众人便瞧见李鑫一脸笑嘻嘻的直朝府中而去。

    张跃群心中那个气啊,恨不得亲口咬死李鑫,而见众人呆滞的神情,没好气道:“愣着干什么,给我追,今天如果抓不到这个小子,你们就等着受罚吧。”

    听张跃群如此说,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一窝蜂朝着府中而去,哪里还敢有片刻的停留了。

    至于武长风,看见李鑫如此,当真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自己不是跟他说了么,让他不要动手,这小子本事倒是不差,就是不怎么听话,现在又将张跃群给打了,这个仇算是彻底结下了。

    而他如此胡闹一番,就没有人注意自己了,区区一个张府,想要找到张府二公子,还难不倒他武长风。

    而且,府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,他真好看看这个二公子究竟有什么能耐。

    并不理会一脸怨怼瞧着自己的张跃群,反而搀扶着他,朝着府中而去。

    张府大门倒是气派,府内却简单得多,假山花园虽有,却不怎么奇特,亭台楼阁的布局,也与一般府邸并没有什么两样,唯一与其他府邸不同的,就是大。

    看来,东山这一块的土地,不怎么值钱啊。

    如果武长风这句心里话让东山之地的人听了去,恐怕要吐血半升,东山之地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是高山,土地价格奇高,在东山之地看一个人的身份地位,就是看他府邸的大小,至于府中的陈设,倒是很少有人关心。

    象张府这样的宅院,整个东山,恐怕也找不出十家来,武长风说土地不值钱,他们能不吐血么?

    府中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武长风也没有什么赏玩的兴致,进了府邸之后,武长风便放开了眼力,扫视一圈之后,府中除了略显慌张的家眷,以及忙得不可开交的下人以外,就只有西边一间院子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里,就是这个张府二公子的住处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很冷静嘛,发生这么大的事情,他居然不为所动,连看一眼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李鑫虽然只是一人,但他轻功绝佳,府中护卫又得了张跃群的号令,此时正满院子的追他,不出一盏茶的功夫,李鑫已经将整个张府几乎都跑遍了。

    朝武长风望去,却见武长风只是缓缓摇头,示意他继续闹下去,李鑫也只能无奈的带着众人转圈,惹得一众女眷惊呼不已。

    原本就怒气冲冲的张跃群,此时见李鑫将整个张府闹得鸡犬不宁,他那肿胀的脸上,竟然显得更加红肿了几分。

    他可是张府的大公子,等老爷百年之后,他就是张府的当家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身为下一任的当家,居然连一个闯入府中的人都搞不定,即使他真的成为了张府的当家,恐怕也很少有人会服他吧。

    眼见李鑫转来转去,张跃群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,正想开口求武长风,让李鑫别再府中闹腾时,西边紧闭的院门终于开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早就等着,见院门打开,循着声音望去,只见一个黑衣少年从院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模样与张跃群有几分相似,眼神却阴沉了许多。

    见到武长风之后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便对众守卫喝道:“他并没有什么恶意,你们由他转悠吧!”

    众守卫心中那个苦啊,当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咱们也知道他没有恶意啊,只是大公子要抓他,咱们有什么办法,不给饭吃事小,扣银子的事才是大事啊。

    只是众人都很清楚,凭自己这点本事,想要抓住李鑫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是在张府之内,不敢随意破坏之下,就更难抓住李鑫了。

    听见二公子张超群的话,众守卫只是犹豫了一下,一咬牙,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张跃群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除了父亲之外,就属自己最大了,自己想要抓人,他却让守卫不要抓,这不是明显的和自己抬杠,落自己的脸面吗?

    不等他发作,黑衣少年已经走了过来,朝武长风行了一礼,躬身道:“这位就是武公子了吧,你这位手下的轻功可不差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谦虚了一番之后,张超群便对张跃群说道:“大哥,小弟越矩了,还望大哥见谅,只是冤家宜解不宜结,大哥这又是何必呢?闹得府里鸡犬不宁的,父亲知道了,恐怕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之中并没有责备的意思,却让本欲发作的张跃群顿时痿了下来。

    果然好手段啊,武长风由衷的佩服。

    原来他一直看着院中的情形,只是等到张跃群快要爆发之时才现身,适时的阻止守卫追逐李鑫,不仅赢得了人心,还将张跃群给比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且,他做了这件事之后,并没有恼怒张跃群的意思,反而先给他道歉,免得两人闹得不愉快,随后一顿斥责,将张老爷搬出来,逼得张跃群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整件事情下来,他做的滴水不漏,没有一点不妥的地方。

    人才啊!

    然而,武长风最为赞赏的,还是他隐忍的性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