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,次日晌午,等到了张府门前之时,李鑫还是老实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放了狠话,如果动手就不用去了,只能让李鑫带着不满,提着礼物,到了张府门外。

    张府真可谓是郭河镇的土豪,足有五米宽的大门,就足以体现张府的气魄,门前四人的守卫,更是与王府的配制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而四人之中,正好有一人是跟随大公子张跃群去找过武长风麻烦的,等看清了三人样貌,那守卫并小声在一个看似是头头的人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本来一脸和气的守卫,在听了那人所言之后,脸上顿时罩上了一成寒霜,戒惧之下,右手已经按在了刀柄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来这里干什么?”虽然对武长风等人几位不满,但守卫还是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武长风微微一笑,并不理会已经跑进府中禀告的人,缓缓开口道:“不知道张府二公子张超群可在?在下有些许事情找他。”

    守卫明显一愣,一脸狐疑瞧了瞧先前说话那人,而后又打量起武长风等人来。

    不是说他们与大公子有过节吗?怎么对方这么客气,还带着礼物前来?虽然说是找二公子的,但也没有看出对方要来找麻烦的意思啊?

    然而,他毕竟不敢马虎,随随便便将人放进去。

    毕竟在郭河镇,没有人不知道,张府的大公子才是极有可能掌管整个张府的人,以往有人前来拉关系,不是找老爷本人,就是找大公子,这拜访二公子的,他还是头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,这才答礼道:“极为看着面生,不像是郭河镇的人,不知道各位高姓大名,与咱们二公子是什么交情?通报之时,咱们也好让二公子知道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暗自点头,这个守卫看起来也不简单啊,为人圆滑,却滴水不漏,张府能有今天这般成就,看来也不是偶然。

    微微一笑道:“咱们确实是刚来郭河镇,与二公子并没有什么交情,只是昨天因为一点小事而得罪了大公子,又担心大公子不肯原谅咱们,所以相请二公子帮忙说两句好话,你通报之时,就说一位姓武的公子求见便是。”

    那守卫点了点头,大致明白了武长风等人的用意,朝身后一人使了个眼色,那人便飞快的朝府中跑去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那人便回转过来,在守卫耳边低语了几句,便见那守卫点了点头,而后对武长风等人说道:“二公子同意见诸位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武长风刚踏上张府大门台阶,便看见一人急匆匆从府中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了来人,武长风不禁露出婉尔之色来,朝李鑫望了一眼,无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只见对方仍旧一袭白衫,却难以遮掩缠在身上的布带,一张原本清秀的脸庞,此时已经成了猪头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武长风也能从他走路的神态看出来,对方就是昨天为难自己,又被李鑫教训了一番的张跃群。

    因为他红肿的脸庞,武长风看不出他的喜怒,但从他喘着粗气,以及一双不善的眼睛来看,想必他对自己几人的已经恨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武长风还是微微躬身道:“在下武长风,拜见张府大公子。”

    李鑫脸上明显一愣,紧紧咬着牙根。

    像张跃群这种人,也只得大总管拜见?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,怎么自己一点也看不懂了?

    不是说好了来拜见二公子的吗,对他又何必这般客气了?

    他要是敢拦咱们的路,将他一顿好打就是了。

    武长风之所以如此做,只是不想将事情闹大。

    他虽然不惧张府,但也不愿就这样与张府为敌,而且张跃群不过是被人利用而已,自己用不着与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然而,张跃群见武长风如此,却并不领情,只是扫了一眼,而后恶狠狠的等着李鑫,等见到李鑫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之后,这才有些心虚的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冷冷对武长风说道:“张府不欢迎你们,你们赶紧滚蛋!”

    哟呵,给你三分颜色,你还真开起染坊来了?见面不活动一下,你皮痒了是吧。

    李鑫一脸不快,便要踏上前教训他一番,却被武长风给瞪了回去,只能悻悻立在一旁,余光所过之处,全是对张跃群的不屑。

    张府又怎样,还不是任我来去。

    武长风躬身道:“昨天是咱们不对,不该与张公子动手,武某在这里向张公子赔罪,还请张公子不要耿耿于怀此事。”

    李鑫冷笑一声,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叫我不要耿耿于怀?你也不看看,我现在成什么样子了?你如果是诚心来道歉的,让我的人将他打成我这般,这件事咱们就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李鑫嘴角明显抽出了一下,一副很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哟呵,长本事了啊,还知道讨价还价啊!大总管只是做做样子,你还真当真了啊,你以为你是什么,是当今圣上王爷吗?给你赔罪就不错了,还想打我?也不打听打听,我与大总管的关系,咱们可是称兄道弟的哥们,他会答应你这样的条件?

    李鑫正在洋洋自得,准备如何暗中对张跃群下手,而不被武长风知道的事,却冷不防的听武长风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张兄随意,只要张兄能抓住他,他就任你们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我勒个擦,不带这么玩的啊,我可是帮了你不少忙啊,你可不能做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从武长风眼神中,并没有看见开玩笑的意思,反而是张跃群在听了武长风所言之后,两眼便开始放起光来。

    臭小子,让你打我,我还准备去找你呢,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,那就别管我下手不留情了。

    低喝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将那个家伙拿下,我要亲自将他打成猪头。”

    左右护卫对视一眼,又扫了眼武长风,随后拔刀相向,直朝李鑫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总管,来的时候,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,我又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,你这是玩的哪一出?”

    面对这些守卫,李鑫自然是不惧的,但他与武长风有言在先,自己绝对不能动手,而此时这些人都拔刀子并肩上了,自己怎么能不动手了?

    眼见这些人越逼越近,他只能开口征求武长风的意见了。

    他不相信,武长风真的打算将他交给张府。